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妃娘娘手下留針》[醫妃娘娘手下留針] - 第四章 我心酸啊

目的?

宋吉有些心酸。

跟大哥走散了這麼久,已經被侯爵府養的嬌貴不已的她早就體驗到了什麼叫做磋磨。

往日里就算是喝口水都有人送到她的嘴邊,走散的這幾天,她還得親自去外面招攬生意,還不能讓人看出來她是個女孩子。

她容易嗎?

「我家世代行醫,父親開了一輩子醫館,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受傷,有人生病,可能我是繼承了他的臭毛病,所以才會女扮男裝出現在鹽城。

「想盡自己一點綿薄之力,多救幾個人。

她能說什麼,她只能把自己往高尚的地方發展,這樣她提出要離開的話,四皇子可能還會看在她尚且有那麼幾分善心的份上,大方的放她走。

她垂着頭,一室溫暖,印的她嘴角那似有若無的笑意,也格外的真摯柔和,一縷烏黑的髮絲垂在她的耳側,讓人有種想要撩起來的衝動。

「我記得,昨兒個你還說自己不懂醫術,今日怎麼就心懷天下了?」

沈景衍靠着床頭,眉眼微微上揚,那張剛剛褪去稚氣的小臉闖入了他的眼底,也讓他看到了宋吉臉上一閃而過的錯愕。

嘴角,不經意的揚了起來。

「出門在外,人心險惡,謙虛點為好。

宋吉再次放低姿態,只差沒直接抱着他的大腿求他放了自己。

「想要懸壺濟世,救人性命,沒有什麼地方比軍營更加需要你了。

沈景衍修長的手指敲在昨天被他捏碎的床沿上,緩緩開口,面前的女子頓時僵硬,就連嘴角的笑容都淺淡了不少。

「什……什麼?」

留下來?

宋吉眨了眨眼睛,脖子有些疼,說話都說的不利索。

「留下來,隨軍,幹個三年五年,你就能救很多人。

「我是女子,不、不方便的。

「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

宋吉扶額,一宿沒怎麼睡的浮躁讓她原地轉了幾圈,狠狠的咬了咬牙才冷靜了下來:「我日後還要成親生子的,我夫君會介意的。

誰家好端端的大閨女扔進軍營里給人看病的?

她還要不要回去了?

「你不聽我的,連嫁人的機會都沒有。

威脅!赤果果的威脅!

「一萬兩一年,日後我營里所需藥材,全都從你家買。

威脅過後,又是利誘!

沈景衍的聲,有些沉,磁性得讓人耳朵發癢。

一年就給一萬兩銀子?

宋吉心跳加速,越加的覺得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她明明要身份沒身份,要地位沒地位,為什麼四皇子沈景衍會這麼熱心的想要把她留在軍營?

難道是別有所圖?

「我只賣藝不賣身!」

沈景衍萬萬沒想到她會說這一句,極力壓住上揚的唇角,「本宮沒瞎。

宋吉一噎,偷偷瞪了沈景衍一眼,卻也暗暗鬆了口氣。

那……

她腦子靈光一閃:「你是想留下我的醫術吧?」

看不到她絕色的美貌,那隻能是折服於她『出神入化』的醫術了。

沈景衍輕笑,點頭,好看的容顏風華絕代:「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