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勾引》[蓄意勾引] - 第八章 鮮花插在牛糞上

回到家以後,溫暖給小院里的草莓澆了水。

她和王瀟瀟在郊區租了一個小別墅,索性溫暖就在院子里種了一些西紅柿,草莓,玫瑰花之類的。

還好,草莓苗雖然有點蔫兒,但是總算回來的及時,還有的救。

「溫暖,你電話。」

「你幫我遞過來唄,我在種薄荷呢。」

「你好,你是溫暖嗎?」

「什麼這不就是騷擾電話嗎?」溫暖聽見這熟悉的開場白,正準備掛。

「我是沈疾的經紀人,有時間聊聊嗎?」

兩個人約在汪韓亦的家裡見面,對方以現在人多眼雜,不能去公共場合為由,說服了溫暖。

怕是什麼騙子和黑粉之類,假借經紀人的名義把溫暖約出去進行人身攻擊,王瀟瀟還上網核實了一下名字和電話號碼。

「去吧,說不定還能見到沈疾呢,記得到時候幫我要一張簽名照。」

「你不是不喜歡追星嗎,上次要的簽名照給朋友了。」

「拜託,那可是沈疾,我不追星,我拿來欣賞不行。」

「好吧……」

是沈疾的意思吧,應該,炎炎烈日下,溫暖把失去生機的後花園重新整治一遍。

「望城國際301」應該是這裡吧,以前在寵物店當助理的時候,店裡的客人大多是這裡的業主,所以溫暖也對這個小區有所了解。

望城國際是望城市一些富豪選擇房產的首要選擇,不僅是因為地段好和它的豪華配置,更重要的是這裡是第一財團沈氏財團開發的房產,為了和沈氏財團搭上關係,他們就在這個望城國際購置房產。而且那個冷血的前男友江延好像也住在這裡。

溫暖深吸一口氣,敲響了門。

過了好一會,才有人打開了門,「你來了。」

「你也在啊,沈疾。」早就猜到沈疾會一起來,為了不給面前的男人留下我還喜歡你,我還留戀你的樣子,溫暖做出了一副不知道沈疾會在的表情,「那個,我是汪韓亦約過來解決那件事的。」

「我知道,進來吧。」沈疾將門打開着,回過身去浴室拿了毛巾將未乾的頭髮的擦乾。

剛才過於緊張,現在緩過神來才發現,沈疾似乎是剛才在洗澡,天啊,這要是屋子裡就我們兩個人被拍到那緋聞可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走進房間,環顧四周,這麼大的屋子傢具卻沒有幾件,客廳正**只有一張桌子和沙發其餘的再沒有了,讓人感覺像是一個沒有完全裝修好的樣板間。

等了一刻鐘,沈疾還在浴室吹頭髮,而汪韓亦卻一直沒到,還有這不是汪韓亦的家嗎,為什麼沈疾在洗澡呢。

溫暖忐忑地敲敲了浴室的門,「你慢慢吹,但是汪韓亦怎麼還不到,我們約好談事情的。」

突然門從裏面被推開了,四目對視。

一股檀香直衝鼻尖,面前的人發梢濕漉漉的,半敞開的浴袍下鎖骨上那顆痣十分惹眼,以前的沈疾穿衣服端端正正的,從來不知到在鎖骨竟然還有這麼一顆痣,令人面紅心跳。

溫暖低頭垂眸轉身坐回了沙發掩飾自己的慌亂,「你經紀人呢?」

沈疾喉結滾了滾,自顧自地從冰箱里拿出一瓶草莓汁遞給溫暖。「我經紀人要我自己處理。」

桌上的草莓汁將溫暖的思緒拉到了第二次見沈疾的時候。

那個時候沈疾和他媽媽剛剛搬過來,村子裏的小孩都欺負這個來歷不明的漂亮小孩,僅僅是因為他們的媽媽對沈疾媽媽有偏見,認為這個大美人突然從大城市搬到這裡來,肯定是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去給爺爺買醋的溫暖正撞上了來買酒的沈疾,清瘦的小男孩抱着一大桶酒,走起路來踉踉蹌蹌,彷彿下一秒就要連人帶酒一起摔了。

「怎麼樣,你叫我一聲姐姐,我就幫你搬回家。」溫暖像個女流氓一樣堵住了沈疾前進的路。

小男孩抬眼看了看溫暖,饒過她繼續向前走着。

見沈疾沒理,她一把拿過沈疾手裡的酒桶,表示要幫他送到家裡去。

然而沈疾卻不領情,努着勁將酒桶搶了回去,「謝謝,不過我自己可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