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途天下/雄途天下》[雄途天下/雄途天下] - 第5章 陌生來電

教育局不算什麼高級別的單位,除了幾個局長,其他的部門一般都是科長、副科長和科員同在一間辦公室。
沒事的時候,大眼瞪小眼,或者一杯清茶一份報紙耗上半天。

葉興盛站回辦公室門口,發現自己的辦公桌桌面什麼都沒有,抽屜是打開的,裏面空空如也。
自己的辦公用品哪兒去了?誰動了自己的辦公用品?

「葉科長,是這麼回事……」科員許文躍見葉興盛一臉困惑,微笑地解釋說:「剛才,郝科長跟我說,你將要下鄉開展幫扶活動,然後,咱們科將調到市三中的副校長到咱們科工作,讓我給準備一張辦公桌。
郝科長說了,反正葉科長你馬上要下鄉,乾脆就把你的辦公桌給那名副校長用。

葉興盛一聽,氣不打一處來。
一個下鄉,一個上調,章子梅的意思不用說都知道,她這是打算將他永遠留在下鄉了。

教育局正局長馬家興馬上要退休,教育局人人都在傳,章子梅將接替趙家旺由副轉正。
真是這樣,只要章子梅在任上,絕口不提調回來之事,他葉興盛別想回來。
萬一章子梅當個十年八年教育局一把手,十年八年後,誰還會記得他這麼個人事科副科長?

誠然,章子梅無法撤銷他的官職,即便下鄉幫扶,他葉興盛仍然是副科級別。
但是鄉下條件艱苦,根本沒有任何**和福利可言,只能拿死工資。
最主要的是,他陞官的希望更加渺茫無望。

葉興盛不甘心就這麼被「流放」,他打算給市委組織部寫信反應自己的問題。
不管怎麼說,他好歹是個副科幹部,章子梅將他下放的鄉村,是公報私仇,不利於幹部的提拔和培養。

見葉興盛一臉落寞,許文躍走到門口,探頭往外看了看,確定沒人後,才把門關上,小聲地問道:「葉科長,你是不是得罪章局長了?」

許文躍前年才考上公務員到人事科上班,葉興盛從來沒對他發過脾氣,他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都悉心教導,兩人關係處得還不錯。
葉興盛知道,許文躍對他沒有惡意,相反地,這是關心他。

葉興盛沒有回答許文躍,而是反問道:「你從哪裡打聽到的?」

「葉科長,這事局裡的人都在傳呢,哪兒用得着打聽?」許文躍說。

「哦,他們還說什麼了?」葉興盛有些意外,這事怎麼這麼快就傳開了?

「沒了!」許文躍搖搖頭。

葉興盛略微想了想,大概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準是章子梅召集幹部開會並點名要他下鄉,才引起別人的懷疑和議論的。
至於他倆那天的事,只要他不說出去,章子梅自己絕對不會傻到自己宣揚出去。
他自己也不敢說,否則的話,章子梅豁出去把他告上法庭,他有可能鋃鐺入獄!

章子梅到底是副局長,官比他大,胳膊拗不過大腿,既然局裡已經開會討論過,局面已無法挽回,還是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葉興盛輕輕嘆息了一聲,轉身要走,許文躍一把將他拽住:「葉科長,你是怎麼得罪章局長的?」

雖說兩人關係不錯,許文躍這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態度還是讓葉興盛不滿。
他都那樣了,許文躍還可勁地打探他的**,滿足他的窺探願望,這也太過分了!

葉興盛不滿地看了許文躍一眼,一言不發,推開許文躍的手,轉身要想走。

不曾想,許文躍又將他給拽住:「葉科長,您先別急着走啊!」

葉興盛按捺不住了,生氣地說:「小許,有些話你該問才問,不該問就閉嘴!你做好你自己的工作就是了,問那麼多廢話幹嗎?」

「葉科長,您誤會我了!」許文躍把聲音壓得很低:「我是想幫幫你!」

「幫我?」葉興盛一臉困惑,許文躍只不過是個普通科員,手上一點權力都沒有,他能幫他?開玩笑吧,他?

「是這樣的,葉科長!」許文躍從葉興盛里看到了不信任,趕忙解釋說:「您為人熱情、誠懇,工作勤勤懇懇,是咱們教育局裡的大好人。
說真的,您被下放到鄉村,我們都很難過和不舍。
您告訴我原因,我和幾個要好的同事一起給市委組織部寫信反映此事,爭取把你留下來!」

葉興盛沒料到許文躍會有這種想法,心裏很感動。
要不是平時,他古道熱腸,誠懇待人,許文躍斷然不會對他這麼好的。
可是,他哪兒敢把他意外上了章子梅的事兒告訴許文躍?這事要是傳到章子梅耳朵里,她非跟他來個魚死網破不可。
她要是把他告上法庭並贏了關係,等待他的將是滅頂之災啊!到時候,被除去公務員身份不說,還將坐大牢!

葉興盛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