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沒有那麼難》[修仙沒有那麼難] - 第二章:鍛意經

兩個月來,陸禪對自己目前處境,有個大致認知。

他與這具身體原主人姓名相同。

身為孤兒的前世,因沉迷網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最終猝死在網吧中。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便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胸口很疼,渾身無力。

要不是官差發現及時,自己可能才穿越就已經嗝屁了。

他完全繼承了原身的記憶,雖然原身只是個十歲孩子,但畢竟是陸家長子,還算知道一些東西。

環視四周一圈,見偌大宅院確實只有自己一人。

陸禪邁步走向後院,他知道那些人因何屠殺陸家滿門。

從後院找到一段竹梯,高舉過頭頂,再向堂屋走去。

陸家算是武學世家,陸家主的功力,早些年就入了一流品階。

陸禪學武資質上佳,從懂事開始,就由父親傳授武藝。

別看他年紀雖小,可也習得了一身本領。

要不是那些黑衣人買通內鬼,給陸家上下投毒,不然他們不可能如此輕易得手。

只可恨那個內鬼在事成後,被黑衣人給順手除掉了。

不然說什麼,陸禪都得去找他算賬。

來到堂屋,梯子架在第二根柱子上,陸禪順着梯子爬上橫樑,小心翼翼向一邊走去。

一路向前輕叩房頂磚瓦,他在尋找隱藏暗格。

「有了!」

原身記憶果然不假,一會兒工夫,真給他找到一處敲擊聲沉悶的瓦片。

把瓦片小心揭開,露出腦袋大小的暗格。

裏面有一塊做工精美的令牌、一封書信、還有一卷用黑布包裹的竹簡。

令牌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看不出是什麼材質。

正面一個『生』字,背面一個『仙』字。

兩字周圍雕刻靈獸拱衛,仙草點綴,任誰都能看出這塊令牌不是凡品。

書信用信封裝着,表面無字,暫時看不出裏面內容。

竹簡由黑布簡單包裹,陸禪掀開黑布,一眼就看見封面上三個大字:《鍛意經》

橫樑上不是查看這些東西的地方,確認暗格內再無它物。

陸禪把三樣東西揣入懷中,小心往回走,平穩下到地面。

等在堂屋主位上坐好,陸禪率先打開書信查看。

這封書信是陸家家主,也就是陸禪父親所寫,他認得這個筆跡。

信中內容洋洋洒洒有很多,還附有一張地圖,陸禪看後大致總結了一下:

陸禪他爹年輕時混跡江湖,惹了無數仇家。

有了家室後,便生出了退出江湖的想法,不過這只是他單方面的決定。

仇家可不會因為退隱江湖就放過他。

每每想到此處,陸家主都心中焦慮。

幸好,他這些年江湖也沒白混,早早留下一個後手。

他早年間意外救過一位修士,可惜他不具備靈根資質,無法拜入仙門。

那位修士留下一卷功法,一塊令牌。

如陸家主願意,他的後代中有人能夠修鍊此功法的,可以持令牌,到青要山以北二十里,找上生宗黃清安。

上生宗,取自南斗六星君,上生星君之意。

上生宗對外宣稱自己為上生星君正統傳承,至於是不是真的,那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放下手中書信,陸禪瞭然。

「便宜老爹還有這番機遇,原來,這是個修仙世界。」

明白竹簡與令牌用途,陸禪迫不及待從懷中取出竹簡,隨手扔開黑布佯裝閱讀。

【檢測到《鍛意經》,是否修行?】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