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 - 第五章 打爛她嘴(2)

鬼呢!」

明文昌若有所思,半天憋了一句,「哪個夫子說的?」

宋辭……

「倪夫子,全名倪蝶!」

明文昌想了半天,「竟還是位女夫子嗎?」

說好的一個時辰,可等菊花回小院兒,已經天黑了。

「少奶奶恕罪!奴婢回來遲了!」

宋辭看着她,一身狼狽,髮髻散亂,眼睛也腫成一條縫。

「你被明氏打了?因為什麼?遞了假消息還是不想遞消息?」

早上的時候,宋辭就以為菊花是想去明氏那邊遞消息去的,所以並沒有多問。

菊花疲軟的癱在地上,「少奶奶,奴婢的弟弟活不成了!」

宋辭驚了一跳,事情鬧得這麼大嗎?

待問清楚,才知道,原來當初菊花的爹本是太師府的一個小賬房,後遭誣陷,被明氏發去了京郊的一個莊子。

莊子里的人拜高踩低,一家人過得是苦不堪言,菊花的弟弟也因此生了重病。

宋錦辭婚前,明氏找到菊花,以一家人的性命相要挾,讓菊花跟着宋錦辭折磨她,還答應為菊花弟弟請大夫醫治。

誰知菊花今日天沒亮就收到消息,說弟弟已經命不久矣,她這才急忙趕去莊子上查看。

「那你弟弟如今是何癥狀?」

菊花已經坐到椅子上,「少奶奶,弟弟他腹大如鼓,整日整的吃不下拉不出,時不時的臍眼四周還疼痛不已。」

宋辭聽的有門道,「那他臉上是不是還有淺淡白斑?平時會不會高熱不退?有沒有咳嗽?」

菊花脫口而出,「白斑是有,但是高熱和咳嗽沒有。」

「那就好那就好,還有的治!」宋辭聽出來了,這是蛔蟲病,只要蟲沒入肺,在古代這地方,還是可以救治的。

菊花一聽,滿臉的不可置信,而後欣喜若狂,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少奶奶,求求你了少奶奶,求你救救奴婢弟弟,只要您願意救他,奴婢一家子當牛做馬報答您!」

宋辭光是看着都疼,「好了別磕了!你現在趕緊帶我去,晚了搞不好還真來不及了!」

誰知道那蟲子會不會鑽破腸子,到時候別說她,連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了。

睚眥帶着二人穿過一片竹林,就看見牆角有一個狗洞。

睚眥早就打探好了:你從這爬出去就是大街,往西行小半刻,就能在一間客棧門口看見兩匹馬,是那些跑江湖的拴在門口的。

以你的本事,讓媽乖乖馱着你,應該不成問題吧!

宋辭兩眼放光,太久沒騎馬,還真是想的不行。

「沒看出來,你還挺體貼的嘛!」

睚眥撇着狼嘴:用你講!

這是本主從平揚侯那老頭子身上順來的出城令牌,你穿上男裝,到時候假裝跟菊花是一對兒,就能順利出城。

宋辭簡直高興壞了,抱着睚眥又親又摸,「小眥眥,你怎麼這麼好啊!你要是人,我立馬嫁給你!」

睚眥將狼頭放在宋辭肩膀上,心中突然想說一句,是狼就不行嗎?

……

菊花不會騎馬,宋辭也沒那麼貪心,兩人共騎一匹,半個時辰就趕到了那個莊子。

偷摸爬過牆頭,那邊是幾個草垛子,跳上去可比做武替那會兒用的墊子舒服多了。

菊花一家人擠在果林子山腳下的窩棚里,深冬天氣,幾人只能縮在一團取暖,若不是山上不缺柴火,非凍死人不可。

宋辭看到中間的小男孩額頭全是細密的汗珠,忍不住心疼的靠過去坐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