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傳》[熹妃傳] - 第2章 驚變

夜色宛如暈染在水中的松煙墨,從天邊蔓延而至,雪依舊在下,只是落在這夜色中,彷彿與夜一般黑。
按例天下士子被錄取為進士後,皇帝會親自設宴款待這些天子門生。
是以凌柱等人並未等榮祿回來一起吃飯,早早便用過飯,一家人圍坐在平日難得燃起的暖爐前一邊聊天一邊等榮祿回來。
倏然,緊閉的房門被人用力推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裹着漫天風雪出現在眾人眼前。
呼嘯的寒風挾霜雪而來,吹熄了一室的明亮,唯有暖爐里的炭火還在忽明忽暗地亮着,偶爾傳過來幾聲清脆的爆炭聲。
藉著這一點光芒能夠看到那是一個英挺出色的男子,他的眸子宛如上等墨玉,即使在夜間依然燦燦生光,似若天邊星辰,他正是鈕祜祿家的長子——鈕祜祿榮祿。
「阿瑪,額娘!」隨着這個哽咽的聲音,榮祿跪在凌柱夫婦面前,重重磕了一個頭,「兒子有負阿瑪額娘所望,只得中二甲第七名,請二老責罰。

一直以來,他對自己的才學都非常有信心,認為憑自己的文采,憑自己會試第二名的成績,即使考不上狀元,也當名列一甲。
誰想殿試最終名次下來時,他只排在二甲第七,雖這個名次已很高了,但他並不滿意。
他深知自已家族的處境,更明白自己是全家人打破這種窘境的唯一希望,所以拚命讀書,希望可以有朝一日重振門楣,然現在到底還是差了些……
凌柱緩步來到跪着的榮祿面前,寬大的手掌落在榮祿的肩頭,沉聲道:「起來,我們鈕祜祿家的男兒沒有動不動就下跪的習慣,起來!」
「阿瑪你不怪我嗎?」榮祿愕然問道。
「怪你?哈哈哈……」凌柱大笑親自扶他起來道:「為什麼要怪你,二甲第七名有什麼不好?多少人一輩子連個秀才都考不上,更甭說得中進士,你有這個成績阿瑪為你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怪你呢!」
「是啊,剛才你阿瑪聽說你高中二甲,高興得嘴都合不攏。
」富察氏拭着眼角的淚道。
「一甲也好,狀元也罷,只是一時的風光罷了,前方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前程與榮耀需要你自己去爭取,阿瑪對你有信心!」凌柱的話令榮祿重燃起信心,一字一句道:「是!兒子會盡一切努力去爭取,絕不讓阿瑪失望。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