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後的成神之路》[我最後的成神之路] - 第七章背後控棋手

洛陽匆匆回到家後,迅速將房門關起,放上門栓。

別間並沒有君慕卿的身影,也不知去了哪裡。

他脫下沾滿汗漬的衣服,立刻將身子浸入注滿水的木桶。

入骨的冰涼襲卷全身,這才將那股緊張如芒在背的刺痛感緩和。

「前輩,剛才是怎麼回事?我感覺自己就像是快被劈開了一樣,腦袋彷彿不是自己的了。」

腦海中的聲音響起,

「那是有人對你進行搜魂呢,他倒是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憑你如今的境界,靈魂一觸即潰。

用心可謂歹毒!」

「那個邢城主?李叔可還救過他,他怎麼如此無情?」

洛陽帶着一絲困惑和滿腔的怒火。

「呵呵,強者對弱者向來是生殺予奪。況且他當時應該是對你有所懷疑,想試試能否從你腦中得到《風衍經》的下落。」

那殘魂對洛陽的天真感到有些好笑。

弱肉強食的世界,活下來才是王道,拳頭才是真理!因一點懷疑殺人在這種世界比比皆是。

洛陽將自己的怒火壓下,誠懇道:「請前輩幫我。」

「我只是一道殘魂,上次和這次救你我已損耗太多本源了。以後的事我無能為力了,你自己謹慎些,離那邢千洛和李清雲遠些。」

他並不想洛陽太過依賴自己,自己能幫他一時,卻幫不了一世。

「可我不還有神火嗎?」

「神火?憑你現在的境界能發揮出多少力量?你真正了解過它?上次要不是我,那蛇還沒被燒死,你的靈魂就先被吸幹了。

這火是你的修行助力,但絕不能把它當做依靠。你的靈魂有多強,它發揮多大的力量。

至於你現在,想靠它殺神行境,還是算了吧。」

洛陽被說得啞口無言,但他還是不願意放棄。

「還有沒有其他辦法?」

殘魂頓了頓,嘿嘿一笑,

「辦法嘛,自然是有,只看你肯不肯了。」

「什麼辦法?」

洛陽立刻從木桶中站起,水也撒了一地。

「你的神魂強度本就得天獨厚,通過神火吞噬別人的靈魂,可強化自身神魂,從而在神魂一道碾壓一眾強者。

加上諸天萬化觀想法,你亦可用神火砥礪自身,在煉體一路一騎絕塵。」

「可這,吞噬別人靈魂,過於殘忍有傷天和。」

這不就是魔道中人的做法嗎?洛陽有些猶豫。

殘魂冷哼一聲,

「笑話,修行一道,你不殘忍,死的就是你,難道你還想像剛才一樣任人宰割?」

修行一路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是非功過,都由強者來論。不想做被人踐踏的螻蟻,那就要走常人不敢走的路!

想到此處,洛陽念頭也逐漸通達。

他深吸一口氣,下定決心道:「謹遵前輩教誨!」

夜色如水,洛陽識海中的殘魂離體。

那魂體如透明的泡沫一般,似乎輕輕一吹便要順着茫茫星海而去。

他倚着窗檯,看着月華洗鍊的莽莽山林,不時又回過頭看看仍盤坐在床上修鍊的洛陽。

一切都是那麼的祥和寧靜。

從前兩人有過這麼安靜的光景么?時間太久了,他記不清。

洛陽又一次轉世輪迴,失去了曾經的一切,而他卻也只剩一縷幽魂苟延殘喘。

當他看到那篇《風衍經》,看到李清雲取出的那隻弓弩,還有今天邢千洛對洛陽用的搜魂秘法。

他便知道,上界來人了。

但僅僅一個蠻荒小世界,是什麼讓他們趨之若鶩?

上上世,洛陽被天道大劫重創根基,諸神便乘機群起而攻之。

諸神之戰結束後,洛陽血灑abc 界。

征戰諸天的神劍也遭重創,不知所蹤。

十萬年共處一片識海,他的殘魂也自然受到浸染。

而這幾日,

冥冥之中,他似乎聽到了神劍的悲鳴。

神劍就墜落在這荒龍界!

他們或許是為神劍而來。

雖然洛陽如今神魂孱弱,感受不到神劍的呼喊。可一旦他神魂之道有成,必可使神劍完璧歸趙。

為神劍而來的那些人,千方百計的尋找,費盡心力的謀算,想必沒料到自己這一環吧。

更何況神劍之主在此,他們一定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想到此處的殘魂神情激蕩,幽魂猙獰可怖,魂體再難維持住人形。

劍氣盪八荒,鋒刃飲神血!

「到時便拿你們來祭神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