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笑死了,渣男太子竟然想逼我做妾] - 第四章 曾氏挨打(2)

的螞蟻……難不成是那十匹匹錦緞被咬了?

宋辭心中大喜,就知道自己猜對了,準是曾氏那個蠢貨掉了包。

「孫媳只想着東西是婆母備的,定樣樣討喜,誰承想那些點心果子竟都招了螞蟻,都是孫媳的錯,請祖母責罰。」

老侯夫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牙齒咬的咯吱作響,示意下人去請明文昌過來。

「昌兒,我且問你,你只需如實回答!回門禮可是你母親親手準備的?是否淪為蟻食?」

明文昌腦子簡單,並不懂其中的彎彎繞繞,「牛嬤嬤說是母親親手備的,不知怎麼搞得,到小姑母那邊一看,裏面就爬滿了螞蟻。」

宋辭低垂着腦袋,笑的肩頭聳動。

老侯夫人只以為她在哭,還拍了她兩下,「那太子呢?太子殿下是不是發脾氣走了!」

太子殿下這個外孫,她最了解,甚是好面,定是覺得她們這個外祖家丟了臉面。

明文昌撓撓頭,「嗯!還摔了一隻茶盞。」

宋辭又嚎哭起來,「祖母,孫媳萬死難辭其咎!」

老侯夫人手指顫抖,「好孩子,讓你受驚了!菊花,扶你家少奶奶回房休息!」

回去的路上宋辭連着看了這高大的小丫鬟三次,「你叫菊花?」

小丫鬟皮膚黝黑,看不出喜怒,「回少奶奶,奴婢是叫菊花!」

宋辭……

「嗯!名字不錯,你老子娘取的?」

「不是!」

「那是誰?」

「大夫人!」

「明氏?」

「嗯!」

「這麼說你是我的陪嫁丫頭?」

「是!」

看宋辭一副茫然的樣子,菊花解釋道,「少奶奶從前不曾見過奴婢,記不起來是應該的。」

宋辭點點頭,「倒也不是沒印象,我就是在想,你們之間是怎麼傳遞消息的罷了!」

菊花撲通一聲就跪到青石板上,「少奶奶恕罪,奴婢的老子娘和弟弟都在大夫人手上,奴婢不敢不從!」

宋辭倒是無所謂,「你傳你的,反正你不傳,也有別人傳,這侯府除了我那婆母,哪個不是跟明氏穿一條褲子的。」

反正早晚自己都要離開這個鬼地方的,對於身邊有這麼一個眼線的事兒,她真的不在意,況且強權之下,你我皆是身不由己的籠中鳥,她宋辭真的懶得互啄。

夜裡,宋辭就聽睚眥說,老侯夫人派人叫曾氏過去,不僅當著一眾奴僕的面,將她罵了個狗血淋頭,還狠狠地賞了兩個耳刮子。

世子爺知道這事兒,也只是回了句讓她謹記為人媳的本分,不要總惹老夫人不快,就鑽進小妾的溫柔鄉里去了。

曾氏氣的打砸了好些東西,不僅如此,夜裡還從春風院里抬走了一個小丫鬟。

「你們人類真狠,自己受了氣,就打罵別人出氣,真不是個東西!」

宋辭撇睚眥一眼,「你打住,別拿我跟她相提並論,我可是個大大的好人!」

睚眥不屑,「你是好人?你不要忘了,曾氏被打,是誰的手筆!」

宋辭腆着臉湊上去,「那隻不過是人家保護自己的小小手段而已嘛!難道小眥眥想看着人家被人欺辱嗎?嗯?」

睚眥不防宋辭會湊這麼近,嚇的一個趔趄,耳尖通紅,「你休想勾引本主,要知道人狼殊途,再說了,像你這樣的豆芽菜,要什麼沒什麼,是配不上本主的,本主未來的妻子定是要……」

睚眥念叨了半天,才發現宋辭早已經睡得鼾聲震天。

無奈的搖搖頭,紅着狼臉幫她掖住被角,也沉沉睡去。

睡個好覺,第二日才能打個好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