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沒有那麼難》[修仙沒有那麼難] - 第五章:出乎意料(2)

屑一顧。

陸禪沒有反駁,他的便宜老爹確實雙手沾滿血腥。

可能正如黑衣人首領所說,這就是陸家的報應吧。

不過,江湖中的恩怨情仇,本就複雜紛擾,誰能說清楚對錯呢。

不管如何,黑衣人殺了陸禪全家,他們今晚必須付出代價。

至於自己會不會為此沾染業障,未來也遭遇報復,那不是現在該考慮的事。

陸禪視線掃過雨中六人,最後定格在黑衣人首領身上,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他眼角疤痕上。

兩月前,就是他率領手下滅陸家滿門,這段記憶深深刻在自己腦海。

「呵。」陸禪微微點頭:「你說的也許對,既然如此,我們還是用實力定對錯吧,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不知死活。」

黑衣人首領彷彿聽到什麼天大笑話,仰頭哈哈大笑。

他還當陸禪不過是兩月前,那個有點習武天賦,最多不過三流境界的陸家大少爺。

如果放任其繼續成長,過個十年八年的,自己還會怕。

可現在,才兩個月時間,而且期間這小鬼都在養傷,就算成長了,又能成長到什麼地步?

有一點進步就自滿,不過是年輕人常犯的錯誤罷了。

「乖乖把寶物交出來,我可以考慮讓你死的痛快點兒。」

首領雙手抱胸,他一點也不擔心陸禪能從自己手上跑掉。

他們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造成動靜太大,引起外面官差注意。

「寶物。」

陸禪從懷中取出上生宗令牌,故意在黑衣人首領眼前晃了晃。

「你在說這個?」

「給我!」首領幾乎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身軀一顫,眼神死死盯着令牌,向前踏出一步。

尋找良久,冒風險屠滅陸家滿門,就是為了這個東西。

雖然他沒見過寶物是什麼樣,可令牌一看就不是凡物。

光憑感覺,他敢斷定,這就是那件自己朝思暮想的寶物!

「想要啊,求我啊,跪下給陸家亡魂磕千八百個響頭,興許我一高興,就賞你了呢。」

陸禪收起令牌,看着眼前被貪慾吞噬的黑衣人首領,心中生出一絲感悟。

名聲、不負實華、貪、愛、色。

世間五種苦厄,令人心、神、形、精、身受人間煉獄之刑罰。

可悲、可嘆。

「宰了他!」

既然寶物就在陸禪身上,黑衣人首領不再廢話,下令讓手下動手。

五位手下早就等着呢,得令抽出短刀,一齊向陸禪撲去。

咔嚓——

雷鳴再次響起,一瞬照亮陸禪冷酷面龐。

《摧心掌》,法如其名,雙手動若奔雷,掌勁轟擊內府,摧心毀脈!

內力涌動,陸禪眨眼在五人攻來空檔間一晃而過。

五個手下瞬間靜止,保持朝陸禪攻來姿勢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殺意已起,陸禪不去理會這五人,緩步上前,給黑衣人首領帶來極強壓迫。

首領瞪大雙眼,根本沒看清剛才發生何事。

只看到陸禪身影虛化消失,再次出現,便已來到五個手下身後。

「怎麼可能!!!」黑衣人首領駭然失聲,隔着黑布遮面,依舊能看出他面龐扭曲。

直到陸禪來到他身前,五個手下才盡數倒下,內臟碎片伴隨紅黑色血水滲出嘴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