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歸期》[星星的歸期] - 星星的歸期第4章  

《星星的歸期》完結小說很多朋友不知道主角(沈陵趙爾綺)小說在哪看,這本書叫《星星的歸期》。
精彩內容閱讀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
簡介:人家都是花錢把人從牢里往外撈,沈二少爺是花錢送我去蹲大獄。
可惜他太有錢了,可幸柳絲絲的駕駛手藝不怎麼樣所以那夜大雨她開得不快,總之人家腿斷了兩條,但是沈家給的錢能讓他躺在床上舒舒服服過完下半生,所以諒解書很容易就下來了。
…人家都是花錢把人從牢里往外撈,沈二少爺是花錢送我去蹲大獄。
可惜他太有錢了,可幸柳絲絲的駕駛手藝不怎麼樣所以那夜大雨她開得不快,總之人家腿斷了兩條,但是沈家給的錢能讓他躺在床上舒舒服服過完下半生,所以諒解書很容易就下來了。
所以我居然沒一蹲大獄就獄底蹲穿,只是判了幾個月,還能緩刑。
這時候我已經拘留十來天了,渾身髒得看不出來是個人形。
當庭宣判前我才洗上澡,等我乾乾淨淨清清爽爽地準備走上被告席的時候,不由得下意識對第一排的兩人微笑起來。
沈陵愣了一下,他似乎想說什麼,但是還是沉默。
而柳絲絲表情僵硬地看着我,竭力按捺着自己那點兒屬於真兇獨有的恐懼和逃過一難的欣喜,她緊張地絞着手裡的裙擺,怯懦又得意,最終只是也回了我一個僵硬的微笑。
我不由得為這個天真的笑容駐足,柔聲叫她的名字:「柳二條,我該誇你長進,還是誇你一如既往?
」看見我腳步停下,柳絲絲笑容里的恐懼就輕而易舉徹底壓垮了欣喜,她恨我的駐足,她容不得一絲一毫我的臨場發揮。
因為她怕我翻供。
恐懼讓她嗓音微微變尖,她並不對我說話而是呵斥法警:「——快帶她去啊!
怎麼不走了!
」我無辜地看着他們:「大姐,我又不是上刑台,你這麼容不得我嗎?
」柳絲絲是真的全心全意希望我現在上的就是刑台,她死死地絞着裙角卻無計可施,只能焦躁地低聲:「……沈哥哥,沈哥哥!
」沈陵沒有反應。
直到柳絲絲實在難耐到了極點,伸手表面撒嬌實則催促地推他的胳膊,他才反應過來——沈老闆難得一次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微微恍惚:「嗯?
」「沒什麼。
」我對他們又笑了一下,抬腳從容走向被告席,「一碼歸一碼,大家誰也別後悔。
」「……一分不會少的!
」柳絲絲到底是心慌,她着急忙慌地攆我,又怕被人知道了內情而遮遮掩掩,「不擔心!
不後悔!

」「只是錢而已!
」她還要更加緊張地說,「你既然只要錢……那沈哥哥原來說娶你自然也不算數了!
」「你已經……這樣了,哪裡還能當沈家的太太!
」我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只能感嘆:「柳二條,旁人都是過完河再拆橋,你這是河都只過一半也不管、當場先干翻了再說啊?
」這話不能聊了,再聊指不定旁邊記者吃完法庭的瓜還能順手再爆個「驚,兩女爭夫,天才少女設計師為哪般」的新聞出來月底沖業績。
我健步上了被告席,安靜而立地站在那裡等待宣判。
法官看上去年紀尚輕,竭力繃著嚴肅的臉,推一推自己的黑框眼鏡,用力一敲法槌,才拿着文件稿開始念:「通過剛才的法庭審理,本法庭聽取了被告人趙爾綺的供述,辯解以及最後陳述,公訴人提請出庭的證人當庭做了證,公訴人向法庭宣讀出示了有關的證據材料,控辯雙方對證據進行了質證,並在法庭辯論階段充分闡述了各自的辯論意見。
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認真評議,合議庭對經評議後認為,證人當庭所做的證言及公訴人在當庭出示宣讀的未到庭證人證言等證據材料,形式來源合法,內容相互印證,能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