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叉之刃》[夜叉之刃] - 第8章 上玄月主

柳七七緋紅着臉,理了理頭髮,勾着腦殼立在原地,手足無措地擺弄着弔帶。待白月嬋低着頭走近,她慌張地把視線移到遠方的天上,一隻腳兒在亂顫。

白月嬋拉着她的衣角,低低喚道:「七七,你沒生氣吧。」

柳七七心中小鹿亂撞,舔了舔嘴唇,結結巴巴地說:「沒…沒有。我…我…我…」

白月嬋捏起她的一根手指,依舊低頭道:「不想理我了?」

柳七七腦袋裡現在是一團漿糊,望着滿天星斗,回說:「沒不想理你。我只是…沒…沒準…沒準備好…」

白月嬋試探性地挽住了她的胳膊,見柳七七沒有反感,又緩緩環住了她的腰,柔膩如膏的身體摩挲着懷裡的小美人兒。

柳七七心尖發顫,手指禁不住蠕進了白月嬋的溫暖濕潤的嘴唇里。

白月嬋小口微張,乖巧而又輕輕地噬咬着她的手指。

天上星河裡,一粒星星墜落,跌進了遠天的凡塵。柳七七輕搡開白月嬋,假慍起來,說:「才認識半天而已,差點被你這狐媚子掰彎了。」

白月嬋笑吟吟地嗆道:「你這死促狹小妖精兒!」

二人互看了一眼,都掩口笑彎了腰。須臾,倆人牽着手拾階而上,往前面的大樓走去。

柳七七瞧了一眼璀璨的銀河,心裏怪道:「從上玄月到滿月,從疏星孤月到現在的星辰大海,夜間的天氣似在不斷變幻… …」

台階很長,有上百級之多,兩側立着寫有「擁有星雲銀行卡,方便天下你我他」、「珍惜每一滴血汗錢,防範異世界電信詐騙」、「星雲農村信用聯社保險,保護您的珍貴財產」、「2022年星雲理財,年息8個點,線下火熱銷售中」等標語欄。

二人歡快地跳上最後一階台階,柳七七眼裡忽一黑,一個身高八尺、宛若座黑塔的女人正杵在面前。

這女人赤着膊,系著條大紅肚兜,圍着粗布青色長裙,臉上塗著厚厚的鉛粉,頭插六根金釵,扛着一把八卦宣花板斧,正冷眼盯着遠方。

白月嬋甜甜叫道:「公孫大娘!」

這一身古代莽婦打扮的女人斜了她二人一眼,不冷不熱地道:「白閣下安好!我們23號聯社的總經理,前日被叫去總部開會,研討下半年經濟形勢去了。那惡人流落了幾個世紀的喰種爪牙,鑽這個空子,今晚要來吃老娘的斧頭。你們快些進去**,儘快走罷!」

白月嬋笑問起來:「那惡人真在咱們23號聯社裡?」

柳七七往前面的樓上瞅,正見到大樓頂部有霓虹燈的牌子:星雲農村信用合作聯社,23號支行。

「吊!兀那蠢貨才會相信上官毛毛被關在這裡!直娘賊,我橫豎是從沒見過這大樓里關着什麼喰種!」公孫大娘怒道。

柳七七一臉黑線,心說:「原來傳說中被關在這裡的惡人叫上官毛毛?這是啥混名?!」

白月嬋見公孫大娘身後亦有四隊穿保安制服的刀斧手在巡視,大樓頂上亦隱藏些高手,便說:「大娘,十二常侍的夜叉是不會來的。上官毛毛的那群撮鳥爪牙,見到你這樣的鐵桶陣,早該怯了。你就別擔心啦!」

柳七七聽到上官毛毛的名字,實在是忍不住了,噗嗤笑出了聲。

她這一笑,公孫大娘劈手鉗住了她脖子,將她拎在半空,罵道:「吊!哪兒來的凡人丫頭,你在笑我?!」

柳七七自負拳法無雙,不料根本沒看清公孫大娘如何出手的,已被其鐵鉗般的手卡得無法呼吸。她拼盡全力,以手作刀,狠劈在公孫大娘手腕,卻宛若砍在花崗岩上,整截右手臂瞬間麻了。

