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界穿越者》[異界穿越者] - 第4章 第一次異界穿行

景葉感覺莫名其妙,還要派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到底有什麼目的。異界行者這個組織越來越神秘,甚至官方也有人加入其中。

治安所外,天邊的紅日一半沉到了西山後。平頭男只是將景葉送到了大門口,便不再理會他了。

恢復自由身的景葉此刻反而渾身不自在,他現在被官方監控着,隨時還可能有其他的異界行者找上門。

景葉走出治安所大門,坐在馬路牙子邊,回憶昨天經歷的事情。他不想如此被動,需要有所作為了。

與此同時,高層輝煌的會議室內,原始森林的古洞里,海上遊艇的船艙中,深邃壓抑的地下室,全國的各種地方,都召開了一場討論。

討論的內容出奇的一致。大概一個月前,名為張鯤鵬的律師得到了一塊跨界石,兩天前暴露,官方異界行者隨即去沒收這塊跨界石,在追繳過程中,張鯤鵬車輛爆炸,其人和跨界石消失無影。

中溪市,益州區,一座豪華的獨棟別墅內。黃昏的夕陽餘輝撒進游泳池內,一位身段火爆的女子跳進水中,盪起金黃色的水花。

而岸上的男人們一隻眼睛看着前方一道蔚藍色的光幕,上面滾動播放低俗的視頻和圖片,另一隻眼則看着游泳池內**、皮膚細嫩的女子,一陣口乾舌燥。

主位上的老者乾咳了兩聲,用遙控器將光幕關掉,莊嚴的聲音對女子喊道:「菱兒,不要胡鬧。」

女子從泳池內走出來,細微的水珠粘在雪白的皮膚上,如同晨露親吻含苞的花蕾。她裹上浴巾,依舊無法遮掩勁爆的身材。

老者留意到了手底下人的眼神,故意重重地咳嗽兩聲,說道:「諸位,跨界石的得失非常重要,落到邪門歪道之人手中,將會給所有異界行者帶來不可估量的變故。」

一個穿警服的平頭男人,溫順地說道:「高老,您說得極是。可是我們調查了有關張鯤鵬的人和物,始終沒有發現跨界石的痕迹。包括他最後的通話記錄,通話中提到的安全郵箱。最早的郵件,是一年前所發送,其中的內容倒也符合事實,當時確實落入販毒集團,疑似一封遺書,和三個月前出現的跨界石沒有關聯。」

高老的白眉微蹙,說道:「你的意思是張鯤鵬帶着跨界石一起穿行了?這可不是一件好事。不過還是要繼續監視張鯤鵬的家人朋友,不要遺漏任何蛛絲馬跡。」

平頭警官點頭,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果汁。他旁邊的一個蠻漢道:「郵箱內容已經加密同步到各省各部,要不了多久,郵箱內容肯定會在所有異界行者內公開。如果張鯤鵬真帶着跨界石穿行了,這件事塵埃落定,掀不起什麼風波。」

高萱菱咯咯笑道:「幾百部島國愛情動作片,現在也能成為絕密文件,你們也太過於謹慎了吧。」

蠻漢向高萱菱投去胸大無腦的目光,說道:「才踏入行者門檻的小丫頭片子。就算郵件沒有價值,只要我們假裝有價值,總會吸引來一些愚蠢的敵人。」

高萱菱冷哼了一聲,不以為然。老者站起身來,說道:「菱兒,你要向各位叔伯謙虛學習才是,不要蠻橫無理。」

「男人都一個德行。」高萱菱嘀咕了一句,然後離開了後院。

老者臉色略顯尷尬,不過很快恢復如常,然後對蠻漢說道:「周怒,昨夜抓到的人審問得如何了?」

周怒道:「那傢伙嘴硬得很…」

「那交給毒狼,一定要榨出有價值的信息。」

治安所外,景葉已經思考了一個小時。黑暗雖然無法統治城市,但是總有燈光照不到的地方,他心裏下定決心,要開始行動。

治安所的異界行者有官方背景,但是並不能保證他的安全,其他的異界行者,則更是充滿了未知數。而且他隱隱感覺到了自己被當成了誘餌,成為不同陣營的博弈品。

他正欲招攬一輛的士,周開和劉岩二人才從治安所里走出來,一見景葉,頓時一陣咬牙切齒。

景葉心裏一陣困惑,這兩個邊緣人物,何止於被盤問這麼久。

「都怪你,公司要求對曠工行為做出解釋,我倆在治安所里開證明,辦手續,差點丟掉工作。」

景葉恍然大悟,突然覺得這是兩個可憐的鼻涕蟲。被血汗公司洗腦、奴役了四五年,已經喪失了跳槽的勇氣和能力。

他招攬一輛的士,不理會二人,前往機場。中溪市的機場在郊外,車程一個小時左右。

路上他仔細觀察着周圍,並沒有所謂監視他的人。想到異界行者有官方背景,所以的士上的監控,可能正被某個人盯着。

他不敢大意,要先返回老家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