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極戰魂》[武極戰魂] - 第一章 重生試煉

「你們記住,每個人只有一次進入魂山的機會,如果你們不能通過試煉,獲得魂珠,那你們將來,不過是別人欺負的對象!」

被重重黑色霧氣籠罩的小山前,一個身着黑色大氅,面容稍顯粗獷,還帶着些許洛腮鬍子的彪形大漢,如山般站在石階上,颯颯的山風把他的氅袍吹得獵獵作響。

望着眼前一百多個滿臉興奮,十六七歲的少年,他的聲音如同廟宇晨鐘一般洪亮:「你們都是徐家的未來,只要通過這一次的試煉,就是未來的少爺,等你們有足夠的修為,就可以站在我徐雲面前耀武揚威,甚至……」

徐雲的聲音頓了一下,伸手向下一指,用更加激昂的聲音說道:「你,可能就是下一個徐家家主,不但在元城呼風喚雨,外面還有更加廣闊的天地,等着你們把它踏在腳下,你們,想不想做這樣的強者?」

「想——」

隨着徐雲吼完之後,在場徐家新一代弟子立刻熱血沸騰地齊聲大喊回應道。

看來徐雲也並非第一次帶人來這裡,只簡簡單單幾句話,就點燃了這一干少年心中的熊熊烈火。

弱肉強食的世界裏,想要不被人踩在腳下,就只能努力讓自己踩在別人的頭上。成為強者,是每一個少年心裏的最強烈的渴望。

「很好!」對這種反應,徐雲還算是滿意,對這些少年,他也同樣抱了不少的希望。

徐家,元城三大家族之一,說出去這名號,也算得上是份不小的榮耀。但是徐雲卻知道,如今的徐家也已經不復從前了。

如果這些少年當中,有一半兒能獲得魂珠,那不出十年,徐家定然還能再次成為元城三大修靈家族之首!

到了那一天……

「所有人,準備入魂山……」把自己從幻想之中拉回來,他大聲向眾少年喝道。

「等等……」徐雲的話聲未落,就聽到了一個清透的聲音喊道。

所有人都被這喊聲給吸引過去,只見從遠處快步走來一個十五六歲的清瘦少年,到了近前才緩了下來,站在等待的隊伍之間,眉毛一抬:「對不起徐總管,我來遲了。」

「杜雲飛?」徐雲眉頭一凝,面色又重新沉了下來,「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知道,」杜雲飛抬起頭,雖然面對着這個黑臉總管,臉上倒也沒有什麼害怕的神色,語氣從容地道,「今天是徐家一年一度魂珠試煉的日子!」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會遲到?」徐雲臉上的陰沉沒有絲毫減退,語氣中也透着絲絲的不悅。

「我養了一隻烏龜……」杜雲飛突然開口說道。

「嗯?」不光是徐雲,所有人都被這風馬牛不相及的回答給弄愣了。

「那烏龜生了幾個小崽子,」杜雲飛接著說道,說話之間還把目光向著下面的少年裡審視着,「也不知道哪個龜兒子,昨晚上動了我的飯菜,害我整整拉到了現在,所以就來晚了。」

少年們被這話引得鬨笑了起來,只有兩個本來還在那裡偷笑的小子,聽到這話的時候,忍不住臉上有了幾分的惱怒。

這神色雖然一閃而過,但是卻沒有逃過杜雲飛的眼睛。

「果然是這徐志雲身後的兩個小王八蛋,等老子得到了魂珠,有你們好瞧的。」杜雲飛心裏憤恨,但是表面卻一點兒也沒有表現出來。

這些年以來,他早就已經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這小子是誰啊?竟然這麼囂張,連魂珠試煉也敢遲到,還說那什麼狗屁鬼話,烏龜兒子動了他的飯菜,這麼蹩腳的借口也敢說出來!」

「你不認識他?你見識也太差了吧?這傢伙現在徐家,除了家主之外,就數他有名了!」

「這麼厲害?」

「是啊,傻得厲害!屁的修為也沒有,竟然會神經到跟三少爺去搶女人,結果被一頓狠揍,差點兒小命都沒了,醒了之後,見個人就問人家一些白痴問題,看來是那一頓揍,把最後一點兒魂兒給揍沒了,實傻子啊,你能跟實傻子去講理?」

「原來說跟三少爺搶女人的就是他啊,聽說那女人不是王家的王紫悅嗎?那女人長得跟天仙似的,這傻子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真是斷腿的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聽着這些紛紛的議論,杜雲飛的拳頭緊緊握了起來,但是握到最後,也不得不苦笑着再鬆開。

「這死老天,真是把我往死里玩兒啊!」杜雲飛心裏恨恨地想着。

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就穿越到了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