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滿釋放的落魄千金》[刑滿釋放的落魄千金] - 第2章 新生!眼前

1

趙栩然逃出李少涵的視線之後,鬆了一口氣,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她環顧四周,一時間竟不知自己身處何處,只有街邊的一家理髮沙龍還是老樣子,餐廳的川菜館現在也換了招牌,改做西式簡餐。

她怯怯地走進店裡,卻找不到菜單,店員讓她掃碼點單,她只能窘迫地表示:「我…我沒有手機。」店員自然地給她遞上了平板電腦,上面是琳琅滿目的菜單。此刻的她,竟然有些無所適從。裏面的粗茶淡飯,連吃飯都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她如同報復一般,瘋狂地點擊着平板,似乎要把這四年沒吃過的好東西都吃一遍。她將平板還給了店員,店員不可置信地問她是一個人用餐嗎,她點了點頭,還用口袋的現金買了單,這一舉動讓旁人目瞪口呆,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小姑娘居然沒有手機、一個人點一大桌子菜、還用現金買單。

餐館裏的顧客來來往往,有父母帶着孩子、有情侶約會、有上班族、邊上還有一個網紅在做吃播。趙栩然愣愣地看着四周,四年了,科技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讓她跟不上腳步,她一時有些無所適從,她看着自己手裡的現金,想着是不是要去先買個手機。現在的iPhone都出到14了,她進去的時候,用的還是iPhone X,此前的iPhone從來都沒有超過一萬塊錢,那時候的她也不知道柴米油鹽貴,現在一切都變了。

黑椒牛柳、意大利麵、烤雞翅、焗飯……一桌子菜一轟隆上來,趙栩然拿起刀叉,狼吞虎咽吃了起來,與其說她在品嘗食物,不如說她在痛享自由。

這時候,邊上突然傳來「撕拉」一聲,接着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糟了。」趙栩然停下動作,順着聲音往邊上看去,方才做直播的網紅裙角被桌子勾住,現在正在和店員喋喋不休地爭吵起來。雖然店長表示願意賠償網紅的衣服修繕,但是網紅卻不斷強調自己下午還有個街拍直播,要求賠償誤工費,兩邊爭執不下,網紅甚至高舉手機全程直播。

巨大的聲響徹底影響了趙栩然的食慾,她看了看網紅撕壞的裙角,白色的連衣過膝紗裙,原本是一件不錯的設計,但是網紅胸大腰細、臀寬,身高又不算高,過長的紗裙反倒讓她顯得下身臃腫。趙栩然放下了刀叉,拿起紙巾擦了擦嘴,走了過去。

「這件裙子本來就不太適合你。」趙栩然對着網紅說。網紅:「你是誰?」趙栩然:「這不重要,你聲音太大了,邊上還有這麼多人在吃飯,要是不介意,我替你改改吧。」網紅不可置信地看着趙栩然:「我憑什麼相信你?這件裙子可是簡言的呢!要是弄壞了,你賠得起嗎?」「簡言?」趙栩然聽到這兩個字冷冷一笑,「除了簡言本人,沒人比我更懂這個牌子。」

趙栩然一把抓起網紅的手,把她拉到了角落,然後讓店員拿來剪刀,按照裙角撕裂的形狀,三下五除二就裁剪出一個新的樣式。「好了。」趙栩然放下剪刀,回到座位上繼續吃飯。

網紅的紗裙的造型成了一個不規則的斜角式,從大腿斜下膝蓋。網紅的新造型瞬間讓人眼前一亮,邊上圍觀的人們紛紛讚歎。直播觀眾紛紛在彈幕上留言「666……」「太牛了……」

網紅回過神來,追到趙栩然桌邊想要採訪她的時候,趙栩然悠悠回答:「我吃飯的時候不想有人打擾。」網紅還想約她幫自己改私服,她直接一句話回絕:「不好意思,我趕時間,我早上剛出獄,現在要去派出所報到。」

趙栩然扔下一句話,冷冷離開,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這姑娘坐過牢啊?」「早上剛放出來難怪沒手機。」彈幕紛紛留言「好颯啊!」甚至有人已經開始直呼「老公!」

2

趙栩然先到一個派出所進行了身份,而後穿過一個彎彎曲曲的小巷,來到一間破舊的廠房前,這是一個修車廠。她走了進去。一個滿手機油的大哥,正在費力地挪動報廢的車頭,「讓一讓,姑娘。」趙栩然在一群修車工中不斷找尋着自己熟悉的身影。

「有個人借了我一本《禪與摩托車維修技術》,來還書!」趙栩然開口喊道。

話音剛落,便有一個腦袋從一輛車底探了出來:「出來了啊?」這人便是楊力瀾。雖然是個姑娘,卻成天一副中性打扮,愛穿搖滾馬甲,騎摩托。當年因為被前任騙着做了幾年的傳銷,但是沒人知道她的前任是男是女。每次趙栩然想問的時候,她總會刻意靠近她,故作曖昧地問道:「怎麼?怕我愛上你啊?兔子不吃窩邊草!」

楊力瀾的長相俊朗,現在配着莫西干髮型,一時間還真的會被誤認為是翩翩少年。她比趙栩然年長几歲,當時的她是班長。趙栩然進去的時候,由她負責給登記個人信息,教她牙刷怎麼放、毛巾怎麼疊,裏面大大小小的起居條例都是楊力瀾教給她的。起初的幾天,趙栩然什麼都不吃,心想着餓死算了,最後是楊力瀾掰開她的嘴硬塞給她的吃,還往裡灌水,差點把她噎死。楊力瀾告訴她,進來就好好改正,出去重新做人!你要是該死,法律早判你死刑了!

在楊力瀾的鼓舞下,趙栩然開始習慣裏面的生活,重新規劃自己的人生。後來楊力瀾出來了,時不時會回去看她,讓她出來就來找她。

楊力瀾把趙栩然帶到邊上,問她接下來準備做什麼?趙栩然表示自己想和她學修車。楊力瀾差點把扳手砸在她身上:「別鬧!這不是你能幹的活,設計衣服才是!」趙栩然卻說:「哪有那麼容易。我有點害怕,不知道怎麼面對我媽和設計。」楊力瀾心疼地摟摟她的肩膀:「你和我不一樣,我從小長在孤兒院,你至少還有媽媽。你天生就是做設計的料,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不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