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沒有那麼難》[修仙沒有那麼難] - 第八章:私房錢

後半夜,陸禪送走縣令與一眾官差。

嘆氣回到房內接着修行。

要不是賣陸家產業的一成銀子還未到自己手裡,陸禪才懶得和縣令虛與委蛇。

陸府滅門的仇,報起來比陸禪想的更快更乾脆。

此時他已經沒有牽掛,等拿到銀子當路費後,自己立馬遠走高飛,去找上生宗尋仙問道。

上生宗距離榮城不近,憑他的腳程,也要走上三四月時間。

陸府內留下的日常開支銀子,還剩一百兩左右,這點錢肯定不夠,陸禪打算再等一段時間,等出售陸家產業的錢拿到手再說。

「希望縣令不要節外生枝,被貪婪蒙蔽了雙眼吧。」

在百姓中口碑再好,也不如自己與之打交道後感受來的真切。

在陸禪看來,這位榮城縣令,表面工夫做的不錯,至於內里嘛,就真心有些一般了。

陸家財富不是個小數目。

如果陸家人死完了,那所有一切都要充公,上交朝廷。

可現在陸禪這個陸家獨苗,願意把陸家產業全部變賣,交於縣衙管理。

現在對陸禪生死最看重的,其實是縣令大人。

至少,在所有財產交接完成之前,陸禪不能死。

看似縣衙現在和陸禪是站在統一陣線,可難保縣令欺負陸禪年幼。

連那答應的一成財富,都會通過各種手段給扣下。

真到這個時候,指不定陸禪就要為民除害了。

那個民,就是他自己。

兩天後。

縣令派人給陸禪送來一份調查報告。

六具屍體身份得到確認,為半年前流竄到榮城周邊的一夥馬賊。

這夥人自稱馬幫,六人中眼角有疤痕的那個,正是馬幫幫主,關界。

這伙賊人總共有三十多人。

屠村滅門與他們來說就是家常便飯。

這些人每做完一筆買賣,就會沉寂一段時間,之後換個地方再次作案。

由於這夥人流竄作案,又在沒有買賣時化整為零的狡詐作風,官府數十次組織圍剿,卻一直沒能如願。

這夥人半年前來到榮城周邊。

縣令收到消息心中驚慌,加大人手巡邏,可就是找不出融入城中居民的賊人。

人心惶惶過了兩月,這夥人卻一直沒有選擇目標下手,這讓縣令放鬆了些警惕,甚至以為是消息錯誤,或者馬幫早已離開。

因為超過三天還不動手,這不符合馬幫的行事作風。

從以往經驗來看,馬幫在一個地方出現,最多不會超過三天就會動手劫掠。

得手後立馬消失,在官府反應過來之前溜之大吉。

半年後陸家發生滅門慘案。

縣令這時候還沒有把陸家案件,和馬幫聯繫在一起。

直到兩天前,在陸府發現六具莫名死亡的屍體,縣令才又把目光轉移到馬幫身上。

據仵作驗屍,六人皆死於內功高強人之手。

五個手下還未反應過來,腹中臟器便被一擊攪碎。

馬幫幫主關界最慘,左手臂多處骨折,盆骨粉碎,腦子被內力攪成漿糊。

比起五個手下死的乾脆,關界在生前承受了巨大折磨。

他喉嚨處有撕裂傷,只有發出非常慘烈的慘叫,才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陸禪說他那晚什麼都沒聽到,這種說辭非常可疑。

但因找不到任何證據,縣令也不願過多為難陸禪,這事便就這麼不了了之。

縣令親自定案,馬幫六個歹徒欲對陸家遺孤不利,幸有不知名路過高人行俠仗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