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 005. 其實,他是我男朋友

「夏夏。」

夏夏?

是誰叫她?還是這麼親呢的叫法。

春夏一回頭,就看到有人快速靠近,還沒等她反應過來,人已經被帶着轉了個圈,腰間環上重力,跟剛剛完全不同的,鐵臂銅骨般不一樣的強悍力道。

「夜。。。」

耳邊突然貼近的溫熱氣息讓她瞬間噤聲。

邊上,被猛地隔開出去一米多遠的乾先生,已然是一臉慍色,嘴角抽搐着想要罵人的樣子。

只是,夜子呈最起碼比他要高出大半個頭去,這一個俯視一個仰視的,兩人氣勢上的差別就顯而易見了。

夜子呈只摟着人,好整以暇地靜待他開口。

乾先生忍不住了乾脆轉頭質問春夏:「季老師,這位是?」

春夏心裏發慌,但是嘴裏已經下意識就吐出來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

「乾先生,真是對不起。」

「其實,這是我男朋友。」

春夏這話一出,兩個男人又是表情各異。

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都這樣了,春夏只當夜子呈是在替她解圍。本來她剛才也是想着該怎麼拒絕乾先生送她回家。

「不好意思,耽誤你時間了。」

「譚阿姨那邊,我會去道歉的。」

春夏也沒多做解釋,只是緩緩朝他欠身說了抱歉。

乾先生當然不會接受,幾乎是淬了一聲,氣呼呼地轉身就走。

「這麼沒風度的男人,我看你也不必跟那個什麼譚阿姨道歉了。」

聞言,春夏小手探上還圍在自己腰間的男人胳膊,微微用了點力把人推開。

「夜先生,謝謝你。」

夜子呈低頭盯着春夏的眼睛看了兩秒,發現她好像誤會了什麼。

「季老師,我剛才不是純粹替你解圍而已。」

春夏有點莫名,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

「夏夏。」 這親昵無比的稱呼再出,春夏手臂上立時伏起一層雞皮疙瘩。

「夜先生,我們不熟。。。我還是更習慣季老師這個稱呼。」

夜子呈挑了挑眉,悶笑一聲。

春夏覺得這人是不是平時不太習慣露齒大笑,所以這會兒的表情,看着很想笑,但是又不太自然的模樣。

「季老師,剛才這樣的相親宴,如果下次還需要我的幫忙,可以隨時開口。」

夜子呈口氣愉悅地說完,轉身就走,不遠處姜林已經在車子邊上候着了。

春夏摸了摸被夜風吹的有些泛涼的胳膊,與之成鮮明對比是自己熱熱的耳朵根。

這夜先生,是對自己有那種意思么?

***

春夏還沒到家門口,就收到了季梓瑤的消息。

「姐,女王大人很生氣。」

春夏一下喪臉。

雖然已是預料之中,但是一想到回去就要面對鄔女士,她就頭皮發麻。

她這妥妥地就是被罵的都起了心理陰影了。

沒成想當她縮着身子進門時,客廳里一片歡聲笑語。這大晚上的,她媽居然還在看綜藝,拍着她爸的胳膊笑的花枝亂顫。

這什麼情況?季梓瑤不是說女王大人很生氣么?

難道是直接被她氣瘋了不成?

「夏夏,你回來啦?」

春爸先注意到人,笑着喊她,面上一派溫柔。

跟着,鄔女士卻是收斂了面上的笑意,坐正身體,朝她使了個眼色。

春夏立**意,跟只聽話的小狗崽一樣顛顛地走到沙發前,立正站好。

「媽,你聽我解釋。」

「不用了。」 鄔女士很隨意地擺了擺手。「你譚阿姨給我打過電話了。」

呃。。。春夏心裏咯噔一下,不知道那位乾先生到底說了些什麼,而譚阿姨是不是又添了點油加了點醋?

