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徒/梟徒》[梟徒/梟徒] - 第2章 還是晚了一步

江海城皇家私立醫院。

丁堯沒有絲毫猶豫,停好車之後,就狂奔進了急診大樓。

他要去的十六層,因為等電梯的人太多了,一口氣狂奔上十六樓,居然臉不紅氣不喘。

「丁堯?你不是死了嗎?」

一個大漢,攔住了丁堯的去路。

眼前的這個人,身高一米九左右,滿臉的絡腮鬍,一身的腱子肉站在丁堯的面前,如同鐵塔一般。

五年前,就是這個傢伙,帶着一群人,打斷了丁堯的腿。

也是這個人,曾經侮辱過自己的母親。

他叫張正,是鍾家的護衛總管,也是丈母娘張婉珍的胞弟。

當年的一幕幕,忍不住湧上心頭。

依稀記得,當年丁堯剛剛入贅鍾家的時候,母親前來探望,張婉珍居然不讓母親進門,只讓她住在側房的車庫裏面。

四十齣頭的母親依然還是有魅力的,那個晚上,張正居然偷偷潛入了車庫裏面,想要欺負他的母親,因為母親的奮力反抗,張正未能得逞,驚動了張婉珍之後,她居然說是母親不檢點,勾引了她的胞弟,派人將母親驅逐出鍾家。

受盡屈辱的母親,幾欲自殺,若不是被發現的早,或許早就天人永隔了。

如今,雖已過去五年,傷疤還在。

「讓開!」

丁堯也不廢話。

張正笑着看了看周遭的人:「丁堯,你早就被逐出鍾家了,這裡輪不到你來。」

「我再說一遍,讓開。」

「哈哈哈,搞笑,你再說一遍,你再說十遍,我也不能讓你進去,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

「吵什麼吵?吵什麼吵?」

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兩個人爭吵的聲音,已經打破了走廊的寧靜,那些焦急而緊張的臉,一個個都看了過來。

一個雍容華貴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從另一頭款款走了過來,當她看清楚了站在面前的這個人的時候,渾身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丁堯,你怎麼回來了?」

這個驚呼聲,引起了更多人的注意。

「丁堯?他怎麼回來了?」

「這傢伙不是幾年前被逐出鍾家了嗎?」

「這個廢物,居然還有臉回來,真的不害臊……」

說話的,都是那些鍾家的子弟們。

「我回來看爺爺!」

丁堯看着面前的這個女人,拳頭已經捏得咯咯響,再次見到這個蛇蠍般的女人,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心裏的憤怒。

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張婉珍,是丁堯的丈母娘。

「馬上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你已經不是鍾家的人了。」

張婉珍毫不客氣地說道。

丁堯努力剋制心裏將要爆發的怒火,他不斷告訴自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十倍相報。

「姐,你看到沒,我的廢物姐夫又回來了,估計是聽說了爺爺重病的消息,回來看看,能不能分點財產了。」

張婉珍的背後,站着兩個年輕的女人。

兩人有着一模一樣的臉,卻是一個溫婉,一個潑辣。

剛剛說話的,便是微微靠後的那個女人說的。

再次看到這張臉,熟悉又陌生,無數次告訴自己,要忘了這個人,可是丁堯的心裏,卻還是微微悸動。

當年的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還在心頭縈繞,可惜,該過去的,始終要過去。

稍稍靠前的那個女人叫鍾卉,八年前,在鍾家掌門人鍾七峒操辦下,丁堯入贅鍾家,成了鍾卉的丈夫。

鍾家和丁家世代交好,爺爺丁崢和鍾七峒從小就給丁堯和鍾卉定了娃娃親。

丁堯十七歲那一年,唯一疼愛丁堯的爺爺丁崢暴斃。

庶子出身的丁堯,在丁家便也沒了容身之地。

恰好鍾家第三代無子,鍾七峒便兌現承諾,讓丁堯和鍾卉完婚,他是把丁堯當做鍾家接班人來培養的。

無奈,那一年開始,鍾七峒中風,生活不能自理,張婉珍認為丁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