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修仙錄》[一部修仙錄] - 第1章:拜山

「方凡快點,再晚就趕不上齊雲宗三年一次的收徒測試了。」

一個還流着鼻涕的男孩,衝著一處破爛的茅草房裡喊了一句,隨便用手擦了擦鼻涕,隨意抹在滿是補丁的衣服上。

只聽茅草房內有一稚嫩的聲音回應道:「來了來了,我這就收拾好了。」

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推開房門,從草屋內走了出來,背上還背着一個簡單的包袱。

剛才那個男孩衝著方凡招手:「快點,牛車已經等在村口了。」

方丹朝着男孩跑去,在跑了幾步以後,他回頭望了一眼身後的茅草屋,隨後眼神堅定的跟在男孩身後,朝着村口走去。

大路上,一輛牛車載着十幾個孩子,緩慢的行駛在路上,十幾個孩子第一次出遠門,顯得格外興奮的同時,又有些忐忑。

方凡坐在靠邊的位置,用手壓了壓鞋子上破開的洞,將露出的腳丫藏起來。

之前來喊他的那個小男孩湊到他的身邊,小聲的開口:「方凡,你說齊雲宗的考核會不會很難啊,我阿媽說了,要是這次考不上,回去就打斷我的腿。」

方凡衝著他笑了笑:「嬸嬸只是怕你偷懶不努力,才說這話嚇你的,我想有人這樣對我說也沒有呢。」

男孩撇了撇嘴:「你不知道,我阿媽打起人來可疼了,上次我們偷偷去河裡摸魚,回去以後我的屁股就腫了好幾天。」

那男孩剛說完,旁邊就有一個長的壯實的男孩,冷哼一聲:「阿肆,你怎麼還和這個野孩子玩,他爹娘都是被他剋死的,我阿媽說了,他命不好,會傳染人的。」

方凡沉默,只是低下頭用手指堵着那鞋上的破洞。

阿肆卻怒氣沖沖道:「你再說一遍!」

那男孩毫不示弱的喊了回去:「我就說怎麼了,他就是個災星,剋死了自己爹娘的災星,沒爹沒娘的野孩子,他自己都不敢說什麼,你激動什麼。」

男孩的話剛說完,阿肆就揮舞着拳頭砸了過去,那男孩沒料到阿肆說動手就動手,根本沒有抵抗,再加上阿肆的身材不比他弱,一拳頭就被打倒在牛車上,發出一聲慘叫。

「啊!」

其餘十幾個人嚇了一跳,有幾個年齡小的女孩子,一下就哭了出來。

「哇……嗚嗚……」

阿肆得意的揮舞了一下拳頭:「我阿媽說了,欺負方凡的都不是什麼好人,揍就行了。」

那男孩躺在地上,捂着臉,怒視着阿肆,就要起來和他打一架。

在前方趕車的中年人回頭瞪了一眼:「都安靜點,要是讓齊雲宗的仙人們看見,你們一個也別想入門了,回家就等着挨板子吧。」

說完後,他又看向躺在牛車上的男孩道:「李風,別給我惹事。」

李風怒氣沖沖的坐了起來,眼神兇狠的瞪着阿肆。

阿肆得意的看向他,有種不服來乾的意思。

中年男子也瞪了他一眼:「余肆,你也給我老實點。」

余肆撓了撓頭:「知道了,六叔。」

中年男子回頭繼續趕着牛車,余肆坐下,用手臂推了推還在用手指堵着破洞的方凡。

「我會保護好你的,誰敢欺負你,我就打死他。」

方凡抬起頭衝著余肆露出笑臉,但很快又埋頭繼續用手指堵着鞋上的破洞。

余肆看向還一臉怒氣沖沖的李風:「再欺負他,屎都給你打出來。」

「你!」

李風氣的發抖,剛想起身,就聽到「啪」的一聲,中年男子怒目橫眉的看着他們,手中的鞭子在空中揮舞了幾下,看的眾人身體直發抖。

等牛車上再沒有了聲音後,中年男子才繼續趕着牛車前進。

余肆衝著李風做着鬼臉,李風怒氣沖沖的轉過頭去,眼不見,心不煩。

三天過後,牛車來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