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在洪荒斬神》[玄幻我在洪荒斬神] - 第2章 他的父親

這哪是什麼流火三十六擊。

這個絕學有個先天的缺陷,只有達到真聖境才能真正的去使用這個技能,才能瞬間打出三十六擊。

江沖這個小子的實力就現在來看,也不過是築基巔峰,抽他三成,自己也才勉強算是練氣的階段。

摺合下來,所謂的三十六擊,也只能勉強打出來一擊罷了。

再者說了,真要是有真聖境的大佬,誰會用黃階的鬥技呢。

多掉價。

江正忍着劇痛,心裏一狠,將插在手中的匕首拔出後,丟在地上。

「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一股淡金色的霧氣從江沖的體內抽離,緩緩進入江天的身體之中。

察覺出異樣的江沖,仰起頭怒吼一聲,大力的甩開踩在身上的人。

江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得逞的笑意。

好,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在江衝起身之際,趁機調動周身的氣息,將吸收過來的三成鬥氣盡數散開,雙手在胸前快速的打出一道手印。

「流火三十六擊!第一擊!焚殺!」

隨着話音的落定,一團熾熱的火焰順着他手指的方向,劃破虛空,重重的砸向地面之上江沖。

死吧!

”快看,是流火三十擊!這可是黃階中級的鬥技,這個廢物是什麼時候學會的? ”

眾人見狀紛紛後退數步,生怕流火的餘輝傷及到到他們的性命。

對着懸浮在空中的江天指指點點的。

就在即將可以將他擊殺的時候,一絲水線瞬間毀了那團火焰。

他轉過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屹立在上方的中年的男子。

為什麼?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男人緩緩的抬起手指,一束金色的光束剎那間便洞穿了他的胸膛,將他擊落在地。

「放肆!偵測大典,豈容你在此放肆!」

一道威嚴的聲音響徹在整片天空,不怒自威。

如驚濤駭浪般的氣場壓得江天喘不過氣來。

放肆?

呵,他這個父親還真是道貌岸然啊。

江天咬緊牙根,踉蹌的站起身,橫手一指,「族長大人若真這般注重律法規則,方才他們父子二人欺辱我之時,怎麼不見您出手阻攔啊!」

「族長,我兒江沖是近百年來,唯一一個在十五歲達到築基巔峰的天才,卻差點被江天殺害,殺我兒是小,折損天才是大!請族長大人換我兒一個公道!」

看着江正的嘴角,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

天才?公道?

真是歲數大了什麼都好意思說啊!

江沖連滾帶爬的從地上起來,衝上前,憤怒的拎起他的衣領,怒聲道,「小雜種,你笑什麼?!」

「小雜種在叫誰?」

「小雜種叫你!」

聽了這話,江天笑得更大聲了,「哈哈,你還真是你爹的好兒子啊!光長個子,不長腦子!」

江天心裏清楚,如此得罪他們,定然不會有好果子吃,嚴重些,怕是今天要死在這了。

但想要他做小服軟,不可能。

「唔!」

腹部突然受到的重擊,痛的江天悶哼出聲。

媽的,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