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部尚書家的二公子》[刑部尚書家的二公子] - 第5章

出黑色。
這粥有毒,要不是我莫名其妙打翻了這碗粥,如今我已經死了。
今天的祭祀因為我出了差錯,哪怕我死了,也不會有人詳細調查,多半一句畏罪自殺就搪塞過去了。
嫡姐在給我下毒的時候臉上仍然帶着笑,溫和的笑,讓我有些毛骨悚然。
「聖女,二郡主,你們還好嗎?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此大的動靜已經驚動了負責行宮守衛的御林軍,如今大批御林軍聚在門外,正在着急地拍門。
我眼睜睜看着嫡姐伸手打翻了桌上的燭台,跪坐在地上,一臉傷痛的模樣:「玥玥……玥玥,你竟然要殺我……」她那雙怨毒的眸子緊緊盯着我,像是恨極了我剛才居然沒有喝下那碗粥,她恨不得生吞活剝了我。
聽到嫡姐的痛哭,外面的御林軍一起涌了進來,見到嫡姐失落地跌坐在地上,紛紛把矛頭對準了我。
她恨我是應該的,但我不明白,她為什麼之前待我那麼好,帶我進神明殿,現在卻要置我於死地。
我破壞了這次祭祀,還意圖謀害聖女。
一方是南望國德高望重的聖女,另一方是京城有名的霉星。
沒有人聽我解釋,我成了南望國如今最大的罪人。
(五)行宮的地牢滿都是濕冷,我的手上和腳上都掛着玄鐵的鐐銬,壓得我難以行動。
我也不想行動,我靠牆蹲坐着,緊緊把自己縮成一團。
就連最關注最心疼我的嫡姐,居然也都是假的嗎?
「別哭。」
帶着微微嘆氣的聲音進入我的耳畔。
我抬起頭來,原本空無一人的牢房之內多了一個人。
這是個金髮白袍的男人,身形高大,容貌俊郎,彷彿自帶着一種高高在上的氣質,與周圍污濁的環境格格不入。
「你怎麼進來的?」
我看了看地牢門口的守衛,他正趴在桌上熟睡着。
他眨巴眨巴眼睛,然後咧嘴露出個賤兮兮的笑:「我是神明,我自然能進來。」
這個笑瞬間就讓他的高高在上破功了,要是這麼賤兮兮的人都能當神明,那天道可能是瞎了眼了。
他俯身在我面前單膝跪了下來,金色的發順着肩頭傾瀉而下,我和他對視的瞬間發現他那雙眸子彷彿也泛着淡淡的金光,若不是笑得就是一臉欠揍的樣子,是真的好看得恍如神明。
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人,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