「夏夏,你有什麼事情是連爸爸媽媽都要瞞着的?」

春夏一看她媽難得一見的傷心表情,心裏的鼓打的更響了。

電視機已經被春爸關了,連他也語重心長地問道:「夏夏,你是不是自己已經交了男朋友?但是,這人,不方便跟我們講?」

「你譚阿姨剛才特意打電話過來說,今天晚上你跟那個乾先生在容平吃飯,撞到了一個男的。那人自己說是你男朋友。」

「乾先生說那男的一副凶神惡煞,覺得你給他戴綠帽子的表情。」

「他什麼不知情,還去相親,就搞得很尷尬。」

春夏:「。。。。。。」

那位乾先生嘴巴還真的是挺會說。不過,的確也不怪人家。

見春夏一直沒說話,春爸只能繼續問,但是一副欲言又止,不好開口的樣子。

最後鄔女士忍不住了,「夏夏,你老實跟爸媽說,你是不是,是不是招惹了什麼不該交往的人?」

見她爸媽眼神里直白,嘴裏卻問不出來的意思,春夏一下明白了,着急忙慌地搖頭。

「沒有,不是的啊!爸媽,你們千萬別誤會。」

「我絕對沒有當人家小三,或者招惹什麼有婦之夫。」

「我,我沒跟你們說,是因為我跟那人就還在曖昧期,沒正式確認關係呢。」

春夏在心裏跟夜子呈道歉,她這是迫不得已,只能瞎編把謊圓下去了。

***

市區大平層的公寓內,夜子呈剛沖了澡出來,正擦着頭髮忽地打了個噴嚏。

奇怪,他一沒過敏,二沒感冒,怎麼突然打噴嚏了?

他當然想不到是因為就在十幾公里以外的季家,季老師違背了教師守則,不學好地正跟她爸媽天花亂墜地一頓瞎扯。

為了讓她爸媽相信自己是非常有意願談戀愛並且步入婚姻,同時呢,又不能一下把進程拉的太快,所以春夏把夜子呈這個潛在對象描述地非常之模稜兩可。

人長得可以,事業也有成,但是秉性一般,脾氣還大,還喜歡喝酒,所以她也很糾結到底要不要正式交往。

到底是自己親爸親媽,再怎麼著急,鄔女士也捨不得春夏嫁個不好的老公萬一婚後要受欺負。

最後,鄔女士點點頭,算是接受了春夏目前的狀態。

「夏夏,這個夜先生,你再觀察觀察,然後找機會讓你朋友同事什麼的,大家見見面,出去聚個餐打個麻將什麼的。」

「人品嘛,多試試就看出來了。」

春夏猛點頭,然後開始眼神渙散地打哈欠。

「好了,讓夏夏去睡吧,她這一天也累了。」

春爸起身把鄔女士帶回卧室,關上門前意味深長地看了自家大女兒一眼。

***

總算是暫時過了她媽這關,可以享受一段不用被緊迫盯人的輕鬆日子,春夏覺得整個人煥然新生一樣,在學校時,嘴角眼裡都是帶笑的。

其實做老師的很好找對象,不管男老師女老師,工作穩定,人品又大概率有保障,所以算是相親屆里的香餑餑。

他們市三中,內部消化的也不少,是夫妻的教職員工就有五對。

春夏去年入職後,動不動就往她面前湊的單身男老師就有好幾個。後來看她對誰都客氣有禮,但是也沒有另眼相看誰,那些人漸漸地才偃旗息鼓。

這兩天春暖花開了,見季老師衣裙飄飄,素着顏都漂亮的不行的小臉,有些人的心思又開始活泛了起來。

體育組的邱老師是最積極,最耐不住性子的。

中午在教職工食堂,他端着餐盤就一屁股坐到了春夏對面。

「季老師,你好啊。」

「這天,一下就熱了喔。」

在食堂一起拼桌吃飯什麼的太正常了,春夏抬頭也笑着打了個招呼。

只是她這一笑,邱老師頓時覺得心臟狂跳,一口米飯沒咽下去,嗆的直咳嗽。

「咳咳咳。。。」

春夏第一反應是,手擋住了自己的餐盤。

邱老師尷尬地拿起桌上的運動飲料猛喝了幾口,然後豪邁地一抹嘴。

「對不起,對不起。」

春夏搖搖頭,「時間還早,邱老師可以慢慢吃。」

她今天下來的早,所以吃的都差不多了,收拾了餐盤就打算走人。

邱老師抬抬手,也礙於不知道說什麼把人叫住。

等春夏走了,邊上又有2位男老師坐下,你一句我一句地調侃他。

說的無非就是「人家季老師怎麼可能看得上你」之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