柳七七大駭,抬腿踢向公孫大娘肘部。一擊還未中,整個人就被舉在了半空,下一秒幾乎要被摔死在石階上。

在即將要被公孫大娘單手弄死的關口,一團花影炸在眼裡,柳七七脖子一松,已被白月嬋搶在了下來。她半跪在地上,捂着被攥得通紅的臉,在劇烈咳嗽。

白月嬋揉着她後背,關切地問:「七七,你沒事吧?」

柳七七揮了揮手,覺得自己在公孫大娘和白月嬋手下,連一隻螞蟻都不如。

「呵,星雲團的人好生厲害!MMP,我這點拳腳,根本不夠看!」

公孫大娘甩了甩手,略帶稱讚的意味,說:「白閣下,你的這個侍妾好生有膀子力氣!一計詠春手刀,把老娘我的筋都打顫了。可惜,她是個凡人。若是星雲軍團的雛兒,再不濟是個喰種,只怕日後修為會恐怖了得。」

白月嬋白了公孫大娘一眼,嬌斥道:「什麼侍妾?!我清清白白的名聲,被你們都傳壞了!她…她是我朋友!」

公孫大娘不屑道:「切!上玄月最愛搞一些磨鏡之好,人人皆知… …」

白月嬋跳起來踢了公孫大娘的膝蓋一腳,氣得摟着柳七七往前走去,「七七,別理這潑賤婆娘!咱們走!」

公孫大娘不以為忤,反而抓來一個保安,囑咐起來:「阿桂,你去伺候白閣下!好生服侍,若毛手毛腳的,小心我窩心腳踹爛你的肚腸!」

阿桂戰戰兢兢地應允,小跑在白柳二人前面,彎着腰,笑着說:「兩位,這邊請,這邊請!」

23號支行的大樓里又陸續走出幾個辦存貸業務的人,見到白月嬋紛紛行禮。阿桂小聲說:「小的,這就去給您們取號。」

他說著,小跑進樓,在大廳的叫號機上取了兩張紙來,恭敬地遞給白月嬋。

白月嬋抓在手裡,擁着柳七七坐在椅子上,吐氣如蘭地問:「七七,你好些了吧?」

柳七七運了兩口氣,身子已無妨礙,心裏直說公孫大娘剛才下手是留情了。她笑摟着白月嬋道:「咋了,心疼了?喜愛磨鏡之好的小姑娘,剛才怎麼不替我修理那隻母黃蟲?」

白月嬋紅着臉,呸道:「你別聽她瞎說,我可是黃花大閨女哩!若公孫大娘不是星雲合作社,而是我們星雲軍團的人,我今天非打得她給你按摩腳腳!」

阿桂在旁邊小心提醒:「白閣下,再不進去,恐怕待會裏面的人就下班啦。」

白月嬋這才拉着柳七七進了23號支行的大廳。大廳與S市裡的銀行一樣,擺着幾排座椅,有一列厚厚玻璃封着的員工室,甚至還掛着「打好下半年金融工作基礎,提升員工服務意識的」橫幅。

大廳里空空如也,銀行員工室里不見一個人。

阿桂從白月嬋手裡接過一張VIP黑金卡,走到一電梯前刷了卡,請二人上了四樓,還從自動售賣機里給二人取了兩瓶萃取咖啡。

「VIP待遇就是不一樣!」柳七七感慨起來。

四樓,電梯面對着一個長長的走廊,廊上掛着兩個牌子:「凡人向左」、「VIP向右」。

白月嬋指着走廊盡頭一開着門、亮着燈的房間說:「七七,咱倆都是凡人,要去那裡!」

柳七七揶揄地道:「小凡人,你咋知道的這麼清楚?」

白月嬋知道自己早就露了馬腳,吐了吐舌頭,推着她向走廊左邊走去,笑道:「都說了是演戲,演戲嘛!我拿了劇本,是內測玩家。」

柳七七掃了一眼她豐滿的胸,打趣道:「晚上上了床,非折磨你這小妖精說實話不可。」

她無意間又望了一眼走廊的右側,只見裏面黑燈瞎火,好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