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娘娘手下留針》[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 第九章 醫術交流

出了營帳,宋吉看着已經暗下來的天色,長長地嘆了口氣。

杜若站在她身後半步的地方,略有不解。

「宋大夫,您這是怎麼了?」

宋吉轉過身來,並未直接回答杜若的問題:「你替我傳個話。

「我明日早間想與傷兵營里所有大夫見一面,互相交流一下醫術上的事情。

杜若果然被分散了注意力,用力點頭:「好嘞,我一定替先生將話都帶到。

宋吉拍了拍他還有些單薄的肩膀:「去吧,我還需要準備一些明天要用到的東西,不用跟着我了。

回自己的營帳之前,宋吉先去沈景衍的營帳看了一眼。

沈景衍似乎還在中軍帳中與將士們布置着什麼,這會兒並不在他自己的營帳。

罷了,銀針的事情可以以後再說,現在先需要和傷兵營這邊的大夫討論好踏傷的傷兵們該如何處理。

宋吉對自己的能力是有清醒的認知的,她只有一人之力,開戰之時,每日受踏傷的士-兵不知凡幾,她哪怕再多長几十雙手,也處理不過來。

在現代時受到的醫療教育,讓宋吉沒有什麼絕密手法必須藏着掖着概念。

和這裡大夫們技術都代代相傳的理念不同,宋吉覺得醫術還是要互相交流才會有進步。

加上她也想為傷兵營中佔了很大比例的,受踏傷的將士們做一些什麼,明天早上的邀約,她是真心想和這裡的大夫們探討出一個最合適的處理方式的。

為此,宋吉賬中的燈光亮了大半個夜晚,趕製出了不少她覺得可能會對骨頭碎裂的傷勢有效果的藥物。

只是,等她第二天一早艱難地爬起來,盯着兩個新生的黑眼圈到達商量好的地點時,看到的只是滿臉抱歉的杜若,以及稀稀拉拉的幾個大夫。

宋吉知道或許這件事會沒有那麼順利,卻也從未想過會如此艱難。

何況,來的這幾個人,都還不完全對她抱有善意。

見她過來,當中一個頗具富貴相的大夫嗤了一聲:「小宋大夫人不大,架子倒是挺不小的,讓我們這群老人家等你一個。

這人頂天了四十齣頭,在這裝什麼老人家呢?

有那麼一瞬間,宋吉是想過拂袖而去的。

她在現代是絕對的優等生,老師的掌中寶,還在大三就被院里幾個德高望重的博導預定了碩博連讀。

因為老師看重,哪怕有那麼個別的同學酸她,也鬧不到她面前,直系的師兄師姐們都很疼她這個小師妹,有什麼都替她擋了。

穿越以後就更受寵了,爹娘只得了她這麼一個女兒,幾府的長輩都格外疼她。

可以說,她從未受過這麼大的委屈。

只是,一想到傷兵營里那麼多的骨裂傷的將士,宋吉就有些邁不動步子。

不能因為一些人的錯誤,導致另外一些人深受其害。

和這群人逞一時口舌之快,哪有替那麼多人挽救下半生的前途重要?

宋吉努力按下自己的脾氣,同樣不陰不陽地回道:「確實抱歉了,只是,我宋吉這麼一個你口中的『小大夫』,卻能得了殿下看重,某些巧舌如簧的『老大夫』卻不行,可真是。

「在場的諸位,若非真心前來與我交流醫術,大可以拂袖而去。
不必為了我的『秘方』,在這膈應自個兒。

說這話的時候,宋吉一直觀察着在場的七個大夫的臉色,除了率先開口的這個以外,還有兩個神情不對的。

還剩四個,還行,她還擔心過會一個不留,看來這古代的大夫們也不完全是封閉的。

「杜若,替我鬆鬆這三位『老大夫』。

杜若得令,陪着笑卻堅決地送了三位大夫走,剩下的四個人不知想到了什麼,欲言又止。

「承蒙四位信任,我知你們對我這個由王爺加塞兒進來的小年輕不是很看得上,這次貿然找四位來交流醫術,絕無偷學各位獨門絕藝的意思。

「請四位前來,主要還是為了這踏傷的後續處理。

聽到踏傷二字,在場的大夫臉上同時閃過無奈。

「小宋大夫,我們也不是那等消息不通之輩,你昨日在營中使的那一手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