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過完這一生》[一個月過完這一生] - 第10章 傷疤

中午的時候她回來了,我正躺在床上出神的望着天花板,「諾,這是我特意給你買的豬腳飯。」她把飯盒遞到了我的面前,我接了過來,對她說了一聲謝謝,就大口的吃了起來,畢竟沒吃早餐,確實有些餓了,她就坐在床邊,手放在小桌子上,托着下巴歪着頭看着我大快朵頤,吃完後我抬頭看着她,無意間瞥到她的耳朵,「誒,你的耳墜呢?怎麼不見了?」

「啊,是嗎?」她聽了我的話,愣了一下,摸了一下耳朵,臉上神色有些不自然,「應該是昨天你被打的時候掉了吧。」

「那你還不去找?那個耳墜不便宜啊。」

「不去了,一去那邊我就想起你被打的樣子,心疼死我了。」她委屈巴巴的看着我,

「行行行,那不去了,到時候再給你買個一樣的。」

「不要,買個一樣的看到了又想起丟掉的那個,我也會傷心。」她搖了搖頭「到時候再去挑一個新的吧。」

「好。」

就在我們說話時,門被打開了,進來了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高定,戴着一塊理乍得米勒的經典款,看起來氣勢十足。

「你是?」其實我問他的時候,心裏就已經有了隱隱約約的猜測,

「是林小友吧,我叫韓懿,你喊我韓叔就好了,說來實在丟臉,韓琦韓久正是犬子。」他微微向我欠了欠身,我心想,果然還是來了。

「那韓叔過來是想?」

「沒別的意思,就是過來看望一下林小友,替犬子過來賠個不是,早上的時候我已經把他們倆的手都打斷了,還有這是叔的一點小心意,拿去買點補氣血的,還希望林小友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原諒犬子。」說話間,他給我遞來了一張銀行卡。

我笑着看着他「韓叔你這就見外了,您親自過來看望我,這些東西就沒必要了。」在他手上推了推。

「一點小意思,託大讓小友喊了我韓叔,就當見面禮了吧。」他直接將卡塞進了我的衣服右邊的口袋,我右手受傷,不方便拿,很是尷尬。

這時,一直一言不發的她說話了「這事沒這麼簡單就算了的。」韓懿聽了她的話,眯起了眼睛,「這位是?」我連忙拉住她的衣角,示意她不要說話了「哈哈哈,這是我女朋友,實在心疼我,所以衝撞了韓叔,還請韓叔別見怪。」

「沒事沒事,年輕人嘛,正常,你們感情倒是不錯。」

「韓叔,我等會喊我女朋友去買點補品,您有事就先去忙吧。」

「行,對了,要不要我幫你找幾個護工?我在這邊還是挺熟的。」

「不用了,紅塵有我照顧就夠了」她冷若冰霜的向韓懿說。

「哈哈哈,行,不打擾你們小倆口了,之後在這邊有啥事報我名字就行。」

韓懿出去後,她靜靜的看着我「這事就這麼算了?」

「你不知道,我的後背已經濕透了」我拍拍胸口,心有餘悸的說「這人是個瘋子,我們還要在這邊呆挺久,沒必要和個瘋子去犟」

「是嗎?其實你不用怕的,我……」

「就是因為你我才怕啊,要是只有我自己,肯定硬剛到底,可是你在這邊,我怕牽連到你,到時候你出啥事我還不得心疼死。」

「可是你已經出事了,我也心疼你。」她抹了抹眼角,

「我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