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贅婿的重生日記》[小贅婿的重生日記] - 第4章 良夜

良夜。

六龍水庫離江邊鎮很遠,但這不妨礙人們來這聚會乘涼,起伏的山路邊擺滿電車摩托。

張星洛摘下頭盔,熄火停車,撥開攔在路上的樹枝,鑽進一條小路,走幾步,忽然停住。他愣在原地,他從沒見過這般景色。

眼前,蛙蟲同鳴,星明月隱,樹影憧憧,流水潺潺,涼風習習。

他腳下就是水壩,水壩另一面是參差良田,田野間橫繞溪流,溪水裡隱約可見數個嬉鬧兒童。

雖沒有霓虹燈火,但星光散落足以點亮整片田野。

多浪漫。

他拿起手機正準備聯繫葉夢涵,一轉頭就看見她在溪水邊和孩子們玩在一起。

溪水渾濁,快樂清澈。

「下來玩呀。」

張星洛不自覺地揚起笑容,葉夢涵童真的一面是很少見的。

他爬下水壩,站在孩子王旁邊——她身邊坐着一圈小孩子,看來小男孩喜歡漂亮姐姐,小女孩也是。

「KTV好玩嗎?」

一個小女孩突然闖入,打斷他們二人的對話,她擠到葉夢涵面前將柳枝編成的花環擺在葉夢涵頭上,但它太小了葉夢涵戴不上,小女孩顯得沮喪。

葉夢涵取下花環戴在手腕,伸手在小女孩面前晃了晃。

「好漂亮的手鐲呀,姐姐拿一包糖和你換。」

小女孩接過糖,立馬拆開遞給她一顆。

「再給我一個。」

無瑕的手捏了捏小女孩髒兮兮的臉。

「謝謝,早點回家吧,別讓媽媽擔心。」

分完糖果的孩子群一鬨而散。

葉夢涵一臉憧憬。

「要是能有個自己的孩子就好了。」

張星洛心想:上一世你明明每次都抗拒要孩子的。

「你還喜歡小孩?」

「當然蹦蹦跳跳的多可愛啊。什麼叫『我還』?我應該不喜歡嗎?」

「你就是小孩呀,明年還要過兒童節呢。」

葉夢涵啐一口:「呸,你還敢說兒童節,情人節你連花都不買。」

張星洛垂眼看着她脖子下說道。

「你還小等長大了再過情人節。」

「你才小。」

葉夢涵頓時羞惱,她再次使出天山折梅手,張星洛也不慣着兩人貼在一起打鬧。

要真打張星洛是打不贏葉夢涵的,兩人只是玩鬧男人的力氣總比女人的大些。

張星洛一手抓住她的兩隻手腕,氣氛曖昧起來,一男一女,遼闊的田野,漫天的繁星,潺潺溪流,呼吸聲此起彼伏,這一切構成優美樂章。

「呼,呼。」

鼻尖抵住鼻尖。

張星洛莫名覺得有些燥熱。

「放開我。」膝蓋又抵住要害。

張星洛依言。

她突然剝開一顆糖果送入張星洛尚未合上的嘴巴里。感受到指尖的柔軟,張星洛雙唇戰慄,可惜溫熱的氣息一觸即離。

她立馬倒下躺在草坪上。

「你看星星好大呀。」

他竟然忘了他要說什麼,只顧着看她,皎白月光撒在她身上,一雙赤足在水面上晃蕩,一圈圈漣漪不知道盪往何方。

腦袋空空的,好捨不得。

他在心裏不斷重複:

我要和她分手的,我要和她分手的,我要和她分手的。

他學着葉夢涵躺在草地上。

小草尖尖,戳背扎肩。

明天就是填志願的日子,她一定是填滬上,我不和她講自己填昌西的話有什麼後果呢?她大概率會動用關係把我轉到滬上。

如若還跟她在一個大學我還是會愛上她吧?

那樣就和上一世一模一樣。

一起學習一起畢業,然後他靠着葉家慢慢發展,無論他取得什麼樣的成績都會被人當做軟飯男,在葉家抬不起頭,在葉夢涵面前抬不起頭。最後冷戰離婚。

這樣還重生幹嘛?

張星洛驟然站起身。

「我不想去滬上。」

葉夢涵也坐起來。

「你發什麼神經?」

張星洛抿住嘴,在他身後明月高掛。

葉夢涵盯住他,在她身前樹影搖曳。

「你是怎麼想的,告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