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大師姐不想再短命了》[修仙大師姐不想再短命了] - 第六章 解惑(2)

,以殺戮取樂,毫無道德倫理之說。但他們也是母神的孩子,神對他們依舊心存憐憫。 ”

”要解除金蓮咒的束縛其實很簡單,」無名頓了頓,「只要得到他族子民真心的原諒與祝福,他們就可以踏出結界,到任何一片土地,只是對於他們這一族來說,這幾乎比登天還難。 ”

白舟舟張大了嘴: ”你的意思是……老闆娘? ”

他點點頭以示默認。

”所以說老闆娘感化了老吳,把他帶出了結界,可是他又為什麼要當街殺人?而且還給人下那麼惡毒的靈魂詛咒?好像有血海深仇。 ”

白舟舟百思不得其解。

”他會如此,可不是毫無理由的凶性大發, ”無名轉過身眺望遠處似真似假的群山, ”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你得明白,相比於人族、妖族轉生後會失去前生的記憶,魔族的記憶是可以傳承的。 ”

”我只聽過父母給兒女遺傳雙眼皮單眼皮,記憶也能遺傳? ”白舟舟撓了撓頭,有些迷惑。

”正是這種傳承造就了他們靈魂力量的強悍,而他們繼承了先輩的記憶,也就繼承了先輩的仇恨,在數萬年漫長的歲月里,不甘、屈辱、仇恨,一代接續一代,它們不斷累計、不斷深刻。 ”

白舟舟若有所思。 ”就像我接受了原來的白舟舟的記憶,所以對江越寒總是產生莫名其妙的情感。記憶……本身就是和感情緊密相連的。 ”

”而那個魔修當街殺人,殺的就是萬年前父輩的仇人。 ”

”人可以輪迴轉世忘掉前塵往事,但魔族不可以,再看到與父輩仇人相同的臉,自然當場打擊報復,殺之後快。 ”

”原來……是這樣。 ”白舟舟總算弄清楚了事情的關竅,「怪不得,他當時說什麼以眼還眼……」

”可憐了老闆娘,好好過日子不好嗎?現在留下她一個人該怎麼辦,十方城估計也住不下去了。 ”想到那個嬌弱的老闆娘,白舟舟不由得為她擔心了起來。

”她的摯愛為了恨放下了她,你一個局外人,何必操這份閑心。」

「對人來說,每每重活一世,都要重新耗費時間學習,才能再度變成學者、工匠、商人……而魔族輕而易舉就能得到那些知識和經驗,神給了他們最好的天賦,可他們只用來記住那些最該忘掉的東西,記住只會給人痛苦的恨。你說,這究竟算是神的恩賜,還是神的詛咒?」

他拋出問題,卻不期待白舟舟回答他,自顧自出神。

他望着遠山不知在想什麼,許久之後才輕輕感嘆: ”也許,這個世間,恨總是比愛更加長久。 ”

白舟舟看着日月柔光照射下無名的背影,莫名感受到說不盡的落寞與孤獨。

而那份孤獨卻不是她能夠共享與理解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