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監管局》[修真監管局] - 第2章 入職

一個安靜的小村莊里,一個老人悠閑的躺在藤椅上,突然間老人好像感覺到了什麼,然後自言自語道:是該好好告個別了,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出現在一個宮殿中。宮殿的王座上,端坐着一個中年男子,疲憊的臉上滿是威嚴,他沒有睜眼:「稀客」。

老人滿意地看着這個自己選出來的氣運之子,這個世界在這個人的統治下,風調雨順、百姓安康,他沒有張口,一縷神念傳到男子腦中。

男子睜開眼:「你要離開了,多久?」老人微笑着搖搖頭,消失在原地。

男子旁一個少女這時眨着她的大眼睛問道:「父皇,這是誰啊?來無影去無蹤的。」

被稱為父皇的男人又緩緩閉上眼睛:「他是這個世界的天道。」

老人又來到一座高聳入雲的山上,不知道是什麼人鬼斧神工在這萬丈高山上建起了一座道觀,一群小道士在認真的吞雲吐氣,一個老道正在講經傳法,突然他停了下來,望向老人的方向,臉上一絲詫異,隨後又恢復如常。

見了一個又一個老朋友之後,老人回到了小村莊,一個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男人坐在他的藤椅上,似乎有迷霧籠罩,看不清他的臉,喝着他泡的茶:「已經涼了,還是熱茶好喝。」

老人笑笑:「那我給你重新沏一壺。你來的真早,我以為我下個月才退休呢。」

男人擺擺手:「不用了。」

老人感嘆道:能回家的感覺真好。真懷念大溪濕地啊。

男人問:做天道洞悉一切的感覺不好嗎

老人搖搖頭:畢竟是只能看的旁觀者,沒什麼歸屬感。應該沒人會覺得好。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男人點點頭,並拿出了一個捲軸,捏了個法決,老人原地打坐,閉上眼睛,就在他閉上眼睛之後,男人突然將捲軸點燃,從中抽出一把淬血龍鱗匕首,冷哼一聲:神傀俱滅。刺向了老人胸口。

老人猛的睜開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又看了看自己胸前的傷口,但他沒有捂胸而是痛苦的捂住了頭,往後倒去,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的屍體迅速變化慢慢成為一個人偶。

男子冷漠地看着人偶,捏了個法訣,老人劇烈燃燒起來,變成了一堆灰燼,隨後他迅速在這個世界各地閃現,所到之處,都有人應聲倒地,然後變成人偶自焚起來,不到一息的功夫他便完成了這項工作,最終他來到一處荒蕪許久的洞府前:希望你們遵守約定。

洞府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自然。

男人把匕首扔下,縈繞周圍的那團迷霧散去,變為一個人偶從空中重重摔下,然後劇烈燃燒起來。

與此同時,這個世界最高境界的那群人,全部抬起了頭,他們身上的大道壓制突然消失了,不少人留下了激動的淚水「飛升我要飛升」「成仙我要成仙」,世界的不同角落、不同洞府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音。輝煌宮殿中的中年男子走出宮殿望向天空:「大動亂的時代要來了。」

周亦辰騎着單車,氣喘吁吁的往遠航路浩然大廈趕去,早上又睡遲了,差點趕不上今天的面試。停好單車,周亦辰趕緊進去,往電梯狂奔,結果電梯要刷卡才能上樓,周亦辰罵了一句,看了下手機時間,立馬跑進旁邊的樓梯。等爬上到17樓,感覺半條命都沒了,樓梯口扶着牆歇了歇,整理了下身上的正裝,往辦公區域走去。

出樓梯後,發現這裡用毛簡單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