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戰魂》[武極戰魂] - 第九章 血靈灌頂

王玄凌,好個老狐狸!這是故意讓自己的女兒用計,來逼趙家跟徐家火拚,那最後的漁人之利,自然是被王家得到了。

如果趙王兩家真是鐵板一塊,那還真是麻煩,但既然不是,哼哼,那可就不好說了。

徐君忍沉着面色,眼底卻是精光閃爍,誰也不知道他在算計什麼。

但是在王玄凌看來,今天這個局面,徐君忍再怎麼算計,徐家也沒有什麼好結果。

紫色仙魂的重要,簡直就是凌駕於家族之上的存在,這一點他們三個聚神境比誰都更清楚得多,所以徐君忍絕不會放棄杜雲飛。只要他不放棄,不管是為仙魂也好,還是為兒子報仇也罷,趙志聖都必然會跟徐家血戰。

再有自己從旁放放冷劍,徐家的滅亡,已經是註定的了!

趙王兩家百年都沒有把徐家給逼死,也正是因為誰也不願意在大戰之時傷了自己的元氣,而現在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能逼得趙志聖不惜代價去死拼,他怎麼忘記去燒一把火?

「杜雲飛,已經被我逐出徐家,你們誰有本事,自己去找他報仇吧!」徐君忍突然冷笑一聲,淡淡地說道。

「族長!」

這話一出,身邊的長老們都是一震。

徐家被人逼到家門口,竟然就向對方低頭了?如果這事傳出去,會是什麼結果?

徐家的聲譽會一落千丈,苦苦支撐的產業會再度縮水,更重要的是,擁有紫色仙魂的杜雲飛,原本是屬於徐家的,但是現在卻成為了趙王兩家的獵物,基本沒有徐家的份兒了,這……

「退下,我自有分寸!」徐君忍微一抬手,制止想再開口的長老們,目光中閃着凌厲的寒光,「此事已經跟我徐家無關,誰再踏足徐家一步,我必然跟他不死不休,血戰到最後一人!」

說完一甩袖子,轉身離開。

「嗯?」看着徐君忍拂袖而去,王玄凌眉心緊皺。

這似乎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最不可能的結果,徐君忍,腦子被驢踢了?

「不可能,有陰謀!」跟徐君忍彼此算計了這麼多年的王玄凌,非常清楚對方是什麼性格,老謀深算的他,絕不可能做這種忍氣吞聲又賠本兒的買賣。

但是一時之間,他也想不出,到底為什麼對方會這麼做。

「徐君忍……」趙志聖怒聲就要衝上前去,卻被王玄凌一把攔住,當下猛然甩開對方手臂,「我兒子都死了,血戰就血戰,怕他不成?」

「趙兄且慢,既然他說杜雲飛已經被逐出徐家,那我們再緊逼徐家也就沒有了什麼理由了,倒不如打探那個小子下落,為趙松侄兒報仇要緊。」王玄凌沉聲說道。

之前他的打算就是要讓趙志聖跟徐家血拚,但是現在徐君忍的異常卻讓他猜不透,而且既然徐家都已經明白地把杜雲飛給讓出來了,趙志聖也不可能真的去死戰,那倒不如退一步,先把紫色仙魂拿到手再說。

「說不定姓杜的小子就被他藏在徐家裡。」趙志聖眼神里的怒火不減,但是卻已經不似之前那樣的衝動了。

「未必,聽小女說,那小子應該還在元靈山上,不如我們全力搜山,捉住了那小子,為趙松侄兒報仇,如果徐君忍出爾反爾,再跟他死戰不遲!」王玄凌冷靜地分析道。

「好,那就全力搜山,不把那小子碎屍萬斷,我趙家誓不甘休!」

趙志聖腳下狠狠一踏,巨大的青石地面被他震得道道裂開,攜起兒子的屍身飛縱而去,後面趙家的子弟也都紛紛跟着離去。

「趙志聖竟然為趙鬆動了真怒,早知道如此,或許我早就應該動手了。」王玄凌看着暴怒而去的趙志聖,眼神里有着幾分玩味。

王家跟趙家雖然聯手對付徐家,名義上是盟友,但是如果有機會把趙家的產業實力,都變成姓王,那不論是王玄凌還是趙志聖都不會有任何猶豫。

「爹,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對趙叔叔他們不太合適?」已經擦去了眼淚,還帶着三分憂鬱的王紫悅,走到了王玄凌的向前。

「不合適嗎?」王玄凌微微搖頭,「悅兒,你記住,任何聯盟都不可能是堅若磐石,只有自己的強大,才能是真正意義上的強大!」

「嗯……」雖然心裏還有些不舒服,但是她知道,只有父親說的才是真理,才是最適合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法則。

「你說杜雲飛只有煉靈三品的實力,他的仙級戰魂真的有這麼厲害?」王玄凌似乎想起什麼,語氣嚴肅地說道。

想起趙松在那戰魂手上被瞬間碾壓的情景,王紫悅到現在還感覺到脊背發涼,點了點頭:「是!女兒親眼看到趙松和他的戰魂連一招都沒有接住,而且那仙級戰魂似乎有神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