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沒有那麼難》[修仙沒有那麼難] - 第七章:虛與委蛇(2)

家少爺也不熟悉,都沒過來找他搭訕。

陸禪也樂得清閑,獨自在角落中平復心情。

今夜手刃仇家,心中鬱結盡去,只覺念頭通達,身心都感到無比舒暢。

這會兒看院中六具屍體,興奮的幾乎抑制不住揚起嘴角。

「原身怕不會真的是個變態吧,我以後會不會受到影響。」

陸禪心中暗自發愁,努力穩住面部表情,控制自己不去看那六具屍體。

官差也不懷疑,小孩子嘛,見到屍體害怕,不敢去看很正常。

時間過去許久,暴雨一點兒停歇的意思都沒有。

陸府大門處再次傳來嘈雜,陸禪循聲看去,原來是縣令到了。

在門口早已等候的官差帶領下,縣令一路來到陸禪房門前。

「陸賢侄沒事就好,這些賊人真是可恨……」

縣令到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陸禪噓寒問暖。

雖在見到陸禪時,腳步有一瞬遲疑,但他很快調整狀態,無事發生一樣繼續走來。

他也奇怪,昨天才見過,怎麼今日就長大那麼多。

但縣令畢竟是吃過見過的主,知道這個世界有很多奇異事情。

陸家遭此大劫,應該也與此有關。

「不敢不敢,勞煩伯父半夜趕來,小侄真是……」

陸禪嗯嗯啊啊敷衍,做足表面姿態。

不提兩人說的那些場面話,與縣令一起來的,還有三位特殊官差,他們的打扮都與尋常官差有些許差別。

三人中有一位老官差,提着一個大箱子,取出白色棉布手套戴上,徑直來到六具屍體前鼓搗起來。

看樣子,他應該就是仵作之類的專業驗屍官。

另外兩人,直接帶着筆墨紙硯,擦乾走廊中一片區域,鋪紙研墨,對着案發現場一邊討論,一邊寫寫畫畫。

陸禪看在眼裡,不禁給他們三人點個贊,這就是專業!

「大人,您來了。」

進陸禪屋裡查看的三人搜查差不多,又恰好聽到動靜,出來見是縣令到場,急忙行禮。

「你們三個在做什麼?」縣令見三人從陸禪屋中出來,皺着眉頭問道。

「回大人,歹人再次光顧陸宅,我擔心還有人會對陸家少爺不利,所以進屋查探一番。」

官差沒敢說出自己的真實猜測,只說了幾句模稜兩可的話糊弄過去。

縣令看眼院中六具屍體,又看眼官差,結合之前手下報告情況,眼珠一轉便對官差的所作所為,猜出個八九不離十。

看三人模樣,肯定在屋內沒找出什麼有用線索。

「你是在懷疑陸賢侄嗎?簡直胡鬧!」

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縣令斥責手下表現的很憤怒。

看那副氣急模樣,就差讓官差給陸禪磕一個贖罪了。

「不至於,不至於。」

陸禪暗自撇嘴,心中暗道搞得跟真的一樣。

不慌不忙攔住縣令:「伯父無需動怒,這位官爺不過是履行職責罷了。」

「哼,官爺?他也配!一邊兒獃著去。」縣令冷哼一聲,揮手屏退這三個官差。

「伯父消消氣,消消氣。」

這就怎麼說呢,從場面來看。

縣令三言兩語擺個姿態,便成了無錯,還受了委屈的陸禪,反過來要哄着手下犯錯的縣令。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