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困守同一天三千年》[玄幻:困守同一天三千年] - 第3章 老子的女人,可棄不可欺

見顧寒沉默不語,夜琴雪負氣離開。

卻被一南越人舉劍攔於門口。

「乞丐頭,既然是來喝茶,就該沉得住性子,這一盞茶都還未喝完,豈非辜負了這位公子的好意?」

「關你屁事!」

夜琴雪柳眉倒豎,一巴掌就甩在了來人的臉上。

她的反應極快。

饒是那訓練有素的南越侍從也沒能反應過來。

至於這摑人的本領,自然是自幼在宮裡練就的。

顧寒此前就沒少領會過。

這措手不及的巴掌印,與顧寒曾經所擁有的如出一轍。

甚至連角度和方位都不曾變過。

劍在身前,稍有不慎便可破喉而入。

如此境地,還敢出手相抗。

南越人顯然沒有想到,一個小乞兒竟有如此膽量和氣魄。

如此倒讓他有些難以應對了。

他惡狠狠的瞪了夜琴雪一眼,以利劍架抵在她的脖頸處,轉身看向邊角處的陳楚雲。

此時。

陳楚雲正觀察着顧寒的動向。

之前。

隱隱聽到這二人的交談,雖是不太詳盡。卻也不難判斷出此人當比乞丐更為難纏。

因今日所行之事不宜外傳。

陳楚雲並不想把事情鬧大,只是想要控制一些不必要的走動,以免引火上身。

顧寒也不想動武。

不過,夜琴雪如此被人挾持,心裏莫名就很是不爽。

雖說這丫頭已經不記得自己。

可畢竟,也曾是他的女人,雖然是掛名的。

但好歹也是有過曾經的人。

他顧寒可以嫌棄卻容不得別人欺負。

略加思索。

顧寒放下手中茶杯,從容的起身,向陳楚雲走去。

途徑一黑衣茶客的身邊時,顧寒下垂的右手微不可查的晃動了一下。

待到他走到陳楚雲身邊,俯身一番耳語。

幾乎是在轉瞬之間。

陳楚雲臉色大變,整衣快步走向夜琴雪。

「啪!」

一記耳光重重的落下,持劍者錯愕的看着陳楚雲。

「主…主…子!」

又是一掌,直摑得此人一臉懵逼。

陳楚雲這才滿臉陰翳的呵斥道。

「在此驚擾了貴人,還不火速退下,是不要命了不成!」

南越隨侍不甘的收回利劍。

不解這乞兒究竟是什麼身份,竟讓主子都如此忌憚!

少年僅是隻言片語,就輕而易舉的化解了自己眼前的危機。

夜琴雪對顧寒不由的心生好感。

她雀躍的走上前去,毫不淑女的挽住顧寒的胳膊,豪言道。

「不錯嘛!就你小子今日這表現,日後跟着本公……子混,這偌大的皇城之內,我保你橫着走都無事!」

陳楚雲對顧寒所言本是半信半疑。

夜琴雪的一番豪言壯語,無疑成了最好的佐證,頓時打消了他心中的所有疑慮。

畢竟。

天都皇朝素來注重禮節。

受繁文縟節約束,饒是大行皇帝聖寵的解憂公主,也不一定能誇下如此海口。

而不受世俗約束,能在這皇城之內橫着走的,除了那位,定然不會再有她人。

顧寒聽這丫頭說得,倒是忘了她這幾日的遭遇。

一時間是哭笑不得,他婉言道。

「丫頭,這橫着走的可是螃蟹!」

再說了,跟着公主混,那豈不是要讓他斷子絕孫?!

他顧寒不怕橫着走,卻絕對忌諱躺着進,躺着出。

「那是那是,本公…子一時不查,失言失言。」

夜琴雪呵呵的一番糊弄,拖着顧寒火速的走出茶樓。

陳楚雲一行畢恭畢敬的目送二人離開。

唯有靠窗位置的茶客,黑衣黯瞳,目光深邃,若有所思。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