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戰神當贅婿》[修羅戰神當贅婿] - 第六章 因為你是個廢物

  偌大的環球大廈,不及走近便已感到,威懾和壓力,內部的裝飾奢華到令人咂舌,每一件的擺飾都價值不菲,彰顯着主人的身份和品味。

  十幾位穿着同樣黑色西裝的男男女女,肅聲閉氣地站在那裡。

  蕭宛如見狀不由地心裏暗嘆:「環球集團還真的是有錢啊!」

  葉塵和蕭宛如被請進了一間辦公室,足足一百多平的辦公室,全部都是高檔傢具,散發幽幽的檀香。

  一個偌大的古董架上,擺着幾十件古玩,有瓷器和青銅,還有當今已,是十分罕見的翡翠種類。

  葉塵遠遠一看便知道,那是價值不菲之物。

  辦公室的後牆上掛着一副人物肖像,眼角眉梢透着風情和嫵媚,嘴角勾勒着一絲絲淺淺的笑意,正是今天晚上那個紅衣女子的模樣。

  葉塵走近窗戶敲了敲特製的防彈玻璃,心裏對仇天紅產生了,一絲絲的好奇。

  正在思緒萬千之間,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一個女子款款而進,此人正是仇天紅。

  僅僅兩個小時多的時間,仇天紅似乎憔悴了很多,哀傷的眼神,卻憑添一種凄美的感覺。

  看見葉塵,仇天紅不由地眼睛一紅:「對不起恩人,剛才是我不好,我錯怪了你。」

  說著用手去擦拭眼淚。

  叱詫商海的女強人,居然在葉塵面前,像一個溫柔的無依無靠的小姑娘。

  「仇總,你叫我葉塵就好了,不用叫恩人,我,我擔當不起。」葉塵連忙說道。

  「你救了我爺爺就是我的恩人,你知道嗎?他是我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說著仇天紅眼淚滾落下來。

  「我今天居然還不知道好歹的打了你,我。」仇天紅抓起葉塵的手,就要打自己。

  葉塵連忙抓住仇天紅的手:「仇總真的沒事的,當時的情況,我理解你。」

  「你爺爺現在怎麼樣了?」

  「已經清醒過來,暫時沒有什麼大礙,葉塵老弟,謝謝你,你真的是個大好人,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仇天紅並沒有掙脫葉塵,而是抬頭望着葉塵。

  仇天紅從小和爺爺相依為命,在商海沉浮那麼多年。

  從來沒有想到這個世界上,還有第二個人可以要自己,完全放下所有偽裝。

  看見葉塵和仇天紅,那麼情誼綿綿的樣子,蕭宛如不由得心裏不是滋味。

  蕭宛如輕聲說道:「仇總,要是你爺爺沒有什麼事情了,那我們就回去了。」

  「是這樣的葉塵老弟,爺爺自打上年開始,就精神一直不好,在這以前身體一直很健壯,無緣無故的沒有了精神消瘦下去,經常會出現昏厥的現象,最近也越來越頻繁嚴重了。」

  「也看了好多醫生都瞧不出什麼毛病,然後昨天病情突然加重,葉老弟,昨天我看見你給爺爺治病,用的手段似乎和平常醫生不同,我想請你,可不可以給爺爺好好診斷一下。」

  說完看着葉塵的眼睛又紅了起來。

  「對不起,仇總,其實葉塵壓根不會看病,昨天不過是運氣好罷了,你可千萬不能相信他。」蕭宛如見狀連忙阻止到。

  蕭宛如不是不想幫忙,而是她自己葉塵完全不會醫術,所以她不能讓葉塵耽誤人家老人的病情。

  「仇總,宛如說的對,我不是醫生,也沒有學過醫。」葉塵也老實回答道。

  聽到這裡,仇天紅身子一震,低下頭,眼淚便滴落下來。

  若是論起,蕭宛如是冰山美人一般的清冷之美。

  而仇天紅絕世容顏,卻帶着成熟的嫵媚,悲痛之間不禁惹人憐惜。

  葉塵看到這裡,話鋒一轉:「不過你要是信的過我,我願意嘗試一下,因為我還是有一點心得的,希望可以幫助到你。」

  「我願意,我當然願意。」仇天紅雙眼明亮起來,她的心裏,對葉塵有着莫名的信任。

  「葉塵你要幹嘛?」蕭宛如低聲吼道。蕭宛如感覺葉塵這個混蛋在和自己賭氣。

  「仇總,請把病人接到這裡可以嗎?畢竟醫院不方便咱們救治,還有我需要一盒針灸的銀針。」葉塵對仇天紅說道。

  畢竟自己曾經見過仇老一面,對仇老的病情也大概了解一些,所以葉塵他感覺自己胸有成竹。

  仇天紅點點頭:「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