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嚴的妖孽人生蕭嚴肖晴蘇雨溪》[蕭嚴的妖孽人生蕭嚴肖晴蘇雨溪] - 蕭嚴的妖孽人生蕭嚴肖晴蘇雨溪第3章  

印象里,這不是我倆第一次吵架。
對比過去無數次摩擦,這次的的結尾可以說是悄無聲息。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輾轉反側,聽一聽他喜歡的歌單,看一看他的朋友圈動態,然後字斟句酌地編輯一長串道歉小作文,等待他大發慈悲原諒我的莽撞。
但這一次,我拉黑了陸銘的微信,整整一個月沒有聯繫他。
就像他那次出車禍似的,我整個人又被扒掉了一層皮。
那會兒醫生把事情說的很嚴重,我以為陸銘不會再醒過來了,做什麼都心不在焉的,炒個飯還差點把廚房燒乾凈。
我媽回來後,看見在廚房角落裡里蜷縮的我,恨鐵不成鋼地拍了我兩下,又心疼地把我抱進懷裡,沒了他你還不活了嗎?
我把頭埋在媽媽懷裡一言不發。
我媽的眼淚也下來了,我們家是欠着他的,但是爸爸可以還,媽媽也可以還。
我的女兒,不許把命搭在不愛自己的人身上。
我當時點了點頭,可是一轉身,又偷偷跑去了醫院。
這是我欠陸銘的。
當年 c 城地震的時候,我去他家找他玩,結果和他媽媽被壓在一塊預製板下了。
搜救隊來的時候,陸姨堅持先救我,只是等我醒來的時候,她卻因為搶救無效去世了。
我看着陸銘在公墓前哭到昏厥,心裏暗暗發誓,這輩子都會為他而活。
原本陸銘是我的跟屁蟲,但這件事以後,我倆徹底反了過來。
我每天追在他身後,任他怎麼欺負都甘之如飴。
後來上了高中,因為額頭**那塊很明顯的疤痕,以及總是圍着陸銘,不想加入所謂的小團體,我成了全班孤立的對象。
劉嘉怡就是最不待見我的那個。

只是她長得實在太漂亮了,漂亮到陸銘一眼就看中了她。
那時候陸銘學理我學文,班級隔着大半個教學樓,就讓我幫忙給劉嘉怡送早餐。
每天早上,我除了要忍受當僚機的酸澀,還要被劉嘉怡逮住羞辱。
雖然他倆沒過多久就分手了,但那之後,陸銘找到了折磨我的正確方法。
我看着他的新歡一個接一個地換,覺得我們倆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直到今年年初,他出了車禍。
我衣不解帶地照顧了他一個多月,我以為我們關係終於有所好轉,可是劉嘉怡又出現了。
她再次搶走陸銘,給了我當頭一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