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寵》[邀寵] - 第8章 一石三鳥

皇后徐氏聽罷點點頭,道了句「也好!」打量一眼白雲暖和唐菀,這才款款離去。

聞香水榭內頓時清凈許多。

白雲暖這才有了契機,仔仔細細端詳唐菀。

柳眉杏目櫻桃口,巴掌大的瓜子臉上,脂粉點點。

出水芙蓉般的傾世容顏,倒是人如其名。

柔婉清麗,旖旎無雙。

唐菀揮退婢女,白雲暖跟隨其後。

「你是發現了吧?」

唐菀掩下唇角笑意,換了稱呼,直視白雲暖的杏目蘊着寒意。

白雲暖心下一驚,面色無波,一臉不解道:「雲暖不懂娘娘的意思。」

「我已認出你了!即便那時一身男裝。」

唐菀眯了眯眼,一副你揣着明白裝糊塗的模樣,我早已看穿。

此話一出,白雲暖心知她已知曉此事。

白雲暖也不再打啞謎,看向唐菀的雙目滿是戒備。

誠如白雲暖所想的。

唐菀正是七夕那晚,自己誤打誤撞唐突的那位女子。

是站在溫之言身側,自己還誇讚,宛如一對璧人,其中的那個女子。

原來她的夫君不是不愛。

只是,愛的不是她而已……

自己夫君鍾情的竟是帝王的寵妃!

她猶記得那夜,影影綽綽的燈火里,清俊出塵的面龐上的表情。

溫之言看向唐菀的眼眸,皆是溫柔深情無比。

白雲暖一時如鯁在喉,有些消化不掉這個事實。

白雲暖越深思下去越有些腿軟,漸漸白了臉色。

她能發現這個秘密……

那高堂之上的人……

白雲暖不敢想,暗自握拳,指甲嵌入掌心生疼,仍未察覺,努力平復自己起伏不定的心緒。

她不能亂了分寸,即便有什麼天大的事,同她也無甚關係。

那封和離書,是她最後的保命符。

白雲暖靜下心,暗暗思忖。

想起了之前在密室,舒氏詢問溫之言賜婚詔書,是否是他求來的。

溫之言當時的表情,她至今都記憶猶新。

他所言「是或不是」的話語,結合今日所發現的事情來看。

天子定然是知曉溫之言鍾情於唐菀,而天子橫刀奪愛。

用一紙婚書,斷了二人往來。

斷了溫之言對唐菀的所有念想。

所以,那句似是而非的話,溫之言多少是帶着苦衷,別無選擇。

所以才會在他們成婚前幾日,娶了唐菀,將唐菀封妃。

所以溫之言大婚當夜,才會吐出那般冰冷無情的話語。

可這些……同她又有甚關係?

溫之言為何要選她呢?

白雲暖發現自己越是思索下去,越毫無頭緒,如同陷入一團亂麻之中。

遠處秋風漸起,此地背靠御花園。

聞香水榭的塘里,只有凋敝零星幾點的荷葉,枯敗,干萎。

與御花園百花爭奇鬥豔,春意盎然不同。

唐菀看着枯枝敗葉的風景,淡淡嘆了口氣。

「其實……言王妃不必如此煩擾。言王爺是個很好的夫君,王妃嫁給他,可是傷了滿京都貴女們的心。」

「有夫如此,王妃應心之甚慰。」

似乎每個人都這般認為,溫之言如此之好,嫁給他便是最好的選擇。

可白雲暖卻並不這樣想。

她知道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