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6章 危機

數九寒天乃一年中最冷的日子,滴水成冰,然東宮正殿內卻因燒了地龍與炭盆而溫暖如置身春天,在繚繞氤氳的香氣中太子妃石氏半閉了眼躺在貴妃榻上,兩名小宮女一人一邊執玉輪在她腿上按摩,靜極無聲。
過了一會兒,帘子被人挑開,進來一個年約四旬的宮女,她看了一眼假寐中的石氏,揮手示意兩個小宮女退下,自己則取了玉輪在石氏腿上輕輕滾動。
「如何?知道太子這幾日都去了哪裡嗎?」石氏閉着眼問。
「回娘娘的話,奴婢打聽過了,太子近日看上了凝月軒的一個清倌,天天去捧她的場,看太子的樣子似乎打算給她贖身。
」迎香小心翼翼地回答。
「他敢!」石氏驟然睜眼,手狠狠拍在榻上,顯然心中生氣至極。
「娘娘仔細手疼。
」迎香趕緊勸道:「其實太子只是逢場作戲罷了,並不是真心喜歡,在太子心中最看重的還是娘娘您,要不然怎麼這些年來從未納過妃妾。

「哼,你不必替他說好話,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本宮心中清楚的很。
」話雖如此,但神色到底緩和了幾分,扶着迎香的手起身來到輕煙裊裊的博山香爐前,舀一勺香末用透明的指甲慢慢拔至爐中,索繞於鼻尖的香氣頓時又濃郁幾分。
「要不是擔心他一味沉溺女色誤了國事,本宮才懶得理他,近幾年皇阿瑪對他本就有所不滿,偏他還不知收斂。
」說起胤礽,石氏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去,讓那個清倌離開京城,免得他心老在外面收不回來。

見迎香答應石氏又問道:「昨日讓你去打聽的事怎麼樣了?」
「奴婢去問過鍾粹宮的管事姑姑,凌柱確有一女兒入宮選秀,名為凌若年方十五,奴婢曾偷着眼瞧過,長得甚是美貌,最重要的是她很像一個人。

「誰?」石氏漫不經心地問,但在聽到迎香的回答時,臉色頓時為之一變,低低驚呼道:「什麼?孝誠仁皇后?」
「是,奴婢從她身上看到了孝誠仁皇后的影子。
雖然孝誠仁皇后去世的時候奴婢才十五六歲且已過了二十餘年,但奴婢絕不會記錯。
」迎香原是伺候榮貴妃的宮女,最是穩重不過,後來石氏入宮,榮貴妃擔心宮人伺候不周,便遣了她過來,她的話石氏自不會懷疑。
石氏俏臉微沉,良久才道:「皇阿瑪對孝誠仁皇后一直未能忘懷,若讓他看到鈕祜祿凌若……」
「留牌子是必然的事。
」迎香接了她的話說下去,「而且憑着皇上對孝誠仁皇后的思念,對她定是聖眷隆重,也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封妃封嬪,寵冠六宮。

石氏挑起斜長入鬢的娥眉森然道:「昨日阿瑪來和本宮說的時候,本宮還覺得他過於小心了,現在看來卻是一點都不過,這個人絕不能留在宮中。
」她撫着手上的碧璽手串徐徐道:「去叫小廚房做幾道拿手的點心,待會兒本宮親自拿去給榮貴妃。

「娘娘想將這事說與貴妃娘娘聽?」迎香輕聲問道,
石氏唇角微揚,有深深的笑紋在其中,「本宮可沒說,本宮只是有些日子沒給姨娘請安了,想去請安順帶敘敘家常罷了。

迎香會意的笑笑,未再多言。
她伺候榮貴妃多年,對於榮貴妃的喜惡再清楚不過,她也許公正也許明理,但那隻適用於不會威脅到她地位的情況下,一旦關係到自身利益,公正二字便成了笑話。
她相信,榮貴妃絕不願意再回到孝誠仁皇后的陰影下,哪怕僅是一個替身。
遠在鍾粹宮的凌若並不知道危機正一步步向自己走來,這幾日她都牢記秋瓷的話,任慕月怎麼挑釁都不與她爭執,只認真跟教引嬤嬤學習規矩,早知道宮中規矩繁瑣,卻不想繁瑣成這樣,連走路時帕子甩多高都有規定,一言一行,一顰一笑,皆從頭學起。
這日放晴許久的天空又下起了雪,秀女們本以為可以免了一天練習,至少可以在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