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戰神當贅婿》[修羅戰神當贅婿] - 第五章 讓你看看真假

  眾人聽了王宇的話,感覺很有道理,開始慢慢反應過來,開始改變立場,紛紛搖頭。

  感覺葉塵這樣的出身,和地位的確對古董,不可能有什麼研究。

  「嗯,王宇這孩子,這麼有成就,真的不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情。」

  「呵呵,葉塵為了面子亂說,也可以理解。」

  王宇拉着葉塵不依不饒的說道:「我朋友可是海市古董協會的,怎麼可能賣假貨給我。」

  「你們看,這是我的轉賬手續。」說著王宇拿出了手機給眾人看。

  「果然是真的。」眾人點頭道,並對葉塵投去了鄙視的目光。

  「王宇,別管這樣的人說什麼了,現在不是都明白了嗎?」林淑麗冷笑道。

  葉塵淡淡一笑:「我沒有說你騙人,我說鐲子是假的。」

  「你!」王宇臉色陰沉,兩眼陰冷地看着葉塵。

  這個軟飯男,現在還在詆毀我的手鐲!

  這時丈母娘林淑嬌,推開蕭宛如正在拉着葉塵勸阻的手:「你個窩囊廢,真的是受夠你了!自己買不起就算了,幹嘛老是詆毀人家呢?真是丟死人了。」

  葉塵並不反駁,淡淡說道:「這手鐲不光是贗品還是最低級的民仿,景泰藍始於羅馬皇帝亞歷山大,忽必烈西征時傳入中原,盛於宣德年間,到康乾三代達到頂峰。」

  「製作工藝複雜,經過錘胎,掐絲,填料,燒結,磨光,鎏金等多項工藝。」

  「對每一項工藝要求極高,稍有不慎就會前功盡棄,功虧一簣!」

  眾人聽到這樣精彩講解,都聽得入神。

  「那你說說這個鐲子,怎麼就是假的了?」

  「就是啊!還是民仿?」

  「對!拿出證據!」

  葉塵把林淑麗手上的手鐲輕輕一捋,拿到手中,將手鐲舉起。

  「大明景泰藍從宣德開始,所用的填充的釉料,採用的都是極其珍貴的綠松石,而這種綠松石到了乾隆之後便已經絕跡。」

  說道這裡葉塵拿起一把小刀,在手鐲暗處輕輕刮下一毫米的顏料來。

  「你自己來看不是普通的釉料?」葉塵對王宇說道。

  王宇打起了手電筒,看着釉料,心裏泛起一陣不祥。

  但是還是咬牙硬挺着叫道:「你憑什麼說這是民仿。」

  葉塵冷漠地看了王宇一眼:「所謂仿製中,以民仿最差,也就是騙騙你這樣的海歸派!高級知識分子。」

  「景泰藍最為關鍵的一道工序,就是掐絲,也就是用銅絲圈作花紋,在填入顏色燒制,可是民仿做工低劣,所以用鐵絲鋼絲代替銅絲。」

  「所以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可以明天去找人看看,你手鐲的材質即可。」

  這時,眾多的親戚也紛紛查看起來。

  下一刻,眾人驚呼起來。

  「卧槽!真的是假的,笑死我了。」

  「真的是假貨啊?」

  眾人看向王宇,眼神帶着古怪。

  就連林淑麗也怔怔的看着王宇,不知道說什麼好。

  王宇也是臉色大變。

  看見眾人這樣看着他,不由得神情驚慌起來,大喊道:「不可能!葉塵你這個廢物!你敢污衊我!」

  葉塵淡然一笑:「好吧,我剛才忘記告訴你,在手鐲的暗扣右側深處,印有英文字母34,我想應該是貨物的批號,你可以看看,你總不會說,那會的人們就會用英文字母了吧?」

  「哈哈。」頓時眾人鬨笑起來。

  葉塵只是看不慣林淑麗和王宇的囂張無理。

  想教訓一下他們就是了,沒並有想把她們,最後的遮羞布,都給扯下來,給大家留個懸念就好了。

  可是想不到,王宇居然還是不依不饒,只好沒有辦法地扒下了王宇僅存的小褲衩。

  王宇趕緊拿起手鐲,尋找葉塵所說的字母批號。

  突然王宇像遭到電擊一樣癱軟的坐在椅子上,因為他看見那個鐲子的暗扣處,真的有個小小的字母。

  望着這個手鐲,王宇感到腦海一片空白,眼神獃滯。

  感覺自己既貪心,又愚蠢。

  「不可能,不可能!」王宇神情獃滯,喃喃自語。

  明明是好朋友,從一個敗家子手裡給自己淘來的。

  據說這個人祖上是大藏家,因為缺錢所以才便宜賣給自己。

  不然的話,據說這隻手鐲的價值在五六十萬呢。

  想到這裡王宇感覺自己像個大傻子,居然還一個勁地和人家道人情,人家竟然幫自己買了個假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