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門重生之亂世桃花》[西門重生之亂世桃花] - 第8章 打醬油(二)

西門大慶心裏一動,急忙湊到門縫上往裡看,見陶花一手叉着腰,一條腿抬起來蹬在桌上,另只手拿着個圓扇子,一邊扇,一邊想着台詞。

再往下看,村長陶天貴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蹲在桌子邊,一臉的汗,正按照陶花念的台詞,一字不錯的寫保證書。

西門大慶差點放聲大笑。事情很明了,陶天貴這老烏龜欺負柳茹不成,**難平,大白天跑到小賣部來調戲寡婦老闆娘了。只是他雖然自恃身份,陶花卻不買他村長的帳,不但沒有得逞,還被威脅要把事情鬧出去,讓陶天貴從此無法在村裡立足。

無奈之下,只能同意寫個保證書,交給陶花保管,作為把柄。

西門大慶一邊幸災樂禍,一邊又被陶花的美色吸引。不得不說,這女人真浪啊。沒人敢像她這樣,穿着裙子還翹起一條腿,可是不得不說,這腿又白有直,順着小腿往上,讓人對大腿的風景想入非非。

更要命的是,她上身衣服的領子開的很低,扇子一閃,衣領起伏,露出大片春光。一張桃花臉上,眼角眉梢都是水意,彷彿隨時等待春風一吹,化作甘霖,滋潤大地。

只不過能被她看上眼的男人還沒有出現,所以她寧缺毋濫,在心裏築起一道大壩,把春水攔着。幾年下來,這春水也有些水勢滔天了。

陶天貴汗出如漿,終於寫好了保證書,又被陶花逼着按了手印,這才哆哆嗦嗦的道:「千萬不能說出去,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陶花拿着保證書看了看,瞟了陶天貴一眼,鄙夷的道:「人前你是村長,開會的時候站在台上,也像個人物,沒想到在女人上,倒是個窩囊廢。」

陶天貴沒好氣的道:「還不是你亂喊亂叫……」看見女人春光外泄,又撩動心思,道:「保證書也寫了,你就給我一次吧。我給你錢,要多少都給。」說著,忍不住伸手朝陶花胸口摸去。

「去。」陶花一把拍開陶天貴的咸豬手,啐了一口,道:「當老娘是什麼人了,稀罕你那爛錢?」說著,又眉開眼笑的道:「我是說,你家裡放着那麼水靈的兒媳婦,你還會餓着?」

陶天貴想說什麼,忽然聽到門外傳來想動,嚇了一跳,喝道:「誰?!」

陶花也一陣驚異,道:「誰在外面?」

咯吱一聲,西門大慶推開了門。奶奶的,碰見這等隱秘的事,怎麼也得敲詐一筆不是?

門一開,一陣風來,陶花的裙子飄了起來,西門大慶眼角飄過一抹艷紅,隱約看見了裙子下面的風景,奶奶的,艷紅蕾絲小內內,不由咕咚咽了口唾沫。

「傻大慶?」陶花楞了一下,一個沒留意,手一松,手中的保證書被風吹起來,飄飄蕩蕩,往門口飛去。

西門大慶一伸手,把保證書抓在手裡,嘿嘿一笑,露出兩排潔白的大牙。

陶天貴臉一沉,道:「傻大慶,你來這裡幹什麼?」

西門大慶舉了舉手裡的空瓶子,道:「打醬油。」

陶天貴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寫的保證書在他手裡,一下子跳了起來,不成氣色的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