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戰神當贅婿》[修羅戰神當贅婿] - 第二章 信不信我廢了你

  他推開母親張蘭的病房門,看着媽媽骨瘦如柴,雙眼緊閉,眼窩深陷,一片漆黑,雙眉不時地顫抖,似乎很是痛苦。

  葉凡將左手放在她的胃部位置。

  「多年操勞,飲食不準,風寒侵蝕,導致的胃部腫瘤惡變。」

  葉塵感知到腦海中的信息,心念微微一動,運動真氣。

  頓時一股暖流,在張蘭的胃部慢慢升騰,貫穿到全身的經絡,無數的細胞煥發出生機,開始像千軍萬馬在廝殺,捍衛城池。

  「兒子」

  不多久張蘭一聲輕微的呼喚。

  「媽。」葉塵下意識地喊道。

  張蘭緩緩睜開雙眼,蒼白的臉色多了一抹紅潤。

  「我餓了,兒子。」

  葉塵不由得眼角濕潤,閉上了眼睛,緊緊地咬着牙,此時重生的自己,肩上背負了責任和媽媽的希望。

  不一會葉塵端來一碗小米粥,小心翼翼地喂媽媽吃下去,吃下東西的張蘭,臉上漸漸紅潤了起來。

  張蘭不由感嘆,這是半年來,第一次有胃口吃東西。

  吃完以後葉塵喊來了醫生,一番檢查,讓醫生大驚失色。

  「這怎麼可能?」

  醫生驚嘆地望着張蘭,這可是剛剛下過病危通知書的病人啊!

  張蘭聽說自己沒有什麼大礙,無論如何嚷嚷着要出院。

  張蘭心裏明白這一年拖累孩子太多了,嘴上卻說:「在這裡住怕了,想家了。」

  葉塵拗不過她,心裏也知道,自己完全可以治好張蘭的病,就去辦理了出院手續。

  辦完手續,賬戶的錢,正好足夠結清住院的費用,蕭宛如給的銀行卡根本沒有用上。

  葉塵慎重的裝好那張卡,心裏對蕭宛如升起一絲的暖流,在葉塵的認知里,曾經在這個身體里,蕭宛如有着舉足輕重的分量。

  葉塵收拾好東西,攙扶着媽媽剛走到醫院大門時,一輛價值不菲的豪車,迎面飛馳而來。

  又快又猛。

  「啊!」

  張蘭看見迎面而來的飛車,不由的驚叫一聲險些倒在地上。

  此時豪車就在和葉塵及張蘭,相差不足五公分的時候,才嘎然剎住。

  「嘎。」

  「哈哈。好怕怕啊!好刺激!」車上傳來放蕩的歡呼聲。

  全然不顧車前,險些嚇昏的老人。

  「媽,媽你沒事吧?」葉塵連忙將老人扶助,輕撫着張蘭的前胸,幫助她順氣。

  此時豪車上下來一個紋身的青年:「找死啊!敢擋高升少爺的路?」

  接着高升和孟靜也從車上下來。

  「吆,這不是葉塵嗎?你小子還沒有死呢?又出來蹦躂!」高升看見是葉塵,馬上開始皮笑肉不笑地奚落起來。

  「是啊!升哥,我看這小子一天不找你收拾他,他就難受!哈哈哈。」

  「你媽出院了啊?是不是借不到錢回家等死啊!」

  葉塵看見高升幾個人,想起就在昨天,就是他們將自己,像一條死狗一樣扔在大街上,還是路過的好心人,幫忙打的120。

  葉塵聲音低沉:「高升,你敢咒我媽,你找死?」

  「找死?你他媽算什麼東西?老子弄死你就像弄死一隻螞蟻!」高升叉着滿是紋身的肥腰,晃着腦袋囂張道。

  就在此時又有兩輛豪車飛奔過來,看見這樣的場面都下車,站在高升的身後,形成一個扇子型。

  紋身的那個青年附和道:「昨天挨打不夠是不是?要不要弟兄們再送你一程,大不了贊助你們兩口棺材。」

  幾個漂亮的女伴也跟着叫囂。

  「要他跪下,磕頭,道歉!」

  葉塵聞言眼神一寒,環顧一周,雖然孟靜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冷,但是葉塵看過她的時候,眼裡閃過一絲嫌棄和鄙夷。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葉塵冷道。

  高升冷笑一聲:「哼!老子今天就欺負你怎麼了?」

  幾名跟班抽出了合金鋼棒球棍,扭着脖子包圍了葉塵。

  孟靜聲音淡漠:「葉塵,你就別不知道好歹了,快點磕頭道歉吧,升哥不是你能招惹的。」

  「高公子,萬事好商量,給我老婆子一個面子,不要跟葉塵一般見識。」張蘭一邊死死拉住葉塵,一邊陪笑臉。

  「你大人有大量,葉塵不懂事你放他一馬吧。」

  「給你面子?你算個什麼東西!你個老乞婆!」說完掄起巴掌,就要衝着張蘭臉上呼來。

  孟靜對葉塵的勸阻,在高升聽來,那是舊情難忘的關心,所以頓時怒從心起。

  可是令高升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此時高升抬起的胳膊,在半空中嘎然僵住,高升驚愕的看去。

  葉塵眼神冰冷地看着自己,眼神中居然透出一股,讓高升膽怯的寒意。

  「這樣對我媽,你是不是找死?」葉塵的語氣像是從牙縫中迸射出來。

  看到葉塵的倔強,孟靜很是生氣:「葉塵,你真的是逞能是不是?升哥也是你們母子能得罪的嗎?」

  在孟靜這些人看來,這種粗魯和無理,都不算是侮辱,別人就應該逆來順受,就應該被他們嘲笑,欺凌,不能反抗和拒絕,因為你是一個沒有選擇的小人物。

  「快點跪下!給你機會你居然還敢拒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