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印記系統》[修仙印記系統] - 第5章:練武修法

某個時空段,星空中一座空間站內,幾百名科學家聚集在一座實驗室中討論着什麼。

此時,在實驗室正**,懸浮着一座極大的青銅巨門,門內閃爍着晶瑩的光彩。

巨門前站着一位二十多歲的男子,此時他拿着一把探測用的高材質金屬長棍,將其插入這座散發著晶瑩光亮的巨行大門之內,只見金屬長棍的前方開始扭曲,沒等接觸到巨門,這柄高強度的金屬探測棍,前半段就成功的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他轉身向著後方正在商討的白袍專家們大吼:「儀器再次損壞,空間撕裂強度稍微減弱,數據顯示無明顯變化,R型防護服無法成功穿越此空間。」

聽完此人彙報,下方人群又亂糟糟的爭吵起來。

此時在隔壁的一間隔離區,兩位位負責這項研究的主管站在一起,觀看着玻璃壁後爭論的景象,其中一位女子,瞅着身邊的一位不算英俊的男性說道:「我說李,他們這些廢物到底要研究到什麼時候,R型防護服是目前為止,我們所能接觸到的最高材質的防護材料所做,連它都不能在此空間之內存留十秒鐘,我們還有什麼辦法。」

那名男子沉思了一會:「通過空間捕捉的那名男子,與他出現之地發現的這座青銅巨門,我們得知,門後的世界存在長生的秘密,這麼重大的發現,就算要耗費一生去研究也是值得的。」

那名女子點點頭:「說的也是,你還別說,那人還真是恐怖,重傷成那樣,都能將捕捉他的五千納米合金戰鬥型機械人全殲,要不是最後他實在撐不住,被我們用超纖維合成網給網住,我們這些人,估計還不夠他揮揮手的啊。」

說完,她轉身瞅着身後的一個玻璃槽內,此時玻璃槽中,一位赤身**的紅髮男性躺在其中,他的身上插滿了各種儀器線路,控制其身體的所有功能,只有大腦還能正常活動 。

旁邊的桌子上,擺放着此男子身上搜刮出來的物品,一把渾身坑坑窪窪的斷刀,一件火紅色,上面畫滿了紋路的外衣,一個精光閃閃的戒指,還有一件一看就知道是精心研製的全身甲。

這些物品所用的材料,他們從未見過,用過任何辦法,也不知如何破解,也沒有任何辦法所能破壞。

男子對着女子說道:「加大力度分解這些物品,看看是否能將其用科技複製出來,到那時候,就是我們進入那個世界的時候了。」

兩人不在說話,專心投入到了科學的研究之中。

十年後。

空間站中,所有人都加速了腳步,此時,每一名在空間站中的科學人員,都滿臉洋溢着激動,在存放青銅大門的那座實驗室中,一座小小的實驗台上,一把長劍漂浮在哪裡,此時那把長劍,渾身散發出晶瑩的光芒。

實驗室此時圍滿了人,實驗台前李姓博士與那名女子激動的站在那裡:「各位,各位靜一靜,今日,是見證奇蹟的時刻,大家都看到了,我面着的實驗台上,所漂浮的這把長劍,就是我們精心研製的結果,它採用了未知空間的一些未知的材料所提煉製成,本身,是打算製造成一架宇宙飛船,奈何,他自己竟然縮小定型為這把精緻的長劍。」

聽完這話,底下亂了套:「我說博士,你要說,製造成宇宙飛船,我們或者還能通過這座青銅巨門,你現在將他搞成了這個模樣,有什麼作用?」

:「對啊對啊,這麼小的一把劍,就算他能通過這個空間,那對我們也沒多大的用處啊,頂多是能在從新了解一種材料而已。」 聽着下方哪些科研人員提出的各種問題,李姓博士並未回答,而是示意旁邊的女性博士來做解答。

