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我的龍骨,天下無敵》[玄幻:我的龍骨,天下無敵] - 第3章 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幽暗的地宮涼嗖嗖的,少年的身上依舊是一件單薄帶血的衣裳。

一雙已經勒出血色的手腕此時正被鐵鏈綁着,嘴角掛着一抹紅色的血珠,回想起那麼多年的折磨,他早就已經習慣了。

明日就是他十八歲的生辰,也是龍骨與靈魄覺醒的日子,可是他能活過今晚嗎?

他無數次的想殺掉羅華旭,為他苦命的母親和祖父報仇,可天意弄人。

他不想就這樣去死,也不甘為這不公的命運低頭。

他仰着面,看着漆黑的頭頂,幾抹燭火在身旁微微的顫動,那些日日夜夜做夢都想逃離的生活,一次次的將他拉入深淵。

右胸膛下獸元和魔元在微微顫動,可是他的左胸膛內的內丹和龍骨還是如同死水一般沉靜。

他想要用力的掙開綁在手腕上的鐵鏈,終究無濟於事,這些綁他的東西都被施了靈力。

帶着幾分失望,他看了看地宮的另一頭,是黑得令人發慌高高台階。

片刻後,羅華旭一襲華衣款款而來,他的身後跟着溫畢獻,他們像是為了慶祝今晚這個特別的日子,特地換了新裝。

羅華旭手中銀色的匕首鋒利得有些晃眼,她的嘴角帶着幾分似有若無的笑。

身後的溫畢獻,竭力抑制住自己內心的喜悅,他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

少年微微抬眸看着前來的母子,嘴角露出一絲譏諷來。

這個女人,早在自己還在親娘腹中時,便與自己那畜生一樣的父親勾結,為了上位不惜將苦命的親娘害死,還害了最疼自己的爺爺,至此日日折磨他。

而那畜生一樣的父親,追求自由,雲遊世界,卻多年不見他,可就是那樣一個父親,曾經還縱容這個女人害自己,簡直可笑至極。

羅華旭拿着匕首走近他,輕笑起來。

「洛風啊,洛風,如今長大了翅膀硬了?連羅霖你都敢害!」

「可惜,翅膀硬了又如何,沒了羽翼的雄鷹,和山雞有什麼區別呢?」

手中的匕首緊緊的抵着洛風的左胸口,這個地方便是結丹的地方。

溫洛風抬眸看着眼前的女人,輕哼一聲。

帶着幾分嘶啞道:「羅夫人,如今你那爛泥扶不上牆的兒子不行了,便開始打我胸口這東西的主意了?可惜偷來的天賦和氣運,他承受得起嗎?」

「你……」

羅華旭身後的溫畢獻氣得面色扭曲,大步走到了溫洛風的面前,狠狠的給了他一耳光。

耳光聲響遍了整個地宮,還能聽到幾聲回聲。

「獻兒,別讓這賤種髒了你的手。」

溫畢獻輕哼一聲輕輕後退了一步。

「母親,趕緊動手,這賤種就該去死。」

羅華旭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看着溫洛風。

「賤種,你天生龍骨又如何,就算獻兒拿了這龍骨和內丹用不了又如何,我也不會讓你這賤種得到,獻兒沒有的,你也不配有!」

「今天,我不止要剜了你這賤種的龍骨、內丹,我還要讓你死得很慘,就如同你那死得很慘的怪物娘。」

她說完,將手中的剝魂匕狠狠往少年胸口插去。

血水再一次的打**溫洛風衣裳。

「這匕首,可是我們羅家特有的,我要讓你這賤種看到你的龍骨,你的內丹是怎麼樣與你血肉分離,落入我們的手中的。」

「哈哈哈哈哈」

匕首又深入一寸,少年死死的咬着牙,有氣無力

「我做鬼也不會饒過你們這對不要臉的母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