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重生之亂世桃花》[西門重生之亂世桃花] - 第8章 打醬油(二)(2)

「快把這張紙給我?」

誰知道傻大慶看看紙,再看看他,竟然把保證書裝到了褲兜里。

西門大慶心想,有了這張保證書,就不怕你老烏龜以後不聽我的話。

陶天貴臉都綠了,脫了鞋,拿在手裡來打傻大慶。無奈他年老力衰,大慶年輕氣壯,又身材高大,轉了幾圈,一屁股坐在地上。

但是保證書勝過性命,陶天貴坐在地上,用手死死抓着傻大慶的褲子,生怕他跑出去,把自己的醜事宣揚了。

陶花看見這幅場景,不由笑得花枝亂顫。

西門大慶看見陶花春光外泄,風艷無邊,心中一動,這樣的女人在面前,怎麼能不撩?想到這裡,轉身正面陶花,見陶天貴緊緊抓着自己的褲子,於是輕輕一抖,他那本來就不結實的腰帶便松落了。

陶花看見陶天貴像個賴皮一樣,竟然坐在地上把傻大慶的褲子抓了下來,正欲哈哈大笑,下一秒便震驚了眼球,再也笑不出來了。

天哪,她看到了什麼?男人的褲子掉了,自然是看到鳥,可是……這也太大了吧?!這,還是疲軟狀態下,要是大起來,天哪……那是什麼感覺???!!!

陶花忽然覺得心口嘭嘭跳了起來。

西門大慶把她的反應收在眼底,心中樂開了花,知道眼前這個風情的寡婦,早晚逃不了自己手掌心了。想着將這匹性感的母馬駕馭在胯下,那東西有點抬頭了。

陶花捂住了嘴,早都亂了方寸。

陶天貴差點被棒槌甩到臉上,頓時心如死灰。穿上褲子,男人靠地位和財富論英雄;脫了褲子,再高的地位再多的財富,也不如長一寸、粗一分帶來的自信。他黑着臉,爬起來便走。

「站住!」看見陶天貴要走,陶花可不幹了,「保證書呢?再寫一份給我!」

陶天貴沒好氣的道:「找傻大慶要!」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西門大慶站在那裡,看着陶花,它跨下也看着陶花,獃獃的樣子,似乎真的是傻子。

陶花已經渾身無力,扶着桌子站起來,隨便從箱子里拿了一根長長的腰帶,扔給傻大慶,嗔道:「快提上褲子吧,像什麼樣子……」忍不住瞄了一眼,咬了咬嘴唇,啞聲道:「真是個傻子……可惜是個傻子……」

西門大慶嘿嘿一笑,朝陶花走了過來,傻傻的說:「我不會提褲。」

陶花心口亂跳,生怕這時候有人進來看見,咬了咬牙,彎下腰,顫抖着手幫大慶把褲子提了上來。近距離接觸,更加震撼心靈。

西門大慶看着陶花在自己面前彎下腰,忍不住跳了一下,差點打到陶花的臉上,又惹來她低聲驚呼。此時此刻,真想把這個寡婦一支花就地正法啊,可是看看自己手裡的瓶子,最終又忍住。

再說了,好飯不怕晚,他突然很享受這種調戲的感覺。

好容易把褲子提上,陶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濕透了,見西門大慶還是看着自己,忍不住無力的道:「還想幹嘛?」

西門大慶晃了晃手中的瓶子,無辜的道:「打醬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