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贅婿的重生日記》[小贅婿的重生日記] - 第1章 離,離婚,離世,離別(2)

夢涵你怎麼像個小孩兒似的還扭人。」

葉夢涵翹起小下巴:「老娘正青春,明年都還要過兒童節哩。」

「謝謝你來看我,你先回去吧,公司里很忙吧。」

張星洛還沒反應過來,他只當是前妻來看望自己。

「你再胡言亂語我可要打你嘍。」

張星洛盯着她看,雖然這張臉沒什麼變化,但明顯青澀,葉夢涵害羞的樣子他太久都沒看到了。他還沉浸在離婚的愁緒中,一時間情難自已,伸出雙手攬住她,灼熱的鼻息熨紅她臉頰。

她合上剪水雙眸。

「唔~別這樣,人多。」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請客,請客,請客。」

好多人起鬨。

堅硬的膝蓋抵住要害,張星洛趕緊把手鬆開。

他環顧四周,周圍好多熟悉的臉孔,一個個都穿着校服,路邊大排檔,有的餐桌都擺到了馬路邊上,馬路上黃塵滿路,大巴車開過,塵埃飛舞,灰塵散盡露出「江邊一中」幾個鎏金大字。

江邊一中?我重生了?

「我們在幹嘛呢?」他問道。

「下次不許熬夜,人都熬傻掉了。畢業散夥飯,我們都寫完了,大家都在等你呢。」

一個小女生拿着水筆,走到張星洛跟前,張星洛低頭看向自己的校服——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名字。

張星洛乖乖坐到椅子上,任別人塗塗畫畫,一群鶯鶯燕燕中有個帶着帽子的假小子,她把名字寫在他的臉上,痒痒的很舒服。

劉新月兩隻手絞在一起,還是葉夢涵把她推到張星洛跟前的。

「肩膀上還能寫。」張星洛聳聳肩:「諾,大片空白。」

劉新月怯懦地看着她,低頭彎腰,在他密密麻麻的左胸前找到小片空白端端正正地寫下自己的名字。

她屏住呼吸一筆一划地小心翼翼地格外認真,張星洛被她寫得渾身打顫。

「你的筆壓到我那裡啦。」

葉夢涵又狠狠扭他一下:「臭不要臉的耍流氓。」

「好了都寫完了吧?我回去補覺咯。」

「賬還沒結呢。」

「我付過了。」

「葉公子威武。」

張星洛剛從離婚的苦海中走出,驀然投進重生的喜悅中,內心的狂喜找不到宣洩口,整個人輕飄飄的。

「對啦今晚六點我們去豪景(KTV)小聚一下吧。有多少人想去?大家舉一下手,方便定包間。」

剛回到魂牽夢繞的高中就要和同學分開,張星洛有一些不舍,所幸高考完了,要是還要高考他會瘋的。

「1,2,3,4」見舉手的人不多他再次說道:「晚上還是一樣哈,葉公子買單。」

「5,6…」

劉新月沒有反應,她同桌拉住她的手,她反抗。

「就今天一天啦,大不了我們明天再回家,以後你可能再也見不到他了。」她這才半舉小手。

「算了吧,我有點事去不了哈,你們玩吧。」

張星洛笑道:「你去不去無所謂,只要錢到位一切好說。」

葉夢涵一言不發再次使出天山折梅手。

張星洛早有預備,使出一記折折梅手,掐住她的手腕,他轉換語調,帶一點撒嬌:「姐姐,餓餓,飯飯。」

還是高中生的葉夢涵哪頂得住這個?她身子一軟,就勢力拿出錢包交給張星洛叮囑道:「不許喝酒。」

「葉哥星嫂,你們真不厚道,光天化日之下還你儂我儂,有沒有考慮過我們的感受啊,世風日下啊。」

眾人鬨笑,笑着笑着眼眶就紅紅的。

喜歡葉夢涵的人太多了,喜歡張星洛的也是。

張星洛感慨萬千,畢業飯吶,多難忘。

他記得在初中分別時,有許多人會大哭一場;到了高中再分離只是分外傷感;再長大,踏上社會後所有的聚散都只冷眼觀看。

感情這東西,真的就是越長大越寡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