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能反彈一切》[玄幻:我能反彈一切] - 第3章 山賊慘遭補刀

「你說什麼?把你們活埋?」

火系弟子似乎聽到這些話很是震驚,山賊連忙將剛剛發生的一切事情和盤托出,將那四堵土牆的倒塌做了詳細描述。

「難怪他不露他的真名,而且還蒙面,看來我們要找的仇人,很可能就是這個人!」

山賊聽到「仇人」字眼,瞬間萌生出借刀殺人報仇的想法。於是話鋒一轉:

「大爺別生氣,我看那人的實力一般,也就會些土系基礎招式,他和大爺您比起來,實力簡直是天壤之別。如果他是您的仇人,我看您只需要一招,就能殺掉那個『許二狗』。」

然而不曾想,這火系弟子聽聞此言,突然暴怒無比,頓時不打算放過這些山賊了。

只見他向前伸出左手,用中指和大拇指彈出一粒火花,射向這幾名山賊。

這粒火苗沒有射到山賊的身上,但落在了山賊腳下的泥土上。

瞬間,這小小的火苗爆裂成幾團烈火,幾名山賊腳下的野草隨之燃燒。

火焰迅速的竄到了山賊的身上,火勢如同澆了油一般,怎麼也無法熄滅。

山賊們慘叫着,不停的在地上翻滾,但火勢只旺不減。

不多時,這些山賊被燒成了幾具黑色的骨架。

山賊不知道,這名火系弟子,此時正背負深仇大恨。而那名山賊所描述的事情,正是他背負的仇恨源泉,這才大開殺戒。

等殺完這些山賊,這幾名火系弟子齊刷刷的下馬,一齊衝著自己的來的方向跪下,畢恭畢敬道:

「師父,您老人家泉下有知,徒兒周振生,定手刃殺害您的兇手,為您老報仇血恨!」

語畢,這幾名火系宗族弟子翻身上馬,揮動馬鞭,向著土系宗族的領地飛馳而去。

……

土系宗族修鍊地,蒼鬱峰

「二狗!你又去哪了?」

李松延手裡攥着一根棍子,此刻正追着許二狗,滿院子的打。

「師父,別打了!我真的按您所說,去製藥村幸福屯給師娘買葯了!」

「那葯呢?」

李松延看着兩手空空的許二狗,不由得更加生氣。

李松延是許二狗的師父,亦師亦父,年約四旬,土系宗族三階長者。

在許二狗還在襁褓中的時候,他的親生父母便慘遭橫禍,不幸去世。

李松延見其可憐,便將其收養為義子,並收其為徒傳其武功。

許二狗見到棍子又要打下,連忙解釋道:

「我遇到了山賊,山賊在村子外面晃悠,當時整個村子全都閉門關窗,沒有一個賣給我葯…」

「另外,我還救下了一對姐弟!師父不是常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這次可是救了兩條人命,看在這十四級浮屠的份上,師父你就別打我了。」

可李松延認為許二狗是在騙他:

「還敢撒謊?這世間哪有這麼巧的事情?這年頭山賊根本不多,怎麼偏偏能讓你遇到?」

正當李松延還要動手時,屋內突然傳出一女音:

「好了松延,青風也不是那種撒謊的孩子,你就不要再打了。他輕功了得,速度比常人快的多,你讓他再去買一趟就是了。」

許二狗聽到這番話,這才算安心。

說話人是他的師娘孔芸,他師父向來桀驁不馴,但唯獨聽從他師娘的吩咐。

許二狗其實是有大名的,真名許青風。

只是李松延常年告誡他:人生在外,一定要低調,在江湖中,千萬不要追逐那所謂的「名聲」。

所以不論許青風做什麼事,基本用許二狗來稱呼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