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有個夭夭靈》[現在有個夭夭靈] - 第6章 夭夭靈(2)

「好像有一種使不完的力氣!」

葉天深吸一口氣,忍不住仰天長嘯。

惹得四周樹木上的鳥四處飛散。

「也只有你,才能這樣吸收獸丹,因為你體內就有獸脈。」

夭夭靈看着葉天,眼中就像看着一件稀世珍寶一樣。

葉天被看得全身一抖,「你離我遠點,不要這樣看着老子!」

「哈!你還生氣了?」

夭夭靈一臉鄙夷的看着葉天。

「你趕緊下跪,拜小爺為師,小爺還有更多秘密告訴你,更多厲害的心法傳授於你。」

夭夭靈自信的看着葉天,「這個徒弟收定了!有了這傢伙的血脈之力,相信我就能重回巔峰!不過這傢伙的血脈之力並不完整,但放眼整個地球,也只有他體內聚集了三種血脈。就算在上界的幾大行星中,也只有飄渺宗的那個小傢伙,才屬於三脈之資。」

葉天雖然覺醒失敗,資質好像也沒有。但心機之深,全是生活所迫。

作為遊民的下等人類,沒有地下城完整的保護系統,沒有完整的教育體系,更沒有百年前文明的傳承。留給他們的只有口口相傳的生活經驗,但這些經驗卻相當寶貴。

任何一條,都是先人用生命換來。

此時的葉天並不急,他在等夭夭靈。只有自己不急,夭夭靈才會放出更多的猛料。

見到葉天不為所動,夭夭靈眉毛一挑,「人類,你不要以為小爺不知你所想。跟我玩計謀嗎?你還嫩了點。」

「前輩,葉天沒有。葉天只想多得到一點好處。這樣我學得快,你這做師傅的也光榮。難道你想我學得慢,然後對你的幫助也差?」

夭夭靈深深的看了葉天一眼,「有道理,小爺最後告訴你一點。小爺不會傷害你,我之所以需要你,是因為你的血脈之力比較特殊,我需要你提高自己的血脈之力。最後幫助我恢復,我在來到地球前,就身受重傷。境界跌落太多。」

說完,夭夭靈一臉的惆悵,好像限入了某種美好的回憶中。臉上的笑意變得浮誇,有時候還很**。

葉天再次聽到夭夭靈口中的血脈之力,聯想到自己兩次夢境中一男一女,且與自己都有點相像,一個大膽的猜測在自己腦海中突現。

但很快這個猜測就被自己給否定。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我想多了!」

葉天搖頭,望向夭夭靈。

看到夭夭靈看自己的眼神,葉天突然失去了剛才的念頭,不敢聽夭夭靈繼續說下去了。

「前輩!我……」

「你確實聰明,你的猜測是對的!」

葉天聽到這句話,如遭雷擊,全身僵硬,一動不動。

「不,不,這不可能。我可是朵朵的哥哥,爸媽,還有爺爺,他們跟我生活了這麼多年。」

「我還要去找爺爺,我還要去找朵朵。我還要照顧年老的爸媽,你這隻無毛的鳥,跟我亂說什麼!」

葉天在心裏憤怒,雙眼仇視着夭夭靈。

「至於嗎?這就天塌下來了?」

夭夭靈看着葉天,怒罵道:「你不想聽?我就要說,我還要全說!」

「你父親是人妖血脈,體內有人與妖各佔一半的血脈,你奶奶是妖界聖女,當年與你爺爺一起私奔,至今音訊全無。但他們育有一子,也就是你親身父親。」

看到葉天氣急敗壞的樣子,夭夭靈樂了。

「你母親是人魔血脈,體內同樣人魔各一半的血脈,你外祖母就是魔界聖女,當年與你外祖父為了脫離魔界,在斷天崖上血戰整個魔族三天三夜,最後魔界聖女被抓回魔界,而你外祖父則帶着你母親逃離了魔界。至此消失。」

葉天身體顫抖,嘴巴微張,夭夭靈覺得還不給力,趕緊放猛料。

「多年後,兩次地震皆是因為你父親與母親的入世,他們二人的覺醒所致。而第三次……」

「住口!」

葉天雙眼圓睜,心神狂躁,眼中滿是驚懼。

這一天,對葉天的打擊太大。

朵朵為自己而去了神族,爺爺為救自己失蹤幾年。現在只剩下村落的父母。

可是,這隻鳥,卻將自己最後的依靠給抹去。

葉天搖搖欲墜的站立着,心中的防禦開始土崩瓦解。

幾天的疲憊,身體多年疼痛而受的委屈,真相的殘酷,一起海嘯山崩的湧入心間。

良久……

「所以,那次震動,真正的源頭,就是我?」

葉天看着夭夭靈,夭夭靈看着葉天,緩緩點頭。

「父母是無法選擇的。他們不懼血脈的禁忌,能走到一起,又何嘗不是真愛?」

「現在他們一人生死未卜,一人在魔界深淵終年被禁。」

「為師知道你想去找尋他們,解救他們。但一路兇險,你的能力太弱了。」

夭夭靈繼續誘惑,雖然雙方心知肚明,但葉天根本沒得選擇,這也是給葉天的一個台階。

「你需要提高自己的能力,而為師就是你的領路人,這是上天的安排。」

夭夭靈,嘴角一抹得意的笑。

「臭小子,跟我斗,你還嫩了點!」

「師傅!」

夭夭靈聽到這二字,猛的打了一個哆嗦。

只見葉天,雙手觸地,頭貼近地面,聲音虔誠無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