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困守同一天三千年》[玄幻:困守同一天三千年] - 第3章 老子的女人,可棄不可欺(2)

乃乃!太嚇人了,本公主長這麼大還從未被人拿劍抹過脖子,回頭定然要讓父皇好好收拾這群狂徒。」

二人走出甚遠,夜琴雪完全不顧形象,開啟瘋狂吐嘈模式。

當然。

在顧寒眼中。

這女人也沒啥形象。

他知道。

夜琴雪向來不愛識文斷字,但卻把識時務者為俊傑的精髓,掌握得出神入化。

這種審時度勢的天賦,應是深宮之中賦予這女子的求生本能。

即使貴為皇帝最為寵愛的解憂公主,她也需在夾縫之中求取生存之道。

與此同時。

夜琴雪也十分好奇,顧寒是用了什麼辦法才得以讓二人脫身。

「喂……方才你對那陳楚雲說了什麼,竟讓這些南越人的態度瞬間轉變。可是透漏了我的公主身份么?」

不待顧寒回答,夜琴雪便篤定自己的猜測必是對的。

心中不禁有些許遺憾。

「唉……早知如此,剛才我就不該拉着你逃……跑出來了,應該狠狠的教訓一下這行人才對!」

畢竟,她最近過得着實是憋屈。

如今又被人欺上頭來,實在窩火的狠。

放過了這些出氣筒,委實是浪費掉了。

多說無益。

顧寒無心回應此事,自言自語般淡淡的說道。

「既然公主已經安然無恙,那咱們二人就在此分道揚鑣吧。」

「分……分道怎麼行? ”

夜琴雪聲音陡然拔高。

眼下。

入宮令牌都沒有尋回,她堂堂公主怎麼能再過這種有上頓沒下頓的日子。

所以。

揚鑣就更不可能了!

反正。

識時務者為俊傑,她一個女人家家的,拉下面子也算不得什麼大事。

夜琴雪抓了抓髮髻,轉而咧嘴一笑,像只無尾熊般撲向顧寒。

「嘿…嘿…公子、兄弟,大哥。

本公……子還沒尋回入宮令牌呢,您可不能就這樣丟下我不管。

像我這般如花似玉的大……官人,可斷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變成黃花菜啊。」

說完還不忘撲棱了一下她的卡姿蘭大眼睛。

裝萌賣慘。

顧寒輕而易舉的閃身躲過飛撲。

冷不丁失去重心,夜琴雪一個踉蹌順勢栽向地面。

好在她眼疾手快,就在快要落地的片刻,順手扒拉住了顧寒的大腿。

翛然間。

一股刺痛從下身傳來,顧寒頓時俊臉通紅。

果然。

這世間最危險的地方,莫過於在解憂公主身邊。

一旦她出手。

不是他死便是它亡!

顧像拎小雞般將女人拎起,卻奈何這丫頭如同八爪魚一樣死不鬆手。

「祖宗,雖說這日復一日的循環,沒有添丁發財的可能。

可你若是一直這樣發力下去,可是會讓我顧寒斷子絕孫的!」

「難道是公主的寢宮之內,缺個太監了?」

夜琴雪手中一緊,顧寒疼得直吸冷氣。

看着男人逐漸扭曲和猙獰的面孔,夜琴雪這才意識到自己所抓的尷尬位置。

猛地縮回手,手中卻是下意識的摩挲了一下指尖。

「我去!」

難怪適才的手感有些怪異……

軟軟綿綿的……

尷尬的「嘿嘿」兩聲,女人稍微頓了片刻,似是回味無窮的正色道。

「倘若此次公子覺得清白受損,本公主是不介意對公子負責到底的。

雖說你的身份不適合當駙馬,但做個偏房還是沒有問題的!」

靠!

想收老子做小?!

以他這一世的傾城容顏,絕世之姿,難不成還能混到給人做填房,做花瓶。

瞬間。

顧寒滿頭黑線,差點自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