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相門奇婿] - 第10章 無法接受的答案

我讓她拿來紙筆,寫下一份與嬰孩結束供養關係的文書。

但她並不情願:「大師,我能不能留着它啊?」

我看着她並沒回應。

她趕忙向我身邊挪了挪:「我與它綁定也有段日子了,其實最開始我倆還挺好的。

「我吃飯會為它多準備一副碗筷,每天再給它點上幾柱香火,那段時間我做什麼都特別順,我也覺得自己變漂亮,而且……」

沒等她說完,我便打斷了她。

「陰陽有別的道理你應該懂吧?」我很是嚴肅,「趕快寫!」

她見我態度堅決,便無奈提起了筆。

這女人寫得一手好字,讓我對她的印象瞬間提升了不少。

我看着最後的落款「唐君瀾」,還是一個富有書生氣的名字。

可她的行為,怎麼會與她的字體和名字如此不相襯呢?難道僅僅是「養小鬼」的原因?

我折起她寫好的文書,在上面畫了一張通陰符,然後示意她帶我下樓。

我從未見過哪戶人家會用如此之方式供養神佛仙道。

當我站在地下一層的大廳內,我整個人都傻掉了。

通常來說,供佛有佛龕,供神有神龕,就是為了人神有界,各盡其職。

而我身邊這位唐君瀾小姐,用了整整一個大平層,來供養她的小鬼。

遍地的香爐貢品,還有數不盡的玩具和衣服。

她生活的空間,已經與那嬰孩不分界限,不分你我!

怪不得那嬰孩想要躍躍欲試,將她反噬了。

我將一張正陽符貼在了樓梯的把手上,瞬間整個平層都溫暖了起來。

然後我引燃了斷絕關係的文書,在我將文書拋向半空時,一股陰風「呼」,將我的法火撲滅了。

我瞬間不悅:「你這鬼嬰!好大的膽子!」

隨後,我身後的唐君瀾就像中了邪一般,她猛然綳直了身子,雙眼無神,嘴巴像個吐字機,機械地上下咬合。

「你們這些臭道士!請我來的是你們,讓我走的還是你們,難道便宜都讓你們佔了嗎?」

我面對這樣的問題無話可說。

養小鬼這種事情,的確是僱主錯在先,而後就是道士收了黑心錢。

一般都是女人喜歡養小鬼,她們希望自己變得更迷人,更有桃花運,請個小鬼回家,好幫她迷惑身邊的人。

但我顯然不能認錯,於是避重就輕,對它說道:「你雖然在外面遊逛了很長時間了,但我還是可以送你進輪迴。
你若想再為人,就不要再糾纏宿主了!」

「哼!輪迴?」她不屑一顧,「我不稀罕!我覺得這副皮囊我用着很舒服!」

我冷笑一聲,繼續道:「愚昧!一副身體也就用個幾十年,難道幾十年以後你要做個哭魂野鬼嗎?好言相勸,不要自討苦吃!」

「哈哈!我偏不!有種的話,你就把我和她一起打得魂飛魄散啊!」

「你當我不敢?!」

我說著拉出了光影劍,一道劍光劈了過去。

唐君瀾的臉上露出了可怖的憤怒。

她滾到牆邊,趴在了地上。

隨後就像個嬰兒一般,在地上快速爬行,與我拉開距離。

要知道成年人的骨骼和身體比例,是無法回歸嬰兒那種狀態的。
此刻唐君瀾詭異的樣子,已與美女毫無干係。

我開着陰眼,看到那嬰孩還在極力往唐君瀾靈魂里鑽,似乎企圖徹底融進去,讓我無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