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我這麼好,所以你要不要嫁給我] - 004.愛情來時,猝不及防(2)

約在容平飯店,這手筆大方的讓人咋舌。

鄔女士於是花了一天時間把春夏給從頭到腳給收拾到完美無瑕,才讓季先生親自開車送她過來赴約。

春夏剛踏進院子,就被這極致奢靡的布置給驚呆了。

不過相個親,又不是商業會晤,對方這男的是想要嚇死誰?

春夏凈身高1米62,鄔女士算好了高跟鞋的高度給她搭配,因為男方據說身高也就1米74左右。

鞋跟不高,春夏就沒有穿曳地禮裙,而是配了一件更凸顯身材的旗袍。

春夏感謝她媽還算有節操,選的是改良保守款的,這旗袍沒有開高叉,否則她估計要連路都不會走了。

本來就是濃艷系的臉,稍微描眉點唇,春夏一張小臉就變得美艷不可方物。旗袍襯出的款款身姿,一把細腰勾的人三魂七魄去了大半。

春夏一路走,夜子呈的眸光就一路跟着。

剛剛春夏被侍者領着進來時,表情略帶僵硬和不解,一路繞過湖心蜿蜒小道時,估計又被院落里的美景驚訝到了。

漂亮的女人,夜子呈見過太多,美麗又靈動,小表情如此豐富,時不時又犯呆的好看女人,他覺得季春夏是獨一個。

從隔着車窗第一次看到她,每見一次,夜子呈就覺得季春夏好看的點又多一分。

他正處於一見鍾情的激情浪漫式關係的開端,夜子呈覺得這是對自己最近情緒狀態的最好分析解釋了。

原來自己也有萌點,而季春夏這個女人恰好戳中了他的萌點。

愛情來時,猝不及防。

夜子呈把略微泛涼帶着苦味的茶水抿入口中,起身往外走。

助理姜林以為他等的不耐煩了要走人,沒想到他卻手一擺,示意自己不用跟着。

夜子呈腳步邁的又沉又穩,但是只有他自己心裏知道這明顯地多了絲旁人不易察覺的急切。

季春夏那身隆重的打扮來這裡吃飯,約的是誰?吃的什麼飯?

答案昭然若揭啊!

還在一樓的春夏剛進大廳,仰頭就看到旋轉樓梯上面下來的男人。

分不清是水晶還是琉璃的吊燈,璀璨奪目,照的樓梯上的來人周身泛光,看不到臉,只能分辨出高大挺拔的身形。

春夏有瞬間的幻覺,彷彿夜半歌聲里的魅影出現在了她的眼前。再眨眼,男人已經走近了,露出真切的五官,臉上並沒有面具。

「夜三。。。」 一個叔字好險被自己掐住沒吐出來,春夏揚唇喊了一聲:「夜先生。」

夜子呈頗為紳士的先是贊了一句:「季老師,今天很美。」

被這麼直白的誇讚了,春夏忽地覺得耳朵熱熱的。

她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害羞?

春夏道了謝,只能繼續沒話找話,「夜先生這是來用餐么?」

夜子呈點頭,「季老師這也是跟人有約?」

男人眼裡若有似無的笑意,讓春夏更覺得不太好意思回答。

這年頭,單身是罪,被學生家長撞到自己來相親,還打扮成這樣,春夏越想越尷尬,腦袋轉的飛快想找個像樣的理由出來。

結果,不等她找理由搪塞,走廊另外一頭有人走過來。

「季老師?」

相親的男主角出現了。

春夏之前看過照片,所以認得出他就是她媽鄔女士舞蹈團里好姐妹介紹的乾先生。

三個人各佔一邊的三角形站姿,讓邊上的侍者也有點意外。空氣中,怎麼隱約地就翻湧起了緊張的氣氛呢?

因為講求奢華和**,除了必要的侍者,整個餐廳里其他工作人員都不太會出現,大廳里一般都非常靜謐。

今天晚上,這一下倒是熱鬧了起來。

不等三人說話,外頭又進來兩個人,是夜子呈前面一直在等的長榮老總,董韞昌和他的助理。

「夜總,不好意思,老朽來遲了。」

「董老,知道您快到了,我們三少就說要出來迎一下。」

不知道何時已經站在夜子呈身後的姜特助,一張嘴就把老頭子給逗樂了。

春夏一看這架勢,夜子呈這是要正式宴請貴客談生意呢。

她趕緊朝男人點點了頭,就錯身讓開,往乾先生那裡走去。

不多時,樓上樓下兩間包房內,氣氛截然不同。

夜子呈看似跟董老頭談笑風生,實際上這話里話外廝殺無數,白酒一盅又一盅的下肚,末了,老頭子似乎是真的聊開心了也喝夠了,仰頭飲盡杯里最後一口酒,然後哈哈大笑起來。

「夜總果然年少有魄力,任遠的項目,咱們有得談,有得談。」

樓下,春夏腰板挺得筆直,因為旗袍實在是勒的慌。好在這種餐廳的吃食就像是在喂雛鳥,每個盤子就一口,春夏吃到最後的甜點,竟然都沒覺得肚子有撐到。

「季老師,一會兒吃完,我們可以再去院子里走走。」

「來容平,如果只是吃飯,就太可惜了。」

這位乾先生學識高談吐也好,只是一講話就能感覺的出來他是個喜歡掌控全場的強勢男人。

一頓飯下來,春夏起的話頭最後都會被他給轉去他想聊的,以至於到最後,就只剩下他問她答了。

吃完甜點,春夏出於禮貌還是跟乾先生去院子里走了一圈。

每次到這種時候,她就覺得尷尬無比,根本不熟悉的兩人,要拿捏好走的不遠不近的距離好難。

今天這乾先生個子是非常普通的高度,所以他好像也刻意地始終都走在自己前面半米的距離。

就這麼不咸不淡地一圈走完,乾先生說要送春夏回去。

這時候可是關鍵。

春夏覺得自己跟這人不合適,那就應該直接婉拒。

沒想到乾先生可能是太習慣於主動,突然湊近了就不容拒絕地攬上她的後腰。

「季老師,晚上稍微有點降溫,我們走吧。」

春夏一個不察,男人都已經把手虛虛地搭在她腰上了。

都這樣了,她這時候太大反應也不合適,只能繼續往外走。

從身後看,兩人的背影就是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樣,映在夜子呈的眼裡,惹的他原本就因為醉酒隱隱泛紅的眼睛,瞬間赤紅。

邊上姜林誤會了,忙說:「三少,車就在外面了。」

他以為夜子呈是真的喝的難受撐不住了,沒想到男人抬腳大步就往前走,那架勢跟要去揍人似的。

猜你喜歡