《異界穿越者》[異界穿越者] - 第7章 異象

明雲山的兩個弟子看向景葉,等待景葉的回答。持大刀的男人,眼神帶着殺機,在警告景葉,不順從他的意思,他會打擊報復,對景葉秋後算賬。

白臉男也把長劍指着景葉,也是一副你敢說假,我就敢當場斬殺你的姿態。景葉不想招惹是非,因為實力不夠,底氣不足。

但是看這情況,他肯定會得罪一方,既然如此,他選擇遵從偉人的實事求是的教誨,義無反顧地揭露大刀男的醜惡嘴臉。

「稟告兩位師兄,這位一臉橫肉,套着獸皮毛衫的大叔,才是欺凌我等,不守規矩,一直插隊的人。」

景葉說完後,大刀男的怒火簡直要從眼睛裏噴出來。他餓狼般的眼神看了一眼景葉,將嘴裏的高香吐到地上。

「沒錯,就是我插的隊,那又如何?我不演了,我攤牌了,我拓跋家族,從來不守規矩。你這沒眼力勁的東西,一副窮酸模樣,你最好祈禱能通過測試,不然你難以活着離開明雲山。」

當著明雲山兩位弟子的面,如此目中無人,囂張跋扈,附近眾人投去驚愕的目光。

就連景葉心裏也一陣嘀咕,這是得罪了一位背景強大的人?

明雲山的兩位弟子,此刻聽到拓跋家族兩個字,竟然一臉的為難之情。如果秉公處理,大刀男理當被驅逐下山,拉進明雲山招徒的黑名單。

可是拓跋家族,是昇洲的超級大家族,其地位不低於明雲山,要是直接驅逐其家族弟子下山,恐怕會引起拓跋家族的不滿。

拓跋家族驍勇好戰,非常的護短。

「貴族弟子有專門的通道,兄台為何要摻進這群爛沙破瓦之中,豈不是讓明珠蒙塵?」

原本高高在上的明雲山弟子,此刻恭敬無比,把自己的身份自降一個檔次。

「哼!老子樂意玩一玩,這兩個廢物東西,沒點眼力勁,我看他倆的眼睛還不如挖掉喂狗。」

白臉男臉色難看,緊握着拳頭,心中不知想着什麼。

遠方有一隻巨大的飛禽,像鳳凰又像孔雀,雙翼掠過之處,留下一片紅霞。它後面拉着一輛輦車,車上掛滿彩錦,簾幕中隱隱流出一點倩影。

拓跋瘋眼睛直勾勾看着鳳攆,嘴角揚起憨厚的笑。所有人皆抬頭仰望,暗暗驚嘆。唯獨景葉眼神不好,趁此機會,悄悄往台階上跑。

然而,天雲忽變,東方的天空又有幾隻麒麟,幾隻神象,它們拖着攆車,踏空而來。攆車外,有幾十人隨駕,前後排陣,搖旗打鼓,好大的陣勢。

西邊又陰了一片,幾條蛟龍的長身穿進一朵彩雲之中,渾身黑黢黢,鱗片泛起寒光。蛟龍脊背上,明顯站着幾個豆大的人影。

南方和北方,同樣浮現異象。有一條鯤,體型比幾架民航飛機合在一起還大,還有渾身燃燒金色火焰的犼。

明雲山,頂空盤旋各種異獸。底下排隊的測試的人,個個心理壓力巨大,這是昇洲各大頂級家族精英弟子,是一群天之驕子。

地上的拓跋瘋撇了撇嘴,說道:討厭的傢伙們都來了。然後他看了一圈身邊,發現景葉和白臉男沒有了影子,頓時火冒三丈。

拜入明雲山後,我定會令人把這兩個不長眼的東西找出來,然後剁碎喂狗。拓跋瘋惡毒的表情瞬間又變得憨厚:現在我要去和未來的老婆青青仙子打個招呼。

景葉抓緊時間往台階上跑,他要找個明雲山的主事人,動用扁舟少年給他的玉牌,選件寶物和修行之法,然後找個沒人打擾的安靜地方,好好修行。

正當景葉慶幸擺脫拓跋瘋之際,台階之上一隻紅色老虎闊步邁下來,它的毛髮極紅,似乎成了一團火焰。在它背上,馱着一位景葉熟悉的小女孩。正是飛船上的團團。

景葉馬上想找個地縫躲起來。可團團的眼睛早發現了他,小手揪住赤火虎頸子上的長毛,人和虎一起跳到他的面前。

他苦比的臉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衝著團團熱情地微笑,說道:「團團呀,你的小貓好可愛啊!」

話完,他頓覺後背冷颼颼的,團團身下的老虎朝他甩了個白眼。

是只母老虎?景葉心裏冒出來這麼一個念頭。團團嘟着嘴巴說道:「小貓一點都不乖,趁着我們去遊玩,今天又偷了白帆爺爺的酒喝。」

還是只愛喝酒的母老虎。景葉心裏總是聯想到別的方面,他訕訕一笑,脫口而出:「下次再幹壞事,把小貓的毛扒光了,我保證它再也不敢了。」

母老虎嘛,最怕沒有漂亮衣服穿了。話音剛落,赤火虎伸出前爪子就要把景葉給開腸破肚,還好團團用拳頭往它腦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