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戰魂》[武極戰魂] - 第六章 封印之謎

杜雲飛回到位於徐居住區最西邊的偏僻小院兒,拉開一扇破爛的院門,裏面就是他的住所了。

抬起袖子聞了聞身上的血污臭味兒,饒是平常就不怎麼講究的他,也差點兒吐出來。

打了些水把身上的污濁清理了一下,這才向外聽了聽動靜,手掌覆在眉心,輕輕一吸,把紫色魂珠召喚出來,懸在掌心。

這就是超越了魔級魂珠的紫色仙魂,但是他完全都不知道怎麼能把這魂珠的力量給發揮出來,只知道這裡住着一個古怪的老頭兒,不但有靈智,會說話,還會……打主人……

想想兩人之間不到幾十句的對話中,自己竟然就被那老頭兒敲了好葫蘆,杜雲飛只能是無奈的苦笑,真不知道自己是走了大運,還是倒了大霉。

「出來吧。」杜雲飛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問完,現在沒有人,正好解決一下自己心裏的疑惑。

須臾之後,老者從魂珠里緩緩浮出,左右打量了一下屋裡的破敗景象,嘴裏嘖嘖有聲:「看你小子這些年混得不是很如意啊,也怪不得,聚靈入階的修為,想要有好的待遇也是不可能的。」

杜雲飛聳聳肩,對於這些他也只能無語:「我該怎麼稱呼你?前輩,還是仙人?」

「仙人?」酒仙一怔,似乎想起了某些往事,轉念卻是對這個稱號嗤之以鼻,揚着手裡的酒葫蘆敲着杜雲飛的頭道,「行了,你想問什麼就問,別拐彎抹角的。」

「靠,這也敲,得得得,」杜雲飛兩手抱着頭,滿臉無奈,這一天的時間他已經知道,這老頭兒是一個自己得罪不起的主兒,惹不起只好躲着了,「我就是想問,你在魂山裡說我體內的封印是怎麼回事?」

「這還不簡單,那封印封住了你全身的血脈,作用嘛,呵呵,就是讓你修鍊時吸納的靈力無法被煉化吸收,就算是煉一輩子,也不會有絲毫進步,聚靈入階的修為已經是你的巔峰了。」酒仙捋着鬍子呵呵笑道,好像在說著一件多麼好玩兒的事情。

杜雲飛把拳頭握得咯咯響,緊咬着牙齒,厲聲道:「到底是誰,竟然這麼對我!」

十年的屈辱,從未放棄的修鍊,卻沒有絲毫的進步,原來不是自己的資質差到令人髮指,而全部都是拜人所賜,這個人,何其歹毒!

「呵呵,這也並不奇怪,一切定然都是為了你身上的血,如果不是神民之血的替換,必須要滿了一定的時限才可以,恐怕你早就已經死了。」酒仙不自覺地又仰頭喝酒,但是只喝到了一嘴空氣,不由得有些敗興,「小子,改天了給我弄些好酒來,嘖嘖,已經好久都沒有嘗過這滋味了。」

「我的血?我的血有什麼不同嗎?」杜雲飛詫異道,他從來都沒有感覺到自己哪裡有什麼特殊過。

「相傳是天地初開之時,有一群掌握天地力量的神民,他們不用修鍊就能換獲得永恆的生命,強大靈術,他們是諸神創造的第一批凡人,屬於最完美的存在!」提起那些擁有着改天換地力量的神民,酒仙也不禁感慨。

「這麼厲害!」杜雲飛可是吃夠了修鍊卻不能突破的苦頭,而人家直接不用修鍊就能達到目的,這老天爺對他們也太好了啊,「那他們怎麼會消失呢?」

很簡單,如果不消失,現在他們也應該是凡間最厲害,且無人抗衡的強者,但是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些事情。

「因為他們做了致命而愚蠢的決定。」說到這裡酒仙了搖了搖頭,神情變得十分古怪。

「什麼?」

「屠神!」

「屠……屠神?」

杜雲飛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不錯,」酒仙長嘆,一群被諸神製造出來的人,竟然想屠軾諸神,真不知該如何評價,「雖然他們差一點兒就成功了,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沒有改變。」

「那你的意思是,我跟這些上古的神民有着某種聯繫?」杜雲飛自然知道酒仙不會無端跟他說這些。

「呵呵,看來你也不是傻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嘛,」酒仙謔笑兩聲,饒有興趣地打量着杜雲飛,「正統的上古神民,沒有一個能逃脫天地神罰,但是有一批神民跟凡人結合的後裔,卻僥倖留了下來,擁有神民血脈的人,修鍊起靈術來事半功倍,乃是每個修靈師都會垂涎的至寶,現在你明白了嗎?」

杜雲飛微微點頭,目光也漸漸地凝結起來。

有人想要他的神民之血,但是卻還沒有等到合適的換血時間,他怕自己修鍊起來,最後可能到了他也沒有辦法控制的程度,所以從小就在他體內設下封印,讓他永遠都沒有辦法突破聚靈入階的修為,永遠都是一個廢物……

「徐君忍!」杜雲飛嘴裏充滿着恨意地喃喃念着這個名字,除了這個人,他想不到徐家還有第二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