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 - 第五章 打爛她嘴

第二日天剛蒙蒙亮,曾氏身邊的大丫鬟粉桃就急匆匆來石榴小院兒敲門了。

「少奶奶,少奶奶可醒了?夫人夜裡舊疾發作,傳您前去侍疾。」

古代制度就是如此,婆婆的命令對於兒媳來說,就是不可違逆的。

宋辭想了想,拉過菊花,「我走後,你去尋明文昌,告訴他,我有辦法讓宋錦薇對他刮目相看,讓他想辦法把我從曾氏那裡弄出來。」

菊花若有所思,直接跪下磕了三個響頭,「少奶奶,菊花斗膽,想出府一個時辰!」

宋辭沉默幾秒,「好!辦完事兒就去吧!」

跟着粉桃趕到春風院,就聽見裡間曾氏的哀嚎聲。

「婆母這是怎麼了?」

「牛嬤嬤你這差事怎麼當的?婆母眼看出氣兒多進氣兒少了,你怎麼還杵在這,你是木樁子投胎不成,還不趕緊去請府醫過來瞧看。」

曾氏氣的猛咳,遮面的帕子落下來,臉上赫然在目的兩個泛青的巴掌印,可見昨日被打的多狠。

「好!宋錦辭,你好的很!你竟敢詛咒長輩婆母,你還不給我跪下。」

宋辭朝着另一邊跪下,「婆母這話何意?您這呼哧呼哧的樣子,可不就是進氣兒少出氣兒多嗎?」

粉桃眼看曾氏目眥欲裂,急忙跪在床前給她順氣兒,「夫人不可動怒,老夫人說過,少奶奶無拘無束慣了,說話難免不得當,以後您多提點就是。」

宋辭心中冷笑,這是在告訴自己老夫人那邊說這個沒教養了!

這婆媳倆,還真是水火不容。

「是是是,婆母去千萬別生氣,祖母她仁慈可親,您要是有個好歹,她老人家還不得心疼死。又要張羅您的喪事兒,又要給公爹相端繼室。」

曾氏這下是真的病了,一口黑血噴的到處都是,「放肆!你這個賤婦簡直放肆!青梅,青梅呢?打爛她的嘴。」

旁邊的另一個大丫鬟立刻上前,抄起鞋底子就往宋辭臉上打。

「住手!」

青梅看見是明文昌來了,趕忙穿上鞋子,捏着嗓子,「少爺,您慢些走,別傷了腳。」

明文昌很喜歡這種調調,撫了撫青梅的小手,才走到曾氏面前,「娘,兒子有事尋宋氏,您好好休養,想吃什麼喝什麼讓底下人弄。」

臨走還不忘沖青梅眨眨眼,「青梅,好好伺候夫人,否則爺定不饒你!」

青梅臀肉下意識抽縮,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耳朵紅的滴血。

這一切都被宋辭收入眼中。

出了春風院,「喂!死胖子,你是不是把剛剛那個春梅給睡了?用的什麼姿勢啊?」

明文昌又羞又怒,「你一個女子,竟堂而皇之與男子討論房事,你簡直,簡直……」

宋辭一把打開他的手,「簡直個屁,你都好意思睡,我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

「話說你不是喜歡宋錦薇那個小白花嗎?怎麼還處處留情?不怕她知道了不高興?」

提起宋錦薇,明文昌面色興奮,「你也覺得薇薇表妹像花一樣嬌媚對不對?不過你不懂,薇薇表妹說過,有三妻四妾的才是真正的大丈夫,她很支持我。」

宋辭簡直被蠢哭,「對對對,你說得都對!」

「不過夫子有言,距離產生美!你若是想贏得你好表妹的喜好,不如反其道而行試試!」

「首先,她差遣你的時候,你適當拒絕;其次,不要像跟屁蟲一樣圍着她轉,要讓她有種把握不住的若即若離的感覺。」

「遠香近臭懂不懂?大概就是這麼個道理!你把自己搞得跟她的僕人一樣,她能看上你才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