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大師姐不想再短命了》[修仙大師姐不想再短命了] - 第五章 戰

遠古時期,母神創造人、妖、魔三族,三分天下,許給他們不同的天資與沃土,降下愛意與祝福。

其中人族最為孱弱,也因此獲得了母神最多的偏愛,得到了最為富庶的中州大地,招致魔族記恨。待母神神隕後,生性狠戾的魔族失去彈壓,掀起戰火,直指天下,要其餘二族為奴。

魔族兇悍非常,以一敵百的戰績並不鮮見。即使妖族與人族聯盟,亦是節節敗退。一時間,天下流血漂櫓,處處墳塋。

兩族只能派出勇士,前往阿詩那婭神山,祈求神啟,得到母神遺留的神器七色金蓮,在神山祭所招來對好戰者的神罰,降下對魔族永生永世的詛咒,最終在荒涼的北漠立起了廣闊的邊界,圈禁了戰敗的魔族。

《神隕紀元史》清清楚楚記載,勇士藉由七色金蓮為魔族以及世世代代的後裔打下的金蓮咒印,那個印記不止是一個標識,更是一柄被折斷的鑰匙,終結了他們離開結界的妄念。數千年間,都沒有魔族能離開北漠。

那眼前這個魔族是怎麼出來的?

在場眾人皆有此疑問,但沒人有空細究。面前的酒樓掌廚老吳一改憨態可掬唯唯諾諾,變得殺氣四溢,原本瘦削的身體開始膨脹,虯結的肌肉撐滿了衣物,眼中散發出癲狂的紅光。

白舟舟心裏警鈴大作,那撲面而來十足的危險氣息讓她的心顫了又顫。

他狂笑不止,原本捏在手中的酒杯化為齏粉,紛紛揚揚灑落,他剛剛還在點頭哈腰向一個人族賠禮道歉。

「又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人族修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又來打擾我的安生日子,真是令人作嘔。」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你又何須裝無辜,快快束手就擒。」江越寒冷冷道。

他表面的神色如往常沒有波瀾,但江越寒心裏並沒有底。此戰生死不定,他沒有十成十帶領大家全身而退的把握。

「好一個天經地義,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殺他就是天經地義!至於你們,也一起去死吧!」老吳咆哮不止,聚爪成刃,朝最近的沈見溪猛衝過來。

沈見溪輕掠幾步,避開正面衝撞,反手將長劍刺入老吳看起來最脆弱的脖頸。未料想,他的肌膚堅硬非常,竟單單留下幾道紅印,連鮮血都未見。

電光火石間,老吳反手握住劍刃,一拳將沈見溪震飛出去。一時間,長劍脫手,沈見溪空手,只能勉強扛下連連重擊。

江越寒趕緊上前施援,凜冽的劍風直指老吳破綻連連的後背,讓沈見溪有稍稍喘息的機會。

連旁觀的白舟舟他們都能看出沈見溪狀態很不對,他後撤的每一步都透着吃力,好似有千鈞重。

沈見溪確實很不舒服,這人周身裹挾的邪祟氣息像一張緻密的網令他窒息、頭暈目眩,滔天恨意與強烈的殺戮**像針一樣扎進他的骨血中,讓他連三成功力都發揮不出來。

唐照月目瞪口呆,她記憶里和江越寒不相上下的沈見溪竟毫無還手之力。白舟舟忙着拖暈倒的兩名弟子到結界外,方才戰鬥剛剛打響,兩個弱雞弟子就被老吳一爪拍暈一個,倒在戰場**。

許是因為實力太差,唐照月和白舟舟被江越寒擋在了結界外,甚至沒有直接動手的機會,只能苟在邊緣,施展遠程法術助陣。

不知是不是受原來的白舟舟影響,她心急如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