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長途》[武道長途] - 第8章 自毀前程(2)

,我在煉體境四重天除了能修鍊出暗勁的少有敵手,就算是煉體境五重天都有抗衡之力。」少年喃喃自語道。

這個少年正是紀玄,現在天還沒徹底大亮,還有些灰暗,但是紀玄已經這裡修鍊一個時辰了!

「紀玄,你果然在這!」

突然一個聲音喊着紀玄的名字,紀玄回頭一看,兩個人影快速而來,紀玄眯了眯眼睛,平時其他人晨練可沒這麼早。

果然,看清楚來人,正是紀虎和紀岩兩兄弟!這說明,來者不善啊。

紀玄沉聲道:「你們找我做什麼?」

紀岩囂張道:「這武道場只有你紀玄能來,別人不能來?」

還不等紀玄開口,紀虎便怒斥了一下,「少廢話,紀玄,我今天來這裡是想向你挑戰!」

紀玄眉頭一挑,道:「你們都是我的手下敗將,有何資格來挑戰我?」

紀虎冷笑道:「紀玄,不會是你不敢嗎,噢,你怕輸,你怕輸了這紀家村第一天才得名頭,怕輸了村長對你的偏心!」

紀玄正色道:「村長沒有對誰偏心,但手下敗將,豈敢言勇!我接受你的挑戰。」

紀虎看激將法奏效了,不由暗暗冷笑,看我這次,如何將你打的跪地求饒。

紀玄談談道:「紀虎,是你來,還是你們兩個一起上?」

紀虎冷哼一聲,道:「我一人足矣!」

兩人一觸即發,一開始就打出了最猛烈的攻勢,想要獲得先機。

不過沒幾拳,紀玄便被震的後退七八步,手臂都在微微顫抖。

「煉體境五重天巔峰!」紀玄心裏驚駭,這紀虎居然才四五天就從煉體境四重天巔峰到了煉體境五重巔峰,這是整整跨了一個境界!

紀虎猙獰笑道:「桀桀~你知道的太晚了,給我跪地求饒吧!」

兩人又激烈的戰在一處,不過紀玄現在及時改變了策略,不和他硬碰硬,找到破綻再下手。

不過不久紀玄就驚喜的發現,紀虎好像突破的太快,對自己的力量掌控不熟練,一招一式之間並不是很連貫,所以紀玄時常能有反擊的機會,所以總體下來,兩人都沒得到好處。

突然,紀虎一聲慘叫響起,然後紀虎就躺在地上瘋狂的抽搐着。

「大哥,你怎麼了!」

紀玄也被這一幕愣在了原地,他可還沒打贏啊。

……

「村長,我的小虎到底怎麼樣了!」紀石急沖沖的道。

轉頭紀石又對着紀玄惡狠狠的道:「都是你這個禍害,我的兒子才變成這個樣子。」

紀玄聽到就不爽了,沉聲道:「你兒子這樣子可不是我打的,是他突然就樣了,而且是他先來找我挑戰,怎麼我就成惡人了?」

紀石憤怒道:「你還敢還嘴!」

紀天上前一步,冷哼道:「你兒子找我兒子挑戰,輸了只能怪自己本事不濟,還在這裡嚇唬小輩,你就不配被稱為武者!」

「好了,你們別吵了,能不能聽我老頭子說一句。」紀南千開口道。

「村長,小虎他到底到底怎麼了?」紀石急忙問道。

紀南千嘆息道:「我對他的身體做了多次檢查,發現紀虎已經是煉體境五重天都有了,所以據我推斷,他是在短時間內連續服用了兩份火蟒血,身體承受不住,導致全身大部分經脈損傷,已經無法修復,他這一輩子都沒有踏入鍊氣境的可能了,他這是,自毀前程啊。」

「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