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沫厲北承思若》[顏沫厲北承思若] - 顏沫厲北承思若第2章

厲北承手中的打火機直接甩出去,砸碎了監控屏。
在場所有人都不敢大口喘氣。
除了五年前葉思若死時,他們就沒再見過厲北承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
厲北承死死盯着那碎裂成蛛網的屏幕,起身出了門。
403包廂。
陳思凡看着不掙扎不反抗的顏沫,心裏無端有些悶的厲害。
他鬆開手,居高臨下俯視着狼狽的顏沫:「比起五年前,現在的你真無趣。」
顏沫說不出話,只是捂着心口咳嗽着,像是要將肺都咳出來。
一旁那些看不上顏沫的人見這一幕,忍不住開口。
「陳少,你這是心軟了?
我可是聽說當初咱們這圈子裡,屬你追她追的最猛。」
「不過就她現在這個醜樣子,你還能下得去手?」
說話人的話里滿滿都是譏諷和不屑。
陳思凡臉色一陣青白。
顏沫也終於從猛烈的咳嗽中緩了過來。
五年沒碰過酒,冷不丁被灌了將盡一瓶的威士忌,她有些頭昏眼花。
卻還是強撐着清明站起身,像什麼都沒聽見般看向陳思凡。
「陳少,您還有別的吩咐嗎?」
顏沫的聲音沙啞,像是石頭在砂紙上打磨,刺耳又抓心。
陳思凡皺了皺眉,剛要說些什麼。
包廂門猛得被人推開。
厲北承邁着修長的腿走進來,視線落在顏沫身上,陰鷙又可怕。
「過來。」
他沒點名道姓,但在場的人都知道是在喊顏沫。
顏沫也清楚,卻沒動,只是看着陳思凡。
厲北承眼神更冷:「顏沫,我只再說一次,過來。」
他周身氣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