:「大家靜下來,先聽我說。你們看。」說著,她將操作台上的一個白色的按鈕摁了下去,只見,鐵劍慢慢的變薄,直到變成一張薄薄的紙狀物體。

:「三思,做好思想準備了吧。」女性科學家向下方問道。「

只見下方,一個穿着全套合金盔甲,雙手懷抱着一把巨大的長筒狙擊步槍的男子擠過人去出現在眾人面前,他揭下自己的面罩,露出一張年輕英俊的臉:「嫂子,你放心,我都試驗過多少回了,雖說沒有一次穿過銅門!但是他的分解能力,對這把劍可是沒有一點用途。」

李姓博士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少貧嘴,趕緊讓其寄生,你適應適應,就去對面的世界,替我們收集數據,希望一切成功。」

:「哥,你放心,就看我的吧。」說完,他走向實驗台,將薄薄的劍抓住,胸口的盔甲自動分離,露出了他那壯實的胸肌,他一把將薄劍排在了胸口之上。

只見其胸口一道白光射出,空間之內,一道機械合成音傳來,印記系統啟動成功,宿主身體強壯,執行任務成功率百分之九十,是否破開銅門空間壁壘進行穿越。」

周圍的人全部驚呆了,看着面前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三D投影人物,不明所以。」

李博士壓壓手:「不必驚慌,此原理是我通過那名男子的供述,所製造的智能生命體,用於操作這把劍形印記所用,也就相當於他所說的器靈,到時候,他會將異世界的東西全部掃描,然後分析,從它的獨立空間中,吸取異世界的各種能量,來創造各種我們世界所沒有的東西,到時候,長生不是夢。」

看着激動的李博士,台下的人靜了下來,他們靜靜的看着徑直走向銅門的三思,他懷抱着能量行的狙擊步槍,頭也不回的沖了過去。

只見它沖向銅門的光幕,自身出現一道薄薄的光幕將其包裹住,如一滴水滴進入河流一樣,融入了銅門之內。

此時外界的人都在等候,突然,牆壁上的巨大顯影系統啟動,裏面的畫面五彩斑斕,是一條旋轉的通道。

此時通道內,三思的聲音傳來:「暫時一切正常,防護罩能量充足,保佑我能衝破此通道吧。」

沒多久,屏幕中的畫面出現了久違的雪花:「我去,那是什麼,屍體,好多的屍體,人行的,巨獸的,要不要開啟系統掃描。」 聽着三思驚訝的大叫,所有人都看到,屏幕中出現了一具具的屍體,有破碎的,有完整的,有的身上散發的金光,還有一些巨行的怪物,提醒比一座宇宙堡壘還要巨大。

:「三思,啟動掃描功能,記錄下這些屍體的數據,到達另外的世界後,在掃描世界的典籍,從中查詢記錄。」

三思聽從了命令,啟動了掃描功能,只見屏幕中出現了一張張圖片,下面附錄著一些簡單的資料,體型,種類,蘊含能量等等等等。

此時的實驗室中圍滿了人,而隔壁的男子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十年了,你們困住我十年了,在這個沒有仙氣的世界,我受夠了,既然你們困住了我的身體,那我就將身體送給你們,哼,等着我回來吧,你們的文明,我必定毀滅。」

說完,此男子腦殼猛地裂開,從其中竄出一名與他模樣無二的火焰小人,身上套着一身金價,猛地沖向玻璃。

屁啦啪啦玻璃碎裂的聲音,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過去,李博士看到衝來的火焰小人大喊:「快啟動屏障,阻隔青銅巨門,不要讓其跑了。」

可是已經完了,一層能量薄膜籠罩了青銅巨門,然而火焰小人已經衝進了門內。

:「三思,三思,注意,小心遭到襲擊,我們捕捉的那名男子靈魂體突破防守進入門內,小心接觸。」

而三思在聽到提醒的時候已經晚了,元神的速度比肉體快的太多,他還沒有回頭,就被一股巨力撞向背後,身上的能量罩,直接破碎:「警告,警告,宿主能量盾破碎,裝甲遭受侵襲,堅持時間不足一分鐘,請速速做出抉擇。」

三思忍着劇痛:「啟動蟲洞穿越,脫離此處空間,快。」

:「明白,蟲洞啟動,脫離空間幾率百分之三十,祝宿主好運、」

只見在此空間內,出現一道漆黑的黑洞,,三思的身體被吸入其中,轉眼間消失在了這裡,而劍形印記系統,則自動脫離其身體返回原本空間,留下一道劍影射入黑洞之內。

外界,因強烈干擾,顯影系統受到干擾,影像消失,李博士憤怒的一拳錘向前方的實驗桌:「該死,他怎麼會恢復,聯繫三思,查看是否存活。」

話音剛落,一把鐵劍丟溜溜的從青銅門內返回:「解除與宿主鏈接,宿主暫無生命異常,以成功進入異界。」

全空間的保衛人員都行動起來,檢查了每一個角落預防在有此事發生。

:「去,將那人的身體製造成生化盔甲,到時候,我會親自去那邊將我弟弟帶回來。」

聽到此命令,整個 實驗室的科學人員,全部都行動起來。

:「李,我也要陪你去。」

李博士一聽:「胡鬧,生化盔甲只能帶一人,我自己去就行,找到三思,我就會讓劍印帶起與我一起回來。」

:」不行,說什麼我也不會同意,這次我們夫妻要不一起行動,要不誰都不要去。」

李博士思考了一陣:「哎,那好吧,你將劍印附着於身體之上,到時候,與我一同前去。」

倆人思想一致後,前去一起參與設計。

一年後,生化盔甲研製成功,實驗成功抵擋青銅巨門的分解能力,李博士隨同他妻子,一同穿過了青銅巨門,前往另外一個世界去尋找李博士的弟弟李三思,然而,希望是沒好的,他們此次前去,只到十七年後,才如願返回,然而,身邊卻沒有三思的蹤影。

故事就發生在李博士與妻子穿越空間巨門十七年後。

 蜀道南100公里外的安樂鎮上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此時安樂鎮的一家酒樓里生意紅火!店裡聚集着來自四面八方做生意的人。

  此時酒店靠二樓靠窗戶的位置,坐着一位白衣少年!雖然張的不是十分出眾,但是,滿臉洋溢着笑容!本鎮的人,沒有不認識他的!此人就是安樂鎮上李大善人家的公子李玉。自從10年前身體出現問題後,李玉就不得不一輩子呆在這個小小的安樂鎮了。(前言有介紹)

  此時李玉正在聽隔壁幾桌過路的行商聊天,這是他每天必備的消遣。此時從樓下跑上來一名家丁,他走到李玉的桌邊道:「少爺,老爺叫你回去,說是有事商量。」

  李玉放在桌上1錠銀子在家丁的陪同下出了酒樓,往家走去。回到家中,李玉獨自一人來到內廳,李父正在喝茶,看到李玉進來,放下手中的茶杯,讓李玉坐下:「玉兒,今天為父要與你母親去趟江南你叔父家中看望他們,本想帶你前去,唉,但是,你的身體狀況實在。。。。。」

  李玉明白原因,笑笑說:「父親,沒關係的!你們放心的去,我也習慣了!平常去聽聽過往行商在酒店的聊天對話,我以十分滿足了!」

  李父滿面愁容的臉上掛着一絲欣慰的笑容:「這樣自然是好,這次去為父順道去請下江南名醫蔡先生回來,幫你瞧一下,說不定會有好轉。為父今日下午便和你母親啟程,半月後方能返還,你可要照顧好自己,不可累到身體。」

  「父親放心,這麼多年都過來了不是!難道會這麼巧就這半月出問題!至於下午嗎,是不是太早?為何不明日一早啟程呢?」

  李父扶須笑笑說:「玉兒想的周到,但是你叔父有要事與我商量,讓為父儘早趕去,我想還是不必耽誤,下午起程自然安心些!」

  李玉想了想也不再多勸。下午,目送父母出城,臉上閃過一絲愁容,但是不為人察覺。    李父出門十五日後,並沒有任何書信傳回,李玉每天過着單調的日子,清晨看書,午間去酒樓茶館!夜間撫琴,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

  一日午時,李玉習慣性的去城南的佳釀樓。剛上樓,卻發現平常這個時候為他專門空閑的位置坐着一位客人,李玉愣了下,不知該坐那裡,二樓的小兒看見後,馬上跑了過來:「誒呀,實在不好意思李少爺,今日客人太多,其他位置全滿了,原本給您留的靠窗的位子讓給了一位姑娘,本來我們也不想,可是,可是哪位姑娘實在野蠻,我們家掌柜看惹不起,就只能把您的位置暫時讓給她了,還好他就一人,你過去倒也應該無妨。」

  李玉沖小二笑笑順手遞給他五兩銀子:「無妨無妨,去給我拿壺三泉釀,我過去與她商量下。」小兒笑呵呵的接過銀子下樓取酒麴了,

  李玉走到原先的座位邊上還未開口,哪位女子以先招呼:「李大善人家的李公子是吧!聽老闆說這位子是給你留的?實在不好意思,趕了幾天的路,肚子實在的餓,不想換地方了,就搶了你的位子!你千萬不要介意呀!今天我請客!嘿嘿!坐吧!」李玉自然坐在了對面的位子上,對面的姑娘正笑嘻嘻的看着他,李玉倒是很少和女性打交道,從小在鎮子上長大沒有去過外地,就算是出門也就中午的一點點時間,雖然全鎮的人沒有不認識他的,可是說過話的,那可是屈指可數!他對面的姑娘道是大大咧咧,一身到腳全是絲綢制的,看來也是出自有錢家的小姐。臉蛋長的滿標誌的,大概十五之十六歲,李玉疑惑,這麼個姑娘家,家裡的大人也放心讓她獨自一人出來!

  李玉好奇,客氣的問道:「敢問姑娘本名,不知道來這裡是為了行商還是做別的什麼?為何不見家人陪同?少女被問的一愣,隨即大笑,引得周圍桌上的客人全部瞅向他們的位子,李玉有些不好意思撓撓頭。

  少女笑完說:「我呀!歐陽雪!壽陽人!我進城後聽說,李大善人家的公子自小體弱多病!性情謙和,愛笑!唯一的缺點就是不願意與人說話!現在看來!也不全是嗎!最起碼!還懂得關心人嗎!」

  李玉剛要解釋!小二剛好端酒上來接口道:「你不知道!李家在我們鎮上是出了名的!尤其是李少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為人有謙和!從來不擺架子!倒是姑娘你!性格倒是感覺正好與李少爺相反!盡顯的野蠻潑。。。。。。。。」小二還沒有說完就被滿臉鐵青歐陽雪嚇得溜下樓去,獨自溜下想笑有不敢笑的李玉!

  小二下樓後!李玉獨飲!倒是把歐陽雪晾在了邊上!歐陽雪氣惱,用筷子戳着菜,她就不明白!好歹他也是歐陽世家的大小姐!從小被慣着寵着長大,現在對面的傢伙當他不存在,怎能不讓他慪氣.

  歐陽雪正要暴走,就聽轟一聲響,李玉他們所在的酒樓屋頂漏了個洞,還好李玉他們坐的遠,沒有禍及到,可惜二樓中間的客人就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全被轟下了一樓,歐陽雪好奇的正要過去看看怎麼回事,這時從剛才破裂的房頂處,落下一年輕道人,他並沒有在意眾人驚駭的眼光,從腰間解下一個葫蘆,拋與空中,手中一道青光射出,葫蘆莫名的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這時樓下傳來一聲虎嘯,落下那人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小小虎妖,不成氣候!等剛才墜下的虎妖被吸入葫蘆後,那道人收起葫蘆隨手將一張千兩銀票交予掌柜,順道將一顆丹藥化成粉末沖於水中,讓小二倒與被落石砸中的人喝下。

  待他轉身正要走時,卻無意間漂到李玉和歐陽雪所在的座位,為止一愣,隨即走了過去雙手抱拳:「不知這位少俠,你是否近日感覺體力不支,時常暈倒?」

  歐陽雪膽戰的站在邊上不敢吭聲,倒是李玉還是一貫的笑容對道長:「道長所說不錯!只是我從六歲其變患此隱疾,不知何故,時常體力不支暈倒,曾求訪各處名醫無從下藥,不知道道長可看出願意?」

  那位道長眉頭皺了皺,伸手右手在李玉額頭眉心出一指點出一道青色的氣體直接射入李玉